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基本上為備份文章以及公告日常的BLOG。

COS相關的照片皆放在:http://album.blog.yam.com/theyuting

【主要】
特殊傳說:冰漾
盜墓筆記:瓶邪、花邪、黑癢
古劍奇譚:越蘇、雲紫、沈謝
全職高手:正副隊長組、傘修

其實應該算是無雷

【刊物】
Prisoner of Love /冰漾/特傳合本
雲語月晞/長安幻夜合本
冰公閃案、冰公春案/特傳合本
愛x無限大/特傳合本
相對論/特傳合本
未央歌/特傳個人本
無缺/特傳合本
花想容/盜墓筆記個人本
魂歸/古劍奇譚個人本
愛上壞壞牛郎/仙四、古劍合本
一世長安/古劍奇譚合本
不見不散/特傳合本
天為誰春/盜墓筆記個人本
黃梁/古劍奇譚個人本
當時只道是尋常/仙四個人本
桃源/古劍奇譚二個人本


未來出本計畫變動中,宣傳可見噗浪

VOICE/草川語淚


聽見了聲音,互相吸引。

逐漸合而為一的是心跳的頻率,還有呼吸。

而那是比任何默契都還更心有靈犀的,愛情。

 

 

『各位聽眾晚安,又到了每個星期五的晚上十點鐘,接下來……』

 

規律的腳步聲由遠至近,開了家門後,用著略顯迅捷的速度打開了客廳的燈,連大衣都來不及脫下,不過才剛回到家,他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開收音機。

調到了適當的音量並且確定房間內都可以清楚聽到廣播的聲音之後,他才脫下外套掛在牆壁的掛鉤上,接著又從容地走到廚房為自己泡一杯咖啡,最後閒適地坐在沙發上準備休息。

總是晚歸的他,是一間知名LOUNGE BAR的駐店樂團主唱。

靠著與生俱來的亮麗外表還有略為中性的低沉嗓音,加上獨樹一格的音樂創作風格,讓他很快地就擁有了屬於自己的地下FANS。

當然,這其中也不乏一些經紀公司想把他簽走成為旗下藝人,但可惜的是,通通被他給一口拒絕掉。

比起成名,目前的他還有更想要做的事情。

唇邊勾起了明顯的弧度,像是驗證了他現在的好心情。手指轉動了控制音量的轉盤,將收音機的音量稍微調大聲一點,宛轉從音箱流瀉出來的音樂剛好是他上個禮拜駐唱時,曾經唱過的歌曲。

這不是一個特別突出的電台廣播,內容也不像是一般電台專門介紹一些新進榜歌曲或是當紅歌手,反而是負責挖掘新人以及自創音樂的節目,算是一個比較冷門的廣播,就連播放的時間都是收聽人數相對為較少的週一午夜。他還是在偶然之間,透過經營LOUNGE BAR的友人得知這個廣播節目後,才對這個廣播節目初步認識,直到最後成為了節目的忠實聽眾。

其實一開始,他並沒有像現在這樣地熱愛這一個節目,畢竟他的工作性質是屬於夜晚的,理所當然的回到家後不是因為太累直接倒頭就睡,就是錯過了節目的時間。更何況這個節目播放的天數太少,除非是他再自己上網尋找重播的片段,否則他親自聽到這個節目的機會實在是稀少得可憐。

直到某天,碰巧店裡公休的時間與節目播放的日期相同,難得閒來無事的他打開了收音機,憑著印象轉到了相對應的頻率,等著午夜整點一到,突然竄入耳間的背景音樂還有主持人的聲音讓原本昏昏欲睡的他精神為之一振。

不能否認地,這個節目所介紹的音樂以及作詞作曲人,儘管創作的音樂大相逕庭,卻不約而同地都散發著一種特別的魅力,就算不是當下極為亮眼的藝人或是流行的曲風,但是卻都有著無可限量的潛力。

