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基本上為備份文章以及公告日常的BLOG。

COS相關的照片皆放在:http://album.blog.yam.com/theyuting

【主要】
特殊傳說:冰漾
盜墓筆記:瓶邪、花邪、黑癢
古劍奇譚:越蘇、雲紫、沈謝
全職高手:正副隊長組、傘修

其實應該算是無雷

【刊物】
Prisoner of Love /冰漾/特傳合本
雲語月晞/長安幻夜合本
冰公閃案、冰公春案/特傳合本
愛x無限大/特傳合本
相對論/特傳合本
未央歌/特傳個人本
無缺/特傳合本
花想容/盜墓筆記個人本
魂歸/古劍奇譚個人本
愛上壞壞牛郎/仙四、古劍合本
一世長安/古劍奇譚合本
不見不散/特傳合本
天為誰春/盜墓筆記個人本
黃梁/古劍奇譚個人本
當時只道是尋常/仙四個人本
桃源/古劍奇譚二個人本


未來出本計畫變動中,宣傳可見噗浪

寵溺

  *
  《虞因SIDE》

  門被悄悄地打開了一個隙縫,走廊外沒有燈光。
  正是半睡半醒之間,意識早已朦朧的他感覺到身旁有一個影子輕輕地朝他接近,腳步聲與呼氣的聲音都是經過刻意壓低的,躡手躡腳的動作靠近他的床緣,接著床板就因為重量的關係有點下沉。
  不是沒有過被壓床的經驗,以他來說,這樣的經驗或許還超出常人許多。但是最近這樣的情況越來越頻繁,不過該慶幸的是不是被好兄弟壓就是。
  他有點無奈地輕輕嘆了一口氣,翻過身來看著那個偷爬上他的床的人。

  「小聿……」

  虞因有時候真的搞不懂他的弟弟在想什麼,不過就是睡前看了一部恐怖片罷了,為什麼會怕到不敢自己一個人睡?而且以他看到屍體都能面不改色的行為來說,那些鬼片或許更像個喜劇片?

  黑暗中,一個纖細的人影就坐在他的床上,愣愣地看著他,眨著儘管在黑夜中,也能清楚看到的,漂亮的紫色眼睛。
  「……睡不著……」抱著枕頭,小聿輕輕地說著。

  虞因很無奈。
  首先,自己的床並不是雙人床,充其量也就是一張比單人床大一點罷了,兩個人擠一張床小聿就不會嫌擁擠嗎?
  其次,他自認為睡相不佳,為了避免在無意識的情況下做出一些像是踢到或打到對方的舉動,所以他也不喜歡跟人一起睡。
  但儘管是這樣認為,小聿似乎也無動於衷,看著異常堅持的小聿,虞因也沒轍,仍是將身體往旁邊挪了一下,空出一個小小的地方。該慶幸的是小聿很體型很纖瘦所以還勉強過得去。

  「你的棉被呢?」看了一下對方,發現他拿來的東西似乎有點缺少,虞因才發現小聿只有拿了自己的枕頭,並沒有把棉被拿過來。
  「很熱、不想拿……」喃喃地說著,他把枕頭擺好,拍的蓬鬆,然後放在虞因的枕頭旁邊,很直接的躺下去。
  「喂喂……」
  「好歹也蓋一下棉被吧……」搖了搖一下身旁的人,但對方只是皺起了眉表示不要吵他之後,就翻了個身睡覺了。
  虞因也只好很無奈的將自己的棉被分了一半過去,幫小聿蓋好。
  雖然現在已經是春天了,但是早晚溫差很大,甚至夜晚與清晨的溫度仍是只有十來度,要是不小心感冒的話就糟糕了。
  看著對方轉過去的背影,虞因聳聳肩,然後也跟著在旁邊躺下,拉起棉被一角蓋上。
  本來就快要睡著的他是被突然進來的小聿嚇醒的,所以在看見小聿睡著後,他又打了一個哈欠然後很快的進入夢鄉。

