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
  
  『老大,你要冷靜點!!』
  
  袖珍型耳機裡傳出同袍的聲音是緊張而且恐慌的,有點顫抖的聲線擾亂著他現在已經煩躁到快要爆炸的聽覺神經。
  
  KTV裡的大螢幕上所播放的那些搖滾歌曲讓他的精神也跟著不好,連帶地引起他為了破案而好幾天沒有正常睡過覺的暴躁神經。
  
  『老大我跟你說,你再怎樣衝動也要克制住,我們就只差一步就可以把他們一網打盡了!!』
  
  耳機的另一頭換了另一個聲音,只是說出口的話語居然不約而同地跟上一個一樣。要不是知道那兩個人不同小組不可能故意整他的話,他差點就要破口大罵了。
  
  咬了一下牙,幾乎可以聽到牙關嘎吱作響的聲音,他握緊了拳頭。
  廢話!這點他當然知道。
  
  睨了旁邊一眼,他才發現坐在他身後同樣繃緊了神經的同僚也是一臉不安地看著他,甚至有些人還拿了水果給他要他一定要鎮定。
  居然還有人看著他的臉色已經找好了離出口最近的位置打算等等一有要全武行的動靜就要立刻奪門而出。
  好樣的這個人他記住了。
  
  環起了手臂,打算要秋後算帳的念頭一轉,回到他正準備要收網的地點內。
  透過房間裡刺眼的霓虹燈光,投射到牆壁上令人不舒服的光線讓他瞇起了眼,然後看著眼前正隨著音樂在跳著火辣艷舞的小姐冷笑了一聲。
  
  這次的行動,帶頭的是虞夏的四人小組,其他人都圍在包廂外,或者是店家的四周,等著他的一個指令,然後準備一舉拿下。
  
  虞夏他一邊用眼神警告著同僚最好不要輕舉妄動也不要再來挑戰他的臨界點後,一邊默默爆著青筋然後不動聲色地喝了一口水。
  
  
  「咦?小弟弟,你怎麼都不唱歌啊?」一首腦人的音樂結束,似乎是終於發現到他臉色不善,剛剛正跳著艷舞,身上脫得只剩下貼身衣物的小姐貼上了虞夏的胸膛。
  「都來這麼久了,怎麼還跟大姐姐們這麼客氣呢?」順勢塞了麥克風到虞夏的手裡。
  「是說,小弟弟啊,你成年了嗎??這裡未成年是不可以進入的唷♥」另一個同樣也脫得差不多的小姐坐到虞夏的身邊,還故意地用胸部磨蹭著虞夏。
  「小弟弟,是旁邊的大哥哥們帶你來開開眼、界、的、嗎?」第三個濃妝豔抹,看起來稍有年紀的也可能是領班的大姐帶著挑逗的語氣直接跨上了虞夏的腿,似乎還正打算解開虞夏的褲頭。
  
  花錢的是大爺,就算對方看起來可能只是毛都沒長齊的小毛孩也一樣。
  這是店裡的規矩,所以她們正殷勤地不斷觸碰著虞夏。
  
  完、蛋、了。
  回去之後一定會被老大給凌遲到死的想法在剛剛宛如人生跑馬燈一樣迅速地掠過在場除了虞夏之外的員警腦海裡。
  
  雖然跑去跟虞佟求情可能會有點用,但前提是虞佟不知道自家弟弟曾這樣被人騷擾過。如果一向好脾氣的虞佟知道虞夏曾被這樣調戲過,就另當別論了。
  
  他們已經充分了解到虞夏的暴力了,不想再去體驗另一個雙生兄弟的怒氣。
  畢竟,先前虞佟假裝成虞夏的完美演技還深刻地印在他們的腦海裡。
  
  「小弟弟,你這樣是在害羞嗎?」絲毫沒有感覺到身旁客人的緊張還有身下這人的怒火,領班大姐手指上塗著昂貴顏色有著特殊的彩繪造型,正用細長而鮮豔的指甲勾著虞夏的下巴。
  「大姐姐今晚可以讓小弟弟提早轉、大、人、唷~♥」一邊說著還一邊不死心地用嘴唇去蹭著他的胸口。
  