他就這樣聽著電台介紹的音樂、聽著主持人淺顯卻十分獨到的見解、聽著休息時間所流露出來的輕柔音樂,勾起了興趣。

難怪他的朋友會介紹他聽這個廣播。

他一向是特別的,不論是外貌、才華,或是品味。而就是這一份特別才讓他開始去留心這一個節目,他總算是想起來了當初友人介紹給他時,臉上那一抹溫文又帶著點促狹的笑意。

在他打算好好收聽這個節目,卻又因為工作時間無法配合,而開始聽起線上重播的時候起,他漸漸地注意到了一些事情。

儘管他不是藝人,但也算是個音樂人,自然而然地就會有種想要跟大家分享自己創作的心情。不論詞曲,每當他新作好一首歌時,他就會在工作的LOUNGE BAR表演,或是上傳音樂到自己的網路平台上給其他人試聽甚至下載。而原先只是抱著純粹的分享心理想要用音樂引起共鳴的心態,是怎樣都不會想到自己的作品會透過電台廣播而擴散的。

第一次或許是偶然,他可以認為是主持人自己在搜尋時無意間聽到了自己的歌曲而公開播出;第二次可以算是巧合、他可以認為在LOUNGE BAR唱歌時碰巧被主持人聽到然後被記了下來;是第三次勉強當成幸運,他可以認為是有其他聽眾聽見了自己的歌而點播;但是第四次、第五次的偶然巧合幸運之後,甚至到現在只要他上個禮拜唱過的歌曲,節目播放時就會一首不漏地再次重複,他再也想不到任何理由可以去解釋這樣子的情況。

所以從一開始的他注意到這個節目,到現在的他,開始留意起了主持人,甚至取消了週一的PUB LIVE演唱,而專心地去聆聽那個人的廣播節目。

比起好奇,或許用感興趣這字眼更能表達。

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實力所以才對自己有極大的自信,幾乎聽過他作品的人都對他讚賞有加,儘管他知道這些讚美是應得的,但是面對著一個播放自己的作品卻從未有過任何意見的人,那名電台主持人還是第一個。沒有欣賞也沒有批評,就是那樣平實地被播放出來,少了幾分刻意的言論,就多了他一份想要了解那位主持人的心理。

搜尋了電台官方網站的資料,別說照片,匪夷所思的是網頁上除了姓名之外剩下的欄位都是空白,包括年齡、喜好、個人BLOG,這些可以增加知名度的欄位,全部都是尚未填寫的狀態。但是儘管這些全部都是未知,只有一點他卻能夠毫無懷疑地去相信,這個主持人,一定曾經聽過他的歌,甚至見過他本人,不然不會對他一個禮拜所唱過的歌曲那麼熟悉。所幸他的社交環境還算單純,扣掉了回家之外,只剩下工作的LOUNGE BAR,於是在鎖定目標後,他開始過濾每晚到那間LOUNGE BAR的客人。

褚冥漾。

滑鼠停在主持人姓名的欄位上,他看著網頁中單調乏味的介紹,過目不忘的傲人記憶力似乎在腦海中勾勒起了一個黑髮黑瞳的纖細人影。

然後他,彎起了勢在必得的笑容。

 

 

So give me reason to prove me wrong to wash this memory clean……

 

極富磁性的嗓音迴盪在密閉的場和裡,帶來了明顯的共鳴。

這是一間以LIVE演唱而打響知名度的私人LOUNGE BAR,儘管LOUNGE BAR主打的是高格調與高品質,不僅採用溫暖的鵝黃燈光,甚至還禁菸,但他仍是微微皺起了眉。

基本上這種熱鬧交際的場合是他一輩子也不會想要主動進來的地方,要不是因為公司朋友的引薦,還特地要他過來見識一下的話,他應該永遠也不會見到那個人。

聽著從舞台中央傳出的旋律,腳不自覺地輕輕打著節拍,就算是第一次聽,他也能夠準確無誤地跟上節拍甚至哼出曲調。

對於音樂,他擁有與生俱來的直覺,幾乎是本能上的熱愛。他喜歡那些隱藏在線譜裡、音符裡、歌詞裡,澎湃而壓抑的情感,他也喜歡那些站在舞台上,燈光之下,透過聲音的爆發而光芒耀眼的人。

