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基本上為備份文章以及公告日常的BLOG。

COS相關的照片皆放在:http://album.blog.yam.com/theyuting

【主要】
特殊傳說:冰漾
盜墓筆記:瓶邪、花邪、黑癢
古劍奇譚:越蘇、雲紫、沈謝
全職高手:正副隊長組、傘修

其實應該算是無雷

【刊物】
Prisoner of Love /冰漾/特傳合本
雲語月晞/長安幻夜合本
冰公閃案、冰公春案/特傳合本
愛x無限大/特傳合本
相對論/特傳合本
未央歌/特傳個人本
無缺/特傳合本
花想容/盜墓筆記個人本
魂歸/古劍奇譚個人本
愛上壞壞牛郎/仙四、古劍合本
一世長安/古劍奇譚合本
不見不散/特傳合本
天為誰春/盜墓筆記個人本
黃梁/古劍奇譚個人本
當時只道是尋常/仙四個人本
桃源/古劍奇譚二個人本


未來出本計畫變動中,宣傳可見噗浪

銀河灣
  
  *
  
  第一次見到他啊,他還記得,是在那個有著漫天燦亮星辰的夜晚。那一天,很靜很靜,靜的連風吹過樹梢的聲音、靜的連水面泛起漣漪的聲音,都那樣清晰而鮮明。
  似乎在很遠很遠的地方,隱約聽見了誰吹起了風笛,悠揚的笛聲滲透進冰涼的夜風,晃動起遠方山林裡細密的枝枒,點點的銀色星光與月色迷濛了霧般的夜晚。
  
  *
  
  波光瀲灩。
  銀河灣,那是人們給這個港灣取下的名字。
  
  那一天,像是滿天的星輝都映在這一片寶藍色波浪裡一樣,熠熠閃動。
  在最遠處,幾乎與天邊交際的地方,海面上泛起了波紋,波紋之後,隨著泡沫一起探出水面的是一張清秀的容顏。
  比墨色還要漆黑的眼瞳卻閃爍著比星子更璀璨的顏色,靛藍色近黑的髮,因為泡在海水裡而服貼地勾勒出臉頰的輪廓,短髮亦隨著波浪而起伏晃動著。
  
  銀河灣,在傳說中,這一處像是盈滿著蒼穹中全部星光的海洋,棲息著擁有美麗但卻致命的水妖。
  傳說,他們會唱著歌,用著魅惑般的歌謠蠱惑航行的船隻,使之沉沒於海底,借以奪取船上人類的靈魂,以補足他們缺少的魂魄。
  
  黑色的眼眸悠悠靜靜地看著眼前的華麗船隻,布置成金碧輝煌的大廳透著燦亮的燭火,而隨著燈火搖曳的,則是悠揚的樂曲。
  他聽著樂器演奏出陌生的旋律,聽著船上人們交談著他所不熟悉的言語,然後輕輕抿起了唇。
  
  他是海妖,所以他知道,眼前這艘華麗的船隻即將沉沒於這片海洋。他是海妖,而他的職責便是引領著因海難而死亡的魂魄回歸冥府。
  他抬起了頭,似乎是想要為這一刻做見證,卻赫然看見方才無人的甲板上,不知什麼時候站了一個人。
  與大廳內,映得輝煌的燭火相比,那一個人的身影顯得孤單,卻又無比高傲。
  他有點驚慌的想要掩藏起自己的身形,卻在匆忙潛進水裡後才發現,人類,是看不見身為妖精的種族的。
  平靜過後的水面又泛起了波紋,他看著站在甲板上的人。
  隨著夜風飄揚而起的是比月光更為細膩的銀白色,夾雜著一抹與瞳色一樣焰紅的髮絲,映在月色下,顯得迷離。
  僅一瞬間,黑色的眼瞳似乎與紅色的視線互相交錯,即使明白那四目相交的剎那只是錯覺,他仍是不禁屏起了呼息。
  紅色的眼睛裡像是跳動著火焰,沉澱著一絲他不懂的情緒,他想要捕捉那樣子的眼神,卻因為海妖沒有感情,所以不會懂得那鮮紅眼眸裡流轉著情感原來名為寂寞。
  