  想當然爾,虞夏是不會回答她的,兀自坐在椅子上,然後冷冷地往旁邊一瞥。
  
  她們沒有看到虞夏太陽穴的青筋,也沒有看到虞夏已經握到顫抖的拳頭,但是坐在旁邊觀察著自家老大一舉一動的警員全部都看到了。
  
  虞夏不打普通的女人,就算是罪犯,而這個罪犯現在已經快要躺上他的大腿也一樣。但是這不代表他們就不會遭殃,三名員警流著冷汗看著怒氣已經快要破表的老大。
  
  明確地接收到虞夏老大眼神中所傳遞的:在等著看好戲是吧?回去警局之後你們就死、定、了。的這訊息之後,接著就有人出面解圍了。
  當然,是解自己的圍,以確保回去之後不會被盛怒的虞夏痛打。
  
  
  「唉、別管他了,妳們跳妳們的就好了!」再為自己默哀了幾秒之後,其中一名勇敢的員警跳出來準備身先士卒,他裝做不耐地揮了揮手,實則卻是面帶土色地要她們不要管虞夏繼續跳舞。
  
  在那群陪酒小姐又把注意力轉移到另一首搖滾音樂,開始扭腰擺臀時,三名小小的員警有點無力地攤坐到椅子上。
  
  到底是誰提出這件案子非得要由虞夏負責的!!
  就算再怎樣想看老大的好戲也要想想這種小組行動根本就是虞夏可以拿來算帳的大好理由,而且他們這些不像虞夏有(傳說中)少林功夫底子的平凡人根本就躲不過!!
  
  除了虞夏之外的三名員警在此刻詛咒著自己的多事還有好奇心,當然他們打死不會承認他們當初到底有多想看到自家暴躁的老大被那些艷麗的小姐包圍調戲時到底會有什麼表情,才會不知死活地在一旁鼓吹兼慫恿虞夏接下這任務,接著在決定由虞夏負責這件案子之後自願與虞夏組成小組一起進去衝鋒。
  他們都還記得虞夏抽中籤王時那張可以把人活生生擰碎的猙獰表情,嚇到也跟著在一旁看戲的玖深差點跑去找虞佟求救。
  
  好奇心可以殺死一隻貓,虞夏可以幹掉三個人。這點,那群被迫遭殃的員警們正深刻地體會著。
  他們原先只是想著可以看到老大難得的一面,殊不知在第一天進入店裡時,就被虞夏的臉色嚇到想直接退出了。
  
  當然,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什麼酒店裡的春色無邊他們連一絲享受到的感覺都沒有,連幾個禮拜下來被虞夏陰沉的臉色嚇到快去廟裡收驚拜拜才是真的。
  
  三名員警一邊慶幸著這種慘無人道慘絕人寰的日子總算可以在今天結束,除了在心裡呼出了一口氣,也順便得出了以後無論如何不管過程有多精采也絕不要再跟老大一起出小組任務的結論。
  
  然後,現場的氣氛在幾名跳舞的小姐在炫目的霓虹燈還有刺耳的搖滾音樂中,終於脫下最後一件衣服時達到最高潮。
  
  「動手!」猛然一聲大喊,一名全裸,而正打算貼到虞夏身上的舞女就這樣愣在當場,甚至手腕都還勾著虞夏的肩膀。
  口令下達之後,便看見虞夏身旁的兩名員警立刻衝上前去把還愣愣地搞不清楚事情來龍去脈的舞女給拿下。
  
  另一名則是開始對著包廂內的每一樣物品開始拍照存證,包括上鎖抽屜內放著預備用的保險套、甚至還有不少的情趣用品,也拍下了三名現在幾乎全裸的跳舞小姐。
  連著他剛剛偷偷拍下來的,一群小姐們跳著艷舞的影片,今天這任務可真是做得完美無缺,一旁的員警心情愉悅地繼續拍照存證。
  
