冷冽的凍氣夾雜著灼熱的火焰伴隨著來人的憤怒腳步聲,朝著無殿逼近。

他是自小就生活在無殿的人,自然會知道該用什麼方法前往,只是,沒有任何一次,是帶著如此強烈的憤怒。

「把褚還來。」降到冰點的聲音還有像是燃燒著憤怒的紅瞳,瞪著正坐在大椅上的扇。

「他已經不在了。」搖著扇子,扇的語氣很平淡甚至幾近冷酷。

「少裝傻!」憤怒地怒吼著,手在瞬間甩出了銀色的幻武兵器,槍尖指著扇。

過去與現在的影像重疊。

同樣都是為了被奪走的所愛之人。

 

「那條紅色的繩子最前面的繩結的確是漾漾小朋友編的,你知道為什麼他自願放棄實現願望的機會嗎?」

「因為他已經實現了願望,他實現了他不得不許下的願望。」

「小冰炎,尊貴的冰牙族與焰之谷的殿下,褚冥漾為了換取你的生命還有你未來的平安與幸福,自願把能力與生命交給了無殿。」

雙手緊握的兵器被鬆開,槍身碰撞到地板的那一剎發出了金屬般鏗然的聲音。扇用著沒有任何溫度與情感的語調說出了冰炎最不想聽到的事實。

自從他看見了陣法裡的故事,他就已經隱約的感覺到,他那單純的代導學弟做出了什麼樣的傻事。

 

他是尊貴的精靈,他是被眾人唾棄鄙夷的妖師。

他是冰牙三王子遺留的血脈,他是斷絕冰牙族生命的妖師後代。

他與他之間,有著一道誰也跨不過去的鴻溝,像是禁忌一樣束縛著他們。

縱使他可以不在意周遭的眼光愛著褚冥漾,可是褚冥漾承受不起。

他記起了在夢中看到的黑髮少年所說出的話。

 

──學長,對不起。

 

「這算什麼!你讓我忘記你卻又讓我在想起你的同時失去你!」紅色的眼瞳流下了眼淚,冰炎失控地吼著。

「我說過了我不介意我無所謂,妖師與精靈的戰爭早在千年前完結。我被送到千年後的世界為的從來就不是報復!」

 

溫柔似水的黑髮少年在他的夢中笑著哭著。

 

──吶、學長,忘記我好嗎?

 

「扇,你說過,當我編織完這條繩子時,我的願望可以被實現。」

「你已經實現了你的願望,你最當初的願望,是要想起來被你遺忘的人。」

「我要換回褚冥漾,不計任何代價。」

「沒有任何代價可以找回已經不存在的人。」

「那麼,就與最開始一樣,讓我到他身邊。」

拾起了銀色的幻武兵器,他將槍尖抵著自己的頸項。

「漾漾小朋友付出的代價是讓你能平安的度過精靈永恆的生命,你就這樣無所謂的放棄?」

 

他已在千年前失去了雙親,又在千年後失去了摯愛。

──如果永恆的生命是用他的命換來的,那我不要。

 

沒有褚冥漾的世界,他已經體會過了,而,那絕對與幸福無關。

銳利的槍尖毫不猶豫地劃過頸項,還沒看到噴濺而出的鮮血,他先看到了一綹飄揚的黑色髮絲。

 

 

  對於不應該出現在這邊的人突然出現,褚冥漾還來不及驚訝及錯愕,就看到冰炎拿起烽云凋戈往自己的脖子抹。

 

「學長!」

距離頸項只剩一毫釐的手猛然的止住,熟悉到不可能會遺忘的聲音在他身後響起。

墨黑色的長髮、澄澈如水的黑色眼瞳──褚冥漾就站在他的眼前。

 

「學長你──」怎麼會在這裡?

還來不及把話問完,褚冥漾已經被冰炎抱緊在懷中。

「學、學長……」你抱太緊了我沒辦法呼吸了,被緊緊箍在冰炎的懷中,褚冥漾只能用拍打對方的背來表示抗議。

冰炎卻恍若未聞一般,只是緊緊抱著褚冥漾。

久違的熟悉的只屬於冰炎的溫度包圍了褚冥漾,他似乎感覺到了眼眶湧上了熱度。

時間像是靜止了很久。

 

