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宵

 

 

遠山籠罩著蒼翠青峰的白雲,霧靄煙橫,純白色的雲朵在層層山巒間恍若流動著一絲絲飄渺的細煙。當日光終於漸漸落到山的另一頭時,卻被落日的餘暉染上了一層朦朧的金黃顏色。如夢似幻般的輕柔鵝黃在須臾之間又被鍍上了一層魅惑似的藍紫,潑墨一般,在天邊凝成了一幅濃烈艷麗的靛色丹青。

五百鼓聲的餘響在暮色中散去,隨著十二道城門依次的關閉,本應沉寂的黑夜卻在今晚蒸騰出了了喧嘩的色彩。

 

今夜,是個連銀盤似的滿月都相形失色的夜晚。

 

是否是原本應該置於夜穹的璀燦星河降臨人間,正欲在世人面前綻放著滿夜空的星芒。那樣火樹銀花般的絢爛以極細微的透明絲線串連,一路蜿蜒,從最隱晦的街角開始,隨著樂器的吹奏伴著喜慶的氛圍,點燃了一簇一簇的煙花。

萬家燈火,街道上的車水馬龍更勝白晝,若是此刻有人從高處眺望,便會看見一條斑斕的光帶從京郊蔓延,像蛛網一般地穿插在茂密的樹林中,越過了城門,行經朱雀門大街,璀璨的光帶交織在安福門甫亮起了燈焰的三十三丈花樹前。只消抬頭一望,就會看見那些以素絹、彩綢、犀角、琉璃,各種材質所製成的且精緻細膩繪著瑤池仙家、錦繡龍鳳、珍禽異獸……等等精緻圖案與色彩的燈籠,各色爭妍。

糾結的燦爛光暈連成了複雜的圖形,浩浩蕩蕩地直達那光輝最耀眼的朱紅宮殿──大明宮。

 

正月十五,上元佳節。

過年喜慶的爆竹聲與屠蘇酒被此刻的燦爛燈花取代,臘月時節帶著糖味的空氣亦慢慢被前去寺廟參拜的香燭氣味給薰染。

脂粉紅袖,靓裝麗服,妙齡少女鈿環雲篦手持繡帕,三五成群地看著街上這綺麗的燈花,偶爾一陣輕笑,更惹得那些心猿意馬的公子王孫不時駐足觀望,只盼佳人對自己投上一泓秋波。

更是有著生意頭腦精明的商人們在兜售著那些精巧的玩意兒,不停地大聲吆喝,盼能吸引著那形色匆匆的行人買下一個辟邪的鬼面、玲瓏的首飾又或是一串酸酸甜甜地冰糖葫蘆。

 

聽吶,那熱鬧地說笑聲、談話聲、吆喝聲,此起彼落地穿梭在熙來攘往的人群,錯雜的腳步聲似也在狂歡著今夜的喧囂。

──若是忽略掉那不合時宜的馬蹄聲就好了。

 

噠、噠、噠、噠

 

細微卻規律的節奏由遠至近,本該湮沒在吵雜人聲當中的聲音卻漸漸地鮮明起來。馬蹄聲過處,瞬間地,便驚起一連串的怒罵吼聲與不住地道歉。

 

「臭小子!你是瞎了眼的麼!」匡噹──,是賣著精巧首飾的攤販被掀翻的聲音。

「哪家的混小子在這大街上騎馬啊!」乒啷──,是滿載著糖葫蘆的推車被撞倒的聲音。

 

此起彼落的叫罵伴隨著像是瓷器一般的物品匡啷落地的清脆聲音,即使人聲吵雜,仍是鮮明得突兀。

 

「啊啊啊──!大叔大嬸抱歉啊!我趕時間……」馬蹄聲過伴著青年有點狼狽的模樣與不住的道歉,風捲殘雲般,不過眨眼的時間,這樣的騷亂又趨於平靜,餘下滿地狼藉。

 

蹄聲噠噠,奔馳過的風揚起了沙塵翻飛了來人的披風。

夜色中仍能看見一頭火焰般的紅髮不羈地批散在背後,隨著駕馬的俊逸身姿飄起,顯得有些張狂,在被風吹起的暗色披風下,繡著飛鷹圖紋的背影,隱隱是金吾衛中郎將的短金繡袍。

 