  《少荻聿SIDE》

  擺放在床頭櫃上的時鐘滴滴答答的走著,塗上了螢光染劑的時針與分針剛好走到了最上方的位置。
  紫色的眼睛就這樣一直盯著時鐘上的顯示的時間。

  他一直沒有睡著,只是躺在棉被裡,靜靜地抓著棉被的一角,然後與身後那人背對背的共用一張單人床。
  呼吸有點緊促,像是剛剛的平穩都是假裝出來的一樣,少荻聿攢著棉被的手很用力,棉被都被扭出了難看的皺摺。

  別緊張、別緊張……他在心底對自己說著。
  反正依照虞因那種木頭性格,是絕對不會發現自己的心思的。少荻聿這樣想著,所以儘管有點不甘心,但是以他對虞因的了解,是絕對不會有問題的。

  在心底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轉過身,原本背對著背的姿勢瞬間換成面對面。

  呼吸與心跳似乎都漏了好幾個節拍。
  
  透著月光,他看見虞因熟睡的臉。
  與平時相同的,那是一張很溫柔、總是對他很好、會將布丁點心都留給他的虞因。
  嘴巴還不自覺地張開,跟平常一樣,有點蠢。
  少荻聿笑了,是虞因鮮少見過的笑容。

  很少這麼主動的啊,對於感情這些事情。
  因為曾經被傷害得太深,儘管那些早已成過去他也已經漸漸釋懷,儘管他知道他的父親是因為太過於愛他所以捨不得他,他偶爾還是會害怕起那樣子的夢魘。
  所以他不敢主動去愛,將所有人對他的溫暖還有善意都築起了一道很高很高的圍牆,與別人隔絕,也封閉了自己的退路。

  只有虞因是個例外,眨著紫色眼睛,其實他很訝異自己竟會對這樣的一個人抱有情愫,不是兄弟之間的親情,而是更多的,更深的,用少荻聿的感情去愛著虞因這一個人。

  他才不怕那些鬼片,心底輕輕的哼了一聲,那也不過就是一個傻的很可笑的藉口,為了虞因這個人,他做過很多不像他的傻事。
  但也只有虞因會這樣傻楞楞地全盤接受自己。
  所以就讓他稍微的放縱一下、自私一下,讓自己可以稍微貼近他的身邊。
  在寂靜的夜裡,心跳與呼吸都鮮明的讓他感到有點不知所措,甚至,那樣子的跳動漸漸融合成一個同步的節奏。

  很多個夜裡,他都偷偷地爬上虞因的床,就算對方抗議著床小或者是其他,他也不管,執意地要躺在他身邊,看著他的睡臉。
  只為了尋求一個溫暖。



  「怎麼了?還是睡不著?」

  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到,少荻聿猛然彈跳了一下。

  「幹嘛一副被嚇到的樣子?」虞因奇怪地看著小聿。
  「你……不是睡了?」很輕的聲音,小聿很害怕自己的舉動被發現。
  「就突然醒的啊……怎麼,你睡不著啊?」伸出手,揉了揉小聿的頭,「怎麼今天看的鬼片對你影響那麼深啊?」虞因問著。
  「……才、不是……」低聲反駁,但是小聿可不會說出真正的理由。
  「呼啊……隨便啦……」又打了一個哈欠,他將手掌移向對方的腰間。
  「做、做什麼!」驚呼。小聿驚愕地看著虞因。
  「怕的話,還有我啦……」將兩人的距離又拉近了一些,小聿的頭可以碰到虞因的下巴。「至少被什麼東西壓的話會先壓到我。」
  「這樣的話,會比較好睡吧?」完全在恍惚狀態的虞因沒有注意到對方不自然的臉紅,只是嘟囔著,然後又睡著了。

  時鐘又悄悄地過了一大格。

  「這樣……最好睡得著啦……」手輕輕地環在對方的腰上,將臉埋在虞因的臂彎裡,少荻聿的臉更紅了。

  然後,夜深了。

FI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曜希 的頭像
曜希

未央歌

曜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十知
  • 阿因,木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