  
  狂風呼嘯。
  他看著在漩渦下沉沒的船隻,在上一刻仍是隨著樂曲起舞笑聲晏晏的人們在下一刻全部成為了海底的幽魂。
  海面上泛起了一圈一圈的漣漪,還有激烈起伏的水波。
  海妖是無法言語的,所以他們所能夠做的,便是利用著水紋,代替語言傳遞所想要表達的話語。
  看著震動的浪花,他知道,這是他的同族即將前來,要帶領著死亡之人靈魂的訊息。
  
  無數個珍珠白色般透明的靈魂穿越過他的身軀,往更黑暗的海底深處墜落,伴隨著已經失去生命的軀殼。
  但他伸出了手,卻沒有引領著那抹靈魂。
  或許是出於好奇亦或是私心,於是他接住了那一抹泛著幽幽蒼白色的光球。
  
  沒有人知道他藏起了本應前往冥府的魂魄,沒有人知道他藏起了墜入幽暗的靈魂軀殼,他動作的小心翼翼,將人類放置在只屬於他的地方。
  
  人類的無名王子吶……
  那是他給他所喚的名。
  
  他看著躺在床上的青年,緊閉著眼睛,銀白色的長睫毛覆蓋住眼皮底下的鮮豔紅瞳,手指有些不確定地拂上青年的臉,輕輕地勾勒出臉龐的輪廓線條,看著眼前精緻漂亮的容顏,有點不太相信,原來真的這麼輕易,就可以奪去一個人的生命。
  他嘆了一口氣。
  
  與人類不同,海妖的生命無限的趨於永恆,外來的災難浩劫,並不能奪去他們的生命,但是,海妖沒有靈魂,就與他們沒有被賦與感情一樣。每當一個永恆的生命結束,便會像是海上的泡沫一般融於水中,沒有轉世的機會。
  與海妖相比,人類的生命太過短暫,也太過脆弱。
  
  他等了很久很久,想要等到人類王子清醒,想要再一次看見那一雙令他目眩的焰紅色眼睛,想要聽見他說話的聲音,想要再看一次那傲然挺拔、站在月光下的高貴身影。儘管他知道,將人類的軀殼留在這裡無法盼來清醒,但是他仍是不死心地等著。
  
  他等了很久,一直等到他聽見了陸地上的王國敲響了喪鐘。
  
  人類擁有靈魂,而靈魂要與身體的生命連結,才有可能重生。無名王子的靈魂在他墜入海底時,就被海妖收起,然後被放置於身體裡;而生命,卻是在死亡的那一刻就無法重來的了。
  海妖看著面容安詳,就像是沉睡而不是死亡的王子,看了很久很久,手指掠過臉龐的力道就與他的眼神一樣的溫柔,他不知道自己為了什麼這麼執著於這個人類,所以他想要等到人類清醒,以為可以從人類身上知道自己所執著的東西是什麼。
  看著人類像是沉睡的容顏,他低下了頭,吻住了那緊閉而冰涼的唇。
  
  *
  
  他帶著人類,來到了離岸邊最近的地方,看著海流將王子送到了岸上,看著尋聲而來的人驚愕的表情與發現了人之後的狂喜。
  儘管那些人類所說的語言他不懂,但是臉上所表現出來的情緒卻讓他也都可以感覺得到喜悅。
  他看見人類王子睜開了紅色的眼,看見了那人有點茫然不知所措的表情,似乎是在尋找著什麼一樣,然後,他在人群中,隨著人類王子的視線,看到一位有著黑色長髮的人類女性。
  
  
  自從那一天起,他每天都回到將無名王子送到岸上的地方。
  他才知道,原來那人的王宮就是懸崖上,那座輝煌的宮殿。每一天、每一天,只是靜靜地看著那座城堡,手臂揮動著一圈一圈的水波,像是說著什麼話一樣,喃喃地,像是對著自己也像是對著那個人。
  他以為,是因為那一個吻,因為他給了王子他的生命,所以彼此的生命相互連結,而因為生命的連結,所以他才會每天都游到岸邊,只為了就算只有一眼,王子不經意,偶爾停留在他身上的目光。
  
  
  
  『海妖,是沒有靈魂的喔。』
  『為什麼呢?』
  『因為海妖不需要啊……』
  『因為靈魂跟感情一樣,都是容易被束縛住的東西。一旦我們擁有了靈魂與感情,我們就勢必要捨棄我們永恆的生命。』
  『那我們不能夠有重要的人嗎?』
  『如果哪一天,我找到了我想要守護的人呢?』
  『我們的名,就是我們的生命。如果有一天,找到了一生中最重要的人時……』
  『那麼,【  】你就留下你的名吧,表示著你願意與他共享這永恆的生命。』
  