仍是急促的馬蹄,走出勝業坊,經過平康坊,繞過安上門,越過了點綴著絢麗宮燈的朱雀門大街,越往西行,便能隱約聽到異邦胡茄傳來的悠悠絲竹聲,以及嗅到那漸漸轉濃的香氣。

 

一瞬間的場景轉換就像是跳躍到了不同的時空。

 

與大街上的綺麗花燈比起,這裡顯然寂靜了許多,像是一層無聲的屏障,隔絕了街上的喧嘩。興許是來自異邦的胡商舞姬不昨興中原狂歡的上元夜,那璀璨華麗的絢爛煙花並沒有打亂這裡特有的慵懶氛圍。

就連中郎將大人急躁的馬蹄在這靜寂的青石街上都收斂了許多。

 

妖嬈的香氣迴旋在四周,該是透明的香氣卻彷彿飄揚著一絲絲的迷幻色彩,似是藉著這冶豔的氣息而聚集起了那些玉門關外,來自異鄉的藩客胡商。

陌生的商人與旅者們,越過浩瀚的沙海,停留過無數個綠洲,滿載著故鄉盛產的美酒瓜果與動物毛皮製成的地氈布料,帶著被隱藏在漫漫黃沙下的故事,叮噹的駝鈴在廣袤的穹蒼中走過了無數個日夜,最終走到這個遙遠的東方國家,在這古老的城市中燃起屬於他們的神秘璀璨。

這裡是西市,名滿天下艷冠長安,融合了關外那萬里黃沙的蒼涼壯麗與長安城中的炫麗奇幻,彷彿像是棲息著古老神靈的地方。

 

這裡的一舉一動,頭上纏繞著紗巾那當壚胡姬旋轉的舞步、走過了浩浩大漠那旅人商家奇特的口音、就連被倒進夜光杯中,暗紅顏色味道醇厚濃烈的冰湃葡萄酒,都帶著屬於異國的魅惑,正一絲絲地蠱惑著長安城中規中矩的恢宏莊嚴。

 

而今日,中郎將大人的坐騎很難得的並沒有因為胡姬舞孃魅眼如絲的勾人神色停下。

 

蜿蜒進一條不甚起眼的巷子裡,走進最深處,起初的狹窄視野在瞬間變的遼闊,在視線的盡頭,他的目的就在那裡。

夾道的高大鳳尾竹和菩提樹,在冰涼的夜風中緩緩搖曳。俊朗的身形俐落地翻身跨下馬背,一手執著馬韁,腳步聲似也在這幽靜的巷子裡震盪出回音。

這裡的空青色石階不適合這太過沉重的蹄聲,恍若吸收了月華,鋪著青色石板的小徑散發著隱隱的水色螢光,像是在這巷子裡踏出的每一步都會激起水色一般的流螢,輕飄而空靈。

 

若是往日,必定會為了這夢幻一般的景色而發出欣賞的讚美。

但是,今日的中郎將大人卻沒有心情去看這價值不斐的造景園林。

 

有點輕佻的眼光隨處一瞄,立刻就看到了正趴在牆上,瞇起了一雙金綠色的眼睛打著哈欠黑白相間的大花貓。

 

「欸貓小子,你家主人在不在啊?」甩了一下韁繩,邁開大步,也不管著對著一隻貓說話的舉動有多詭異,皇甫端華拎起了大花貓的脖子,然後在下一秒準確地躲開朝自己飛撲過來的露出尖銳指甲的貓爪。

「喵啊───!我已經說過幾次了不要隨便把我拎起來啊你這紅頭髮笨蛋我們金華貓的尊嚴豈容的你這人類賤踏!」大花貓一張口,毫不留情地劈哩啪啦就是一頓臭罵,雖然這對首當其衝的人來說是一個很大的震撼,但是若有路過的人看見,充其量也就是看見一隻被拎起來的大花貓正毫無威脅性地對著眼前的成人伸出了軟綿的肉球。

「嘖,誰叫你就趴在那邊我來了也沒有看見,好歹也要變成人來迎接我這貴客啊?」皇甫端華笑的很是輕狂,但仍是將被拎起的大花貓放在石階上,畢竟他也不想將自己的臉毀在金華貓尖銳的指甲上。

「……人類都跟你一樣不知道羞恥為何物嗎?」一眨眼的時間,明與暗的交界處像是泛起了海市蜃樓般的波紋。貓爪伸展成了少年修長的四肢,原本是大花貓所站的地方不知道什麼時候變成了一位穿著錦繡黑衣的少年,正吊著一雙金色的眼睛看著眼前的紅髮青年。