可惜的是,縱使他對於音樂有著極高的天賦,卻從來沒有能夠站到聚光燈下的勇氣。

沒有出色的外表、沒有那樣亮麗的驕傲與自信,音樂畢竟不是只要一個人待在房間裡面就能完成的創作。但是儘管他完全不擅於與他人交際,也不代表他必須與他最喜歡的音樂分開,至少,現在這份電台DJ的工作他就做得樂在其中。

有人說過,他的聲音很乾淨、清澈,就算不能當成歌手唱歌,也一定可以當個很棒的電台DJ。更何況,不用與他人有太深刻的接觸、不用面對面地見到陌生的人,而他所主持的這個節目又與音樂息息相關,所以他對於這份工作很認真的執行。

他想,如果,他不能夠在人前發光發熱的話,至少他能夠成為別人的推手,幫那些極具特色只是缺少發覺的音樂和創作者搭起一道橋樑。

他一直都是這樣想的,直到那天他踏進了這間LOUNGE BAR。

 

就只是一次的見面,連眼神都沒有對上,只不過是坐在不起眼的角落裡,偷偷看了那個人一眼罷了,從此就被那個彷彿燃燒著靈魂在歌唱的人給吸引住了目光,久久不散。

他以為他一向淡薄,不會因為外界而讓情緒有明顯的起伏。但是那個人不同,就算不是唱歌,就算只是一個簡單的動作,也能夠如此吸引著他的視線。

吸引著他的,不只是因為那個人的外表或是創作上的才華,以他待的工作環境,身邊不乏唱歌唱的好以及外貌上佳的藝人。被那個人所吸引的,是更深邃的、更綿長的,宛如追尋著共鳴的靈魂終於找到了契合的另一半。

開始搜集那個人原創、翻唱的歌曲,然後透過網路平台去下載,最後利用自己的節目去播放,這一直都是他的工作,只是或許只有他自己才清楚,這是他的私心。

工作上,總是能夠對其他的音樂作品做出中肯而良好的評論,甚至是分享自己聽完後的心得,只有那個人所做的歌,他沒辦法給出任何看法。

因為任何的語言在那人的音樂之前,都顯得多餘而瑣碎,他是用心去聽著那首歌,用心去體會裡面的每一句歌詞,所以他不能把那樣子澎湃激昂的情感訴諸一般語言,只能假裝無心地,藉由節目的每一個廣告時間,插入那人的歌,滿足他的自私。

 

原來,他是喜歡那個人的。

是第一次,對於別人,有這樣強烈的感覺。

想要去觸碰他、想要與他有更進一步的交往、想要去體會一次,那種彷彿連生命都能夠跟著燃燒的悸動。

但是,他也是知道的,事實總是現實而殘酷。

靜靜地端詳著舞台上正在擦弦調音的人,他泛起了有點苦澀的笑容,不擅與他人交際的他卻因為有多餘的時間去觀察他人,所以他才能夠輕易地了解他人的個性還有情緒。

就算不用實際接觸過也一樣,那個站在舞台上的人,天生就有一種令人懾服的魅力,習慣了鎂光燈下的聚焦,生來就該是站在舞台上接受掌聲的王者。

冰炎。

就與那個人的名字一樣,宛如冰實是火。

 

 

架起了麥克風,然後拿了杯溫水潤喉清嗓,當做是等等上台的前置作業。儘管這一份工作他早得心應手,但是例行的場前準備卻關乎他的專業,所以他不會因為過度的自信而馬虎。

不同的是,就算他壓抑得極好,卻不能掩飾今晚的他有點急躁。

手裡握著的是剛寫好的新曲,明顯是剛列印下來,連紙上的墨水都還沒乾透,更遑論是上傳到網路平台上了。

連他也不懂原因,憑著一股直覺和不知道打哪來的自信,他知道他所找的那個人在今晚一定會出現。

所以萬分的準備,都只給他一直尋找的那個人。

連著幾個禮拜的觀察,他有把握那個老是坐在角落裡的黑髮青年一定沒有注意到他打量著他的視線。應該說,每次當他們視線快要接觸時,青年就會自然而然地把頭撇開,像是在躲避著什麼一樣。