  那時他的年紀還很小,仰著頭,懵懂地問著海妖一族的族長。
  他看著族長淡淡的笑容,還摸摸他的頭,跟他說了很多很多的事情,像是聽故事一樣,所以他沒有發現,在族長的眼中,悄悄閃過的一絲悲傷。
  
  他總會看見王子在滿月的夜,一個人走到陽台邊吹著海風。高傲的紅色眼睛看得很遠很遠,卻也很寂寞很寂寞。
  那樣寂寞的眼神像是針一般扎進他的心。
  他是海妖,是不懂的感情為何物的海妖,但是他看著寂寞的王子卻感到心痛。
  
  『你很寂寞嗎?』
  『你要不要跟我一起玩?』
  『來嘛來嘛、我們可以一起走的。』
  
  海妖揮舞著雙手,用海水寫下他的話語,看著飛濺的水花甚至潑上了沙灘,人類王子仍是無動於衷。
  紅色的眼睛依舊寂寞。
  
  
  
  『吶吶、愛情是什麼?』
  『愛情是人類所擁有的,最珍貴的感情。』
  『那是什麼呢?』
  『一旦擁有了愛情,你便會為了他哭、為了他笑,然後為了他,就算會流淚,也會很幸福很幸福。』
  『海妖會有的嗎?』
  『海妖是不能有愛情的喔,擁有愛情的海妖只會伴隨著一生的悲傷。』
  『為什麼?』
  『一旦付出的情感不被接受,那麼擁有了被列為禁忌的感情的海妖,下場便只有煙消雲散。』
  『你,愛上了誰嗎?』
  
  海妖族長的表情很淡很淡,問出口的話語也是那樣的輕柔,可是這次卻連他都發現了,那樣平靜的面容底下,是濃烈的無法弭平的久遠蒼涼。
  『表哥……』
  看著離自己遠去的身為海妖族長的親人,握緊的拳頭鬆了又握,他還來不及問更多,卻也不敢再問下去。
  
  
  那是個漲潮的月夜。
  仍然是清冷的月光,仍然是他遠遠的望著懸崖上的王宮。
  
  他卻聽到了沙灘上傳來了細微的腳步聲。儘管知道人類看不見自己,他仍是躲在了岩石旁,想要看清是誰在這夜晚的沙灘上走動。
  
  隨著夜風,微微揚起的是銀白色的光華,夾雜著一絲冷冽的紅色,輕盈的腳步踏在沙灘上,仍是留下了一個一個的足印,與髮色相同的焰紅眼眸,逡巡著沙灘,仍是將目光投在最遙遠的彼端,想要捕捉什麼似的目光。
  人類的,無名王子。
  
  「誰在那裡。」
  打破了寂靜月色的是王子冷淡的聲音。
  像是被這樣的聲音嚇到,也或許是因為想要回應他近乎渴望的目光,於是他走出藏身的岩石,藉著月色,他讓對方看見了他。
  「你是誰?」看著眼前有點透明的人影,他開始不確定人影的真實性。而回應他的問話的,卻是人影的笑容。
  
  沒想到再次的見面竟會是在與那天相同的夜晚,儘管對方一定不會記得,他仍是笑的溫柔。
  
  『你在這邊,做什麼?』用著樹枝在沙灘上寫下了他的話語,『晚上的海洋是很危險的。
  皺了皺眉,發現了對方無法言語後,他似乎降低了警戒心。
  「我是來找人的。你是住在這附近的人嗎?」
  『算是吧……你在找誰呢?』
  「我想要找到,當初救了我的那個人……」
  沒有注意到眼前那有點透明的人影突然的顫抖,人類王子兀自開口。
  「如果你是住在附近的人的話,那你知道那個人在哪嗎?」
  『我不知道那人的模樣啊……王子殿下,你知道嗎?』
  
  「……」回應的話語是沉默。在他已經模糊的記憶中,唯一有印象的便是那人宛若星子一般燦亮的黑色眼瞳,還有在那雙眼睛裡,承載了很多很多的溫柔。
  但是這樣的印象無法給人尋找的線索,於是他選擇了沉默。
  