 

看著貓少年的表情,就連臉皮一直很厚的皇甫端華也能夠輕易的明白,那眼神裡盡是赤裸裸的──鄙視。

 

「嘖,算了。」抓了抓有點凌亂的紅髮,難得的,他顯然不想要再繼續爭辯下去。

「我來找你家老闆跟琅琊啊……約好說今天要一起賞月喝酒的。」聳了聳肩,不是他在說,過去幾年的上元節可都是他與李琅琊一起去街上賞花燈猜燈虎的,可自從前幾年,這波斯小子來了之後,這節日就在不知不覺間變成了他們兩個人的節日。

看著從小到大的朋友被搶走,說不吃味是騙人的,所以每年到這時候,他總會軟硬兼施地磨著那小兩口的首肯,至少也讓自己去參與其中。

當然,對於或許會打擾到兩人的一絲絲歉仄,神經不知道該說是大條還是缺少的金吾衛中郎將大人可是連一丁點兒都沒有感受到。

 

「……」金色的眼睛總算用個比較正常的神色看著對方了,眼神表達出的訊息不同於方才的不屑與輕視,更像是……憐憫?

「幹嘛用這種表情看我啊?」不解地看著對方,手仍是不學乖地括了一下對方的鼻頭然後被狠狠地咬了一口。

「噢痛痛痛痛痛─────!貓小子快點把你的嘴鬆開!」看著一個成人晃著食指跳腳的景觀的確是不可多得的可笑,果真是自作孽。

「呸!」撇了撇嘴,「你以為我高興咬你啊。」貓少年滿臉嫌惡地撇下嘴。

「告訴你,要不是看你可憐,不然我幹嘛像個笨蛋一樣浪費我的假日還在這冷死人的夜裡等你啊。」金綠色的眼睛有著貓族的特徵,在眼尾的部分稍稍吊起,舉手投足間,盡是高傲。

「啊?」又抓了抓紅色的頭髮,端華愣了。

「果真笨蛋就是笨蛋……」無奈地垂下了肩,貓少年的手伸進了衣袍裡,掏出了一條方巾。

 

絹布製的斤子上沾染著淡淡的薰香,是皇甫端華很熟悉的香氣。

白色的布料上面書寫著飄逸的文字,是皇甫端華很熟悉的字跡。

 

所以那樣白紙黑字刺眼的筆跡,當然也是皇甫端華熟悉的,從小長到大的朋友──李琅琊筆下的文字。

 

──答應了碧城要陪他去賞燈,端華我們先走一步了。

 

僅只一行,連抬頭與署名都沒有,像是料定了對方完全拿他沒轍一樣的簡單明瞭,似乎還能聽到在書寫這句子時,輕溢出嘴角的淺笑。

 

匡噹一聲,因為忙著交接還來不及整裡而手上仍沾著白霜的神翼盔掉落,於是中郎將大人被拋下的怨懟當然也是一如往年的爆發。

 

「……每一年都被這樣的理由給拋下就算是想要提早交接趕過來也都是落得這樣的下場真的是紅頭髮笨蛋……」喵了一聲,貓少年看著這每年都要上演一次的算的上是悲劇的鬧劇也已經有點麻木了。

至少他再也不會跟第一年一樣傻傻的讓眼前的人帶著自己說是要找個伴賞燈解悶最後又跑去找玉京春的胡姬拼酒搞得自己一身狼狽。

看著眼前這個臉上寫滿了悲憤的人身上,儘管一年一次,貓少年朱魚仍是好心地拍了一下對方的肩膀以示安慰,聊表自己也已經盡到了人類口中「好兄弟」的責任。

「總之就是啊、老闆不在,水精閣今日不營業啊,端華公子慢走不送。」頓了一下,像是故意要落井下石一樣,少年人類一般的臉龐上卻露出了如假包換的貓笑,「那麼,我要跟瑟瑟出去賞燈啦~」

 

輕快的腳步與身後恍若散發出了慘澹光芒的人相比,顯得歡快的貓少年踏著貓族特有的靈敏步伐,攜著不知什麼時候跑出來的小淑女往大街上的方向前行,少女有著飄逸及腰的黑色長髮,而在幽幽的燈光下,仔細看,在那少女繡有瑞草紋的長長裙擺下,似乎晃動著一條佈滿青綠色鱗片的尾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曜希 的頭像
曜希

未央歌

曜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