  包廂門外,在虞夏隔著袖珍型麥克風,喊了那聲動手之後,就引起了不小的騷動,估計是喬裝成客人的其他員警也已經行動了。
  
  偽裝成KTV實際上則是不肖業者拿來做情色交易的酒店,虞夏的小隊透過內線得知今晚負責人會回到這間店來,所以在隱忍了半個月,幾乎天天都假裝成客人以降低服務生及其他幹部的戒心之後,終於決定在今晚一舉拿下這幫人。
  
  酒店裡的人連掙扎反抗都來不及,立刻就被早已埋伏在外的其他人給全部扣住,在押下了連同負責人在內,包括酒店幹部,還有旗下舞女以及在店內的客人約一百五十人後,虞夏帶著一身的疲憊,終於回到了警局。
  
  就算做筆錄等等瑣碎的事情不是由他負責,然而破案後還有一些後續的事件要去處理,但是比起這半個月下來日夜顛倒的操勞,報告什麼的都是小事一樁了。
  
  難得可以如此完美地了解案子,虞夏的心情突然變得有點好,至於要秋後算帳當初那群陰他的那群人的想法他也因為這難得的好心情決定延期到明天再來清算。
  
  拿起了掛在辦公室內的外套,看了一下手錶,時間是凌晨三點。反正他平常的作息本來就不正常,就算這個時候回到家也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本來他是打算待在警局內把其他的事情也一併完成的,但是他似乎開始有點想念自家兄長親手做的早餐了,所以穿起了外套打算還是先回家睡一下然後吃早餐。
  
  經過了正在做筆錄的大廳時,透過玻璃窗他可以清楚看到酒店的負責人還在那邊叫囂,不悅地皺起眉頭,順便走了進去,在聽見對方嗆了他一句看三小!小弟弟還不快回家找老目喝奶的這句話時,就直接在大庭廣眾眾目睽睽之下包含一群客人舞女在內,往對方的腹部狠狠地就是一記重拳,然後看到對方昏迷不醒之後,在其餘同僚刻意忽略的眼神伴隨著一些隱隱的噗嗤笑聲之後,跨步離開了警局。
  
  之後得到幾天休假的虞夏,除了在家裡處理公文還有揍不識相的小孩之外,倒是過得悠閒舒適。
  直到他又回到警局上班。
  
  「老大老大!!我這邊又幫你洗了幾張你這次帶頭攻堅的照片了!!」一回到警局,先看到的居然是那個老是撈過界的法醫,虞夏嘖了一聲。
  
  但是與虞夏相比,心情好得差點沒用跳躍步走路的嚴司好不容易等到了虞夏上班,於是他一邊朝著虞夏的方向前進,一邊揮揮手上的牛皮紙袋。
  
  「這些有一半都是玖深給我的喔!!玖深那小子的拍照技術也不錯哪天可以互相切磋一下!」,然後在遙遠的另一端可以聽到某鑑識科人員淒厲地喊著老大冤枉之後,嚴司笑的更開心了。
  「剛剛佟還跟我說記得洗一份給他,所以我現在拿的這份是給你的!!」很刻意地用著幾乎全警局都聽得到的音量說著。
  
  一點都不同情那些因為無辜聽到這些話導致有可能也被連坐罰的其他人。
  
  然後在計算好距離,確定就算高手如虞夏也不會揍到他,或是拿任何東西攻擊他之後,走到虞夏之前,面對著虞夏停了下來。
  
  他清了清喉嚨,換上有點嚴肅的表情。
  
  
  「老大,拜託下次有這種變裝任務請你一定要記得帶上我啊♥。」異常認真的語調,甚至語尾還附贈了一個可疑的愛心,成功地在瞬間讓虞夏的理智線崩裂。
  
  「嚴司你這王八蛋給我滾回去驗你的屍體!!!!!」
  
  
  --FIN--
  

創作者介紹

未央歌

曜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