  『連王子殿下都不知道的話,那我怎麼會知道呢?』輕輕笑著,笑容裡有著難以言喻的情緒,當然,人類的王子殿下是不知情的。
  突然的沉默讓空氣似乎凝結了一瞬。
  「我後天就要結婚了,你會過來嗎?」突然轉移的話題讓兩人都有點措手不及,似乎就連發話人也對自己突然說出口的話語感到錯愕。看著那透明的人影也露出了有點驚愕的表情,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有點想笑。
  『……好啊,那你明天可以再來這邊一次嗎?』停頓了一下,仍是用樹枝畫著沙,寫下了這一段話。
  「怎麼了嗎?」有點疑惑,想著對方的動機。
  『是秘密喔……你明天來了就知道。』抿唇一笑,『可以嗎?』又問了一次,他抬起了頭看著眼前的人類王子。
  「好。」
  
  像是被蠱惑了心神,他有點恍惚的答應了對方的邀約,人類又怎麼會懂的在那透明的眼神裡,蘊含的是什麼樣的深刻感情。
  『說好了喔……說好了,就不能夠反悔。』海妖伸出了手指,然後滿意地看著對方勾住小指做了約定。
  他看著人類王子離去的背影,想著他看著自己時那雙紅色的眼睛。
  
  『吶、如果是我的話,能不能夠讓你不再那麼的寂寞呢……』
  『無名的人類王子哪……將要與你結婚的會是怎樣的女孩?』
  
  他的身影又回到了海水中,靜靜的,與水色夜色相融。
  胸口漲滿了陌生的情緒,手放在心臟的位置,那裡很痛很痛,痛到他緊皺著眉,也無法將那股空虛與悵然給驅除。
  海妖是不會有感情的,所以他也不會懂得,這樣椎心刺骨的悲傷交織著盼望,原來名為愛情。
  
  他就這樣看著懸崖上的皇宮,就這樣看著那一抹銀白色的身影,一整夜。
  
  
  
  海水漲到了最高的高度,滿潮,今天是滿月的夜晚。
  人類王子依約前來。
  
  『謝謝你,有記得。』
  王子看著眼前的人影,不曉得是不是錯覺,總感覺那一抹身影,似乎更透明了。
  「答應你的,我就不會忘記。」
  『伸出手。』他指了指人類的手掌,示意要他伸出來。而人類儘管疑惑,仍是將手掌伸到了對方面前。
  『送給你。』不用樹枝,將人類王子的手掌當成沙,他用食指書寫著這一段話。
  「這是……?」感覺到手上似乎握著什麼冰涼的東西,他下意識的便想要張開手掌。
  『回去再看……就當成是我送給新娘的禮物。』小小的手掌包覆著對方的拳頭,像是叮囑著對方要好好收著這東西一樣。
  『我一直忘記問你……』
  「嗯?」
  『如果你找到了那個人,王子殿下想對他說什麼嗎?』
  他抬起了眼,靜靜地看著眼前的人類。
  「如果、如果找到他的話………」
  「如果我有找到他的話……」
  
  潮水被潑擊而濺上沙灘,抹去了他們曾經踏足過的痕跡。
  
  他終究沒有等到對方說出口,看著對方沉吟了許久就是沒有說出話的唇,他只是輕輕笑著,然後看著從宮殿中出來找尋王子的人將王子帶回。
  他笑著揮手,笑著看著對方離去的背影,笑著,任漲滿胸口的痛楚將自己的笑容撕碎。
  他與他約定了,明天,至少,可以再見他一面。
  
  他又聽見了鐘聲,聽見了樂器悠揚,來自王國裡的教堂。
  他離開了海水,走到了陸地上。
  
  灼熱的空氣與街道上滾燙的石板讓他幾乎無法行走,他是生活在海洋裡的妖精,本來就不具備了行走的能力。
  每走一步,便是宛如火焰般的熾熱在灼燒著他。
  
  『因為,已經約定好了喔……』
  所以不管有多麼的痛,就算那樣子的痛楚撕扯著他的心肺,他仍是一步步緩慢的向前。
  
  他已經可以聽見教堂的鐘聲近在眼前,可以看到那一抹白色的挺拔身影,可以看到他銀色的長髮被綁起,在日光下閃動著微微的光澤。
  他看見了他的身旁,站著一位人類女性,正挽著王子的手,是他的新娘。
  