「咳、咳」終於是看不下去的扇打破了靜默。

然後意識到自己正被冰炎擁在懷中的褚冥樣猛然推開冰炎的胸膛,滿面通紅的看著扇。

「小倆口要甜蜜也不用這麼著急吧。」嘴角噙著得意的微笑,扇看像台階下兩個搞不清楚狀況的人。

「扇、扇董事……這個……」滿腔的困惑和驚懼到了嘴邊卻變成了結巴的語句,現在的褚冥漾處在極度的混亂中。

而扇只是擺了擺手要對方冷靜下來。

  「扇董事,妳想破壞我們說好的約定嗎?」深吸了一口氣,褚冥漾再次開口時是從未出現的淡漠語氣。

冰炎看著眼前離開自己兩年的褚冥漾,一樣澄澈單純的黑瞳,一樣乾淨無瑕的氣息,不一樣的是那一頭幾乎垂地的墨黑長髮以及不同以往的冷靜沉著。

褚冥漾在無殿的時間,讓他成長不少。那一瞬間,冰炎對眼前的褚冥漾感到陌生。

扇看著褚冥漾的轉變也有點訝異,不過她仍不動聲色。

「漾漾小朋友啊,你還記得你當初許下的願望嗎?」扇問著,而褚冥漾點頭。

他怎麼可能遺忘,兩年前,他抱著絕望與悲傷找上了無殿,許下了願望、付出了代價。

他要他的學長回來,所以交換了妖師的能力及他的生命。

「那麼,你想不想知道冰炎許下的願望?」

褚冥漾愣住了。

 

沒有理會眼前愣掉的人,扇伸出了雙手,緊握的拳鬆開後出現在兩邊掌心上的是散發著微弱光芒的繩結,紅白二色,攤在扇的手上。

「這條紅色的繩結,是冰炎許下的願望。」

「這條白色的繩結,是你對冰炎的願望所做的回應。」

「冰炎要的是找回他遺忘的、失去的、最重要的人;而你,則是要冰炎往後的快樂與笑容。」

 

聽著扇說出口的話,褚冥漾還來不及有所反應後腦就立刻迎接響亮的重擊。

 

「褚,你是笨蛋嗎!」紅色的眼睛伴隨著痛罵,冰炎說出口的第一句話就是先送這個欠揍的學弟笨蛋兩個字。

而褚冥漾立刻回過頭,表情在一秒的錯愕後換上的是忿忿不平。

「學、學長,你怎麼可以罵我是笨蛋!」

啪!

又是一個爆栗。

「你的腦子除了裝這些東西之外就沒有了嗎!」沒有等對方發話,冰炎再度開口。

「可是我、我已經想不出來找學長回來的方法了!」

「而且,如果我消失的話,對學長還有大家都比較好吧!我再也不想要看到有人因為我而受傷死亡了!」那激動的語氣,是褚冥漾哽咽的話語是褚冥漾的委屈。

「褚,我不會回到一個沒有你的地方。」輕嘆了一口氣,冰炎將手放在褚冥漾的頭上輕輕摩娑。

把褚冥漾攬進懷中,冰炎讓褚冥漾的臉龐靠在他的肩膀上。

「你還不懂嗎?」他在褚冥漾耳際輕聲低語。

眼淚失去控制地在褚冥漾眼中潰堤。

 

──我愛你。

 

「跟我回去,回學院,回黑館。」冰炎將額頭抵著褚冥漾,「跟我,回家。」

那樣輕聲的話語卻像是用一輩子所刻劃的沉重地承諾。

他曾經鬆開了一次手,這次,他會牢牢緊握,不再放開。

「可是、跟無殿的契約……」仰起頭,褚冥漾看了冰炎一眼繼而轉頭看向扇。

「哎喲,小倆口終於想起我啦?」涼涼地語氣,扇搖著手上的扇子盯著那兩人,她將原本坐正的身子往後靠到扶手上。

「廢話少說,我只告訴你,無論如何,我都會把褚帶走,不計代價與後果!」

「唉,年輕人火氣別這麼大,我沒有說漾漾小朋友不給你帶走啊。」攤了攤手,扇笑著看著冰炎。

「漾漾小朋友,過來。」對著褚冥漾招手,「我再問你一句話,你仍然可以有選擇的機會。」

「你所交換的妖師之力還有生命,將冰炎從死亡帶回並且封印了所有人的記憶。而你為了回應冰炎的願望所編織的這條白繩則給了你一個重新的機會。你,願意再拋下你曾許下的一切回到最初嗎?」

「我……」褚冥漾猶豫了。

他為了冰炎的快樂捨棄了眾人對他的記憶,可是如果再回去的話……他害怕再次的傷害冰炎。

顫抖地視線往冰炎的方向看去,查覺到褚冥漾眼光的冰炎只是冷冷地說了一句話。

「你要是敢說不的話,我就把你永遠種在無殿。」

於是褚冥漾笑了。

儘管那威脅的語句絲毫沒有一點浪漫的成分存在,他也知道他的學長從來就與體貼畫不上等號。

可是,他愛他,那麼一切,就已經足夠。

「扇董事,我要回去。」褚冥漾看向坐在高台上的扇,說出了願望。

 

他要回去,回到有他的地方。

這次,他不再是流著淚水許下了他跟本不願意實現的願望。

 