冰炎感到有點挫折。

這麼久以來,從來沒有人可以這樣忽略他的存在。所以這個人不是刻意裝成不在意,就是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與別人相處,而直覺上,冰炎傾向後者的猜測。

但是無所謂,反正他有的是時間,他還有足夠的機會可以向那個人證明自己的與眾不同,向那個人表達自己的感情。

第一次知道,原來真的有一見鍾情這種夢幻的事。

也許是從一開始的LIVE節目上,就被那個人乾淨的聲音給吸引,而在幾次的觀察後,似乎也證實了他一開始對於那個人的猜測。

喜歡那個人的單純、那個人的天真、喜歡那個人絕對能夠與他在音樂方面並駕齊驅的能力。面對第一次如此喜歡的人,讓一向從容的他難得有些緊張。

然後燈光逐漸暗下,只留下舞台上昏黃的一盞。隨著爵士鼓和鋼琴聲音響起的是,冰炎顯得渾厚而略微沙啞的嗓音。

 

手指轉動著鋼筆,一如以往地他坐到老位置上,盤算著下次節目該放些什麼樣的音樂。褚冥漾聽著從台上傳來的熟悉嗓音,閉上眼睛仔細地聆聽著。

工作要做,但是可以聽到冰炎的聲音時,當然還是先放鬆自己最重要。

忘記過了多久,只知道再回過神時,空白的筆記本上多了好幾首歌名,對於自己的效率之高,他露出有點訝異的表情,在抬起頭時,剛好感覺到現在LOUNGE BAR裡,有點微妙的寂靜。

LOUNGE BAR裡,以舞台為圓心,可能是剛剛主唱說了什麼才造成現在的局面,但是褚冥漾沒有細聽所以並不顯得在意。

只是這樣的寂靜,還有寂靜過後的竊竊私語,似乎他的方向擴散,成了詭異的騷動。甚至就連一向坐在角落裡,刻意與其他人保持著距離的褚冥漾也被這異樣的氛圍給感染到。

不安夾雜著疑惑,褚冥漾聽著低聲的尖叫聲在周圍此起彼落,有點不能適應這突如其來的氛圍。

果然還是不能習慣這種聚集了一堆人的場合,他晃了晃頭,然後站起了身,接著意外地被另一到人影打消了本來想先到洗手間去洗把臉醒神的打算。

久違的初次見面有點突兀,卻又發生地如此理所當然。

他們算是陌生人的,但或許是他們對於彼此的外表還有個性早已熟記於心,才讓這種陌生的場合奇特的瀰漫著彷彿相識多年的親密。

雙方都解釋不清楚,對眼前這人莫名奇妙的好感到底是從哪裡來的,但是不能否認的,兩人卻互相吸引著彼此有更進一步的接觸。

與褚冥漾能夠將冰炎看得透澈相同,冰炎也能了解眼前這人的每一個表情,像是搭配好的一樣,一個微笑一個眼神,簡單的默契就這樣讓他們找到了生命中的唯一。

下定決心似地,冰炎舉起了手裡麥克風,放至唇邊,而下一秒吐出的話語不只震動了寂靜的空氣,就連心跳還有呼吸都突然地變得鮮明。

紅色的眼瞳映著純粹的墨黑,墨色的眼睛裡有著流轉的火焰。

這一次,總算是誰的目光都沒有移開。

 

『接下來這首新歌,我要唱給一直支持我的,我最喜歡的人。』

『褚冥漾。』

 

THE END

 

創作者介紹

未央歌

曜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騷擾專業戶—遊蕩中—
  • 天啊這個、真的、超棒的!!!
    先不說文字處理的部分,光是設定就美好的讓人想哭啊(*/-≤*)((幸福臉
    文筆也超讚//////
    最後的告白真的好美好萌好帥啦嗚嗚嗚≥∀≤///
    可惡明明是半夜可是我的手機螢幕亮的好刺眼(*/w\*)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