  他可以感覺到了胸口滿溢出的疼痛幾乎將他淹沒,卻又看著對方的背影而毫無來由的感到快樂。
  似乎有某種冰涼的液體滑落在他的臉頰,滴落在他的手上,舔去了那一滴水珠,是比海水還要苦澀的鹹味。
  海妖是沒有感情的,沒有感情,便不會懂得流淚。
  他還記得族長跟他說的這一句話。
  
  『你知道嗎?海妖的眼淚,永恆的一生中只會為了一個人流下,第一次也會是最後一次的眼淚。』
  『眼淚會凝結成珍珠,會是比滿月還要更漂亮的寶石。』
  『如果哪天,你為了一個人而流淚,那麼,你一定是找到了你最重要的、寧願捨棄了永生也要守護的人。』
  他還記得,族長表哥說的最後一句話。
  『我們把海妖的眼淚,名為幸福。』
  
  『吶吶……無名的人類王子啊……你現在,不會寂寞了,對不對?』
  嘴角的那一抹弧度,很淺很淡,儘管眼中滑落的淚水已經模糊掉他的視覺,眼前的那白色背影卻仍如此清晰,甚至可以看見對方嘴角同樣也噙著笑意。
  悲傷的透明嘆息溢出了他的嘴角,帶著祝福。
  『吶、再見了喔……無名的人類王子……』
  
  
  
  像是聽見了誰在你的耳邊呢喃,那樣溫柔的眼神與話語都熟悉得讓你心痛,你的眼光瞄到了在一個無人注意的角落,似乎看見了一個黑髮黑瞳的身影在對你微笑。
  黑色的眼睛比墨色更為深邃卻又盈滿了夜空的星輝,唇邊的微笑總是很輕柔的只為你一個人而綻放,像是在寶藍色,海水一般的夢境中,曾經你在無數個日夜中不停找尋的人影。
  就像是在那兩個夢境一般的月夜中,透明的少年。
  
  手上交換的戒指你珍而重之的套進新娘的無名指。
  水藍色的石子透著晶瑩的光華,流轉著海水的溫婉顏色。
  似乎在石子的中間,被鏤刻著一個微小的文字,彷彿來自妖精國度的紋路細細地描繪出一個圖案。
  
  漾
  
  誰的名已無從得知,當王子的目光再次轉到那角落時,那個身影早就消失,像是方才的一瞬是個幻覺。
  而直到最後都沒有人發現,在那個角落中,曾經遺落了一地的,碎了滿地的珍珠。
  
  *
  
  永遠都不會忘記的啊,第一次見到時的樣子。
  那一天,很靜很靜,寶藍色的海洋沒有泛起波浪,就連天空中的星子都忘記了閃爍。
  那一個人出現在自己的視線中,有點慌張、有點匆忙,很可愛的樣子。
  記得那天是個飄盪著薄霧的夜晚,在迷濛的視線中,卻能清楚看到,他的黑色眼睛裡,沉澱了夜空中,所有星星的顏色,與自己鮮紅如火焰般的張狂眼眸不同,他的眼睛裡有著很多很多的溫柔,比夜晚的風還要更輕柔。
  吶、直到最後,他仍是不知道他的名,仍是沒有對他說。
   ──你知道嗎?其實你很像在那個寶藍色海水一般的夢境中,將生命給了我的妖精。
  
  *
  
  銀河灣,那是人們給這片海洋所取下的名字。
  像是盈滿著夜空中星子的光華,一點一點閃動的波光像是海中的妖精揮舞著他們的魔法,靛藍色的海洋棲息著許多美麗的神話。
  
  吟遊詩人在他的故事裡寫下了這樣的一個傳說。
  
  傳說吶、在漲潮的滿月夜晚,銀河灣中的神靈會輕聲歌唱,引領著迷途的旅人走回他的家。
  傳說吶、在漲潮的滿月夜晚,銀河灣中的神靈會輕聲的歌唱。
  低低的、慢慢的、溫柔的。
  唱著祂的愛情,唱著祂永遠無法實現的願望。
  
  FI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曜希 的頭像
曜希

未央歌

曜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雲想
  • 大大我很喜歡這篇文喔~
    文筆很棒很漂亮
    其實我不愛悲文
    但這篇文或許可名為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