「漾漾小朋友,你確定?這次你就不能有反悔的餘地了喔?」挑起眉,扇再次詢問著褚冥漾。

「哼,我不會給褚後悔的機會。」正想回話的褚冥漾卻慢了冰炎一步,他的學長已經代替他回答。

「學、學長……」褚冥漾拉著冰炎的衣角欲言又止。

「還是說……你敢反悔?」殺傷力絕對無庸置疑的紅眼瞪過來,褚冥漾吞了一口口水然後乖乖閉嘴。

「呵。」輕輕笑了一聲,攤在扇手上的白繩漂浮在空中,那段白繩,仍有一小段未完成。

「漾漾小朋友,把你的繩結編完吧。」實現你的願望,然後回去那個有人愛著你的地方。

褚冥漾拿起白色的繩子,只餘最尾端的一小截一下子就編完了。在完成的那一刻,冰炎與褚冥漾腳下所踩的地面浮現了金色的陣法。

「那麼,就回去吧。小冰炎啊,漾漾小朋友就交給你啦。」唇邊勾著漂亮的弧度,扇笑得很開心。

沒有聽到回答的語句,兩人的身影很快地消失在金色的陣法裡。

看著空蕩的無殿,扇的嘴邊仍噙著一抹微笑。她看著仍在手上的紅色繩子散發著微光。

 

一個女人的身影從紅繩中浮現。

那一抹微笑很淡很淡,可是蘊含在嘴角的幸福是顯而易見的濃烈。

 

望著那抹飄渺的紅色身影,扇靜靜地流下了淚。

 

她終於可以將悲劇導回正軌而不是束手無策。

 

──謝謝你……

 

『不要謝我啊……要謝,就謝那個小妖師吧……』

因為他總是那樣的單純,一心一意地為了他所深愛的人付出。

他在編織繩結時所流下的淚水,也是你們曾經的悲傷。

他看見了故事,儘管他從來就不記得,可是他也為著你們而傷心。

原世界的公主啊,你們的願望已經實現了。

 

扇轉過頭,她的同伴們就站在後方。

笑著抹去臉上因喜悅而留下的淚水,扇跟上他們的腳步。

──這次,終於誰都不用再承受著傷悲,就去吧,回到那個有人愛你的地方。

 

然後故事將會一直的延續與傳承……

 

 

「褚。」低沉的聲音喚起了沉睡中的少年。

「嗯?」低低地應了一聲,他睜開了黑色的眼眸,或許是剛睡醒,意識還不清楚,所以澄澈的黑瞳還帶著似霧般的朦朧。

他們在黑館的房間裡,時間已經又過了一年,剪去了墨色長髮的少年又回到了最初的模樣,褚冥漾現在靠在冰炎的懷裡。

 

似乎是感到寒冷,他蜷著身子依偎在冰炎的胸膛,聽著冰炎的心跳。

噗通、噗通。

平穩強健的心跳聲,一下一下地,每一聲、每一聲,都宣告著眼前這個人的平安與無恙。

他又閉上雙眼,貪婪地汲取只屬於這個人的溫度與呼息。

「褚。」又喚了一聲,然後低下頭看著仍把頭往自己懷裡靠的褚冥漾,對方很明顯是睡死了沒有反應。

 

低低地嘆了一口氣,唇邊勾起了若有似無的笑意,不管經過了多久,他那代導學弟還是這麼單純。

但他就是放不開他,這個總是迷迷糊糊、帶著靦腆的笑容和微微青澀的表情,有時候還少一根筋的褚冥漾。

將懷中人緊緊的摟住,連一絲一毫都不肯放過,唯恐只要稍微鬆開手就會再次失去一般。

一個淡淡的吻落在他的髮尾,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偷偷睜開眼睛的褚冥漾,帶著像是偷襲成功的表情看著有點愣掉的他。

「學長,早安啊。」輕輕地笑著,指尖勾勒著他的眼他的眉他的輪廓,勾勒著分別以來,數也數不清的思念,然後將之放在心的最深處,寶貝似地埋藏。

相擁著彼此,他們都笑了。最真誠、最珍貴的笑。

精靈與妖師又何妨?禁忌又怎樣?在明白了將要失去也許再也回不來的那一瞬間,他們就已經決定要用一輩子的時間去彌補曾經失去的時光。

 

他們花了太多的時間失去,太少的時間相聚,直至重逢的那一秒,他們才又重新找到了彼此。

──這次,不要再走了

──這次,我不會離開。

 

妖師與精靈啊,該說是宿命開的玩笑或是有誰聽見了他們的祈禱。

千年前,妖師與精靈的悔恨還有遺憾,以及來不及訴說就被扼殺的愛,經過了歲月的輾轉,終於突破了曾經的限制。

精靈那沒有盡頭的生命,將用一生來等待不斷輪迴轉世的妖師。

 

每一世、每一世。

一次的等待一次的輪迴一次的愛戀。

每一段的愛情,重複的印刻,風之精靈在大氣中不斷傳頌的歌謠,是關於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銀髮紅瞳的混血精靈,跟總是跟在他身邊,黑髮黑瞳看起來傻傻的小妖師,繾捲在風裡,不斷被傳唱的故事。    

                                        FIN.

創作者介紹

未央歌

曜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