鎮命歌
    
    從那天起,你真的就沒有見過少年了。
    他將自己鎖在房內,就連三餐也都是差遣別人送過去給他。
    
    偶爾聽見別人傳回來的話,也都是要他不要過去打擾他的話語。
    
    你當然也曾偷偷地走到少年所待著的院落,妄想透過打開的窗櫺窺探一二,但是除了看見一個坐在桌前的纖細身影外,其餘的你無從得知。
    你就這樣看著少年。儘管只是背影,但卻可以由那彷彿振筆急書的動作去想像出他正在努力地為你做一些什麼,甚至可以想像得到,少年嘴角噙著的那一抹溫暖的笑容。
    
    你耐心地等著,不過是一個月的時間,很快就會過去。
    
    下弦月,上弦月,盈虧之間,已經到了滿月之夜。
    
    紅色的燭火搖曳著喜慶的色彩,那樣喧囂著熱鬧與平安的絲竹一聲一聲地飄蕩在你的腦海裡。
    今夜,你將迎娶伴你一生的新娘。
    
    *
    
    在夜晚來臨前,你曾經離開過你所待著的院落,走到了前廳待在不起眼的角落,四處找著,大廳雜沓的人群中,沒有人注意到你,而你所找的那個人,也不在這裡。
    
    眼眸所盡處,皆懸掛著大紅色的綢緞,張揚著今晚即將來臨的慶祝。
    
    平順的呼吸似乎有點走調了,你的手扶著牆,想要穩住自己搖搖欲墜的步伐。
    
    薰香般的空氣甜膩地讓你的呼息紊亂,這令人窒息的喜慶氛圍你無法再多待下一秒,於是你悄悄離開了熱鬧的人群,獨自一人回到你的小屋中。
    天色已經暗了。
    冰涼的夜風似乎有助於你釐清混亂思考與情緒,你靈敏地躍上了屋頂,躺了下來。
    
    風捲起了枯萎的落葉,冬季蕭瑟的寒風似乎帶著你又回到了從前樓蘭的寒凍。
    你似乎漸漸想起來了啊。
    那些一直盤旋在你腦中的,關於過往的回憶。
    
    抬頭看著夜空,與樓蘭不同。這裡的星子彷彿離你好遙遠,不是那璀璨而幾乎觸手可及的距離,就連那本該耀眼的燦爛似乎也都黯淡了下來。
    
    舉起了手,妄想能夠攬住那滿夜的星輝,像是很久以前你與誰也曾經一同仰望過這樣的蒼穹。
    
    你漸漸地想起來了。
    或許該說,你從來就沒有忘過。
    
    『等我回來,我帶你一起走。』
    逐漸泛黃的過去中,唯有那一天的記憶鮮明地恍如昨日。
    那天的他輕輕拍著你的頭,唇邊帶著清淺地笑容給了你承諾,於是那句話成了你的執著,而你便開始守候。
    
    一天一天,一年一年,你忘記了你等過了多少歲月,忘記過了幾個百年。
    你忘記了,那個給予你承諾的人,不過是個人類。
    
    手指解開了他替你綁在髮上的絲帶,你的髮便在冷冽的寒風中狂亂的散開,墨黑色的長髮映著淒冷的滿月,在目光的盡頭,你似乎看見了從前的畫面。
    
    
    閉上了眼。
    銀白的顏色瞬間佔據了你所有視覺,強風刮過了你的肌膚,劃成了一道道的血痕。無邊的雪地中,空蕩地只餘下你一人。
    你被你的同族所拋棄,只因你該是潔白的雪狐,然而,你卻擁有著比墨色還更深沉的黑,濃烈的黑色就好比你滴落在雪地上鮮豔的血色一樣顯眼。
    過於不祥的顏色讓你在被同族排斥之後,受到了放逐,直到最後孤零零的一人在雪原徘徊。
    不記得你在白色近乎虛無的地方到底走了多久,但是你還記得,在你倒下前,你曾經看見。
    
    在蒼茫的銀色裡,你看見了一朵似是燃燒著火焰的紅蓮。
    
    你的過去定格在相遇時的畫面,然後開始慢慢向前。
    夜風冰冷地劃過你的臉,將你從回憶裡拉回,而你睜開了眼。
    嘴角噙著微笑,悲哀而決絕。
    
    那句等不到的話成了你的執念,經過千百年,憑藉著你對他的信任與思念,終成了妖魅。
    
    主廳中那喜慶的絲竹你聽不見,火光似也照不到這個邊角的庭園。
    你等待的那個人即將在今夜迎娶他所選擇伴他一生的人。
    
    那大紅色的衣袍下面會是一張怎樣的容顏?
    你想著,腳步卻彷彿凍結。
    
    蒼涼的琵琶音色從遙遠地風中悠悠地傳來,淒厲地迸裂了拉緊的弦。
    
    夢已經到了最後了,總是該醒了。
    騙自己騙了那麼久,也早就該看清楚了。
    
    樓蘭曾經雄偉的城牆也早就傾塌成了殘壁斷垣,那曾經豐饒的孔雀河也早就乾枯地不剩一滴泉水。
    人心,又豈能經過了千百年流轉而仍不改變。
    
    夢裡不斷輪迴著的是你對於過去仍然眷戀的風景。
    他的掌心輕輕撫觸著你的頭時,那樣子的溫度,你還記得的那麼清楚,儘管當時,你只是一隻幼小的狐狸。
    
    『你沒有名字嗎?』
    『那我幫你取一個名字。』
    『漾。』
    『因為你的黑色眼睛很漂亮,有著孔雀河一般靛藍近墨的顏色。』
    
    他看著你時的目光,是那樣子的溫柔。
    你還記得的那麼清楚,他為你取名字時,唇邊勾起的輕淺弧度。
    就是這樣的執念,你等他等了千百年。
    
    太早遇見了颯彌亞,太晚遇見了冰炎。
    
    錯身而過的緣分橫亙了千百年,而在你驀然回首時,歲月裡曾經紅豔的花朵散成了蒼蒼的蒹葭,像在嘲笑著過往那漫長等待的虛假。
    
    風又開始刮了。
    
    這裡的冬天,比起樓蘭還要溫暖了許多。
    可是,樓蘭的冬天,即便風雪覆蓋了你的視覺,但再冷你也不怕,因為在過去,總會有一個緊緊抱著你的人。
    而現在,已經沒有人會為你取暖了。
    
    這裡的風,沒有樓蘭的冷冽。
    這裡的夜,沒有樓蘭的燦爛。
    這裡的他,已經不再是你等待的人。
    
    你的眼光透過了冬夜,似乎看得見樓蘭的漫漫黃沙。
    你總是等著那風停,只要等到風停,止息了揚起的塵沙,你便可以看見在另一端對著你招手遙遙呼喊的人。
    
    然後風停了。
    
    目光盡頭,你看見的是他穿著他大紅色的衣袍,執起了另一人的手。
    熟悉的眼瞳裡,你不再只是他唯一所注視的人。
    
    眼框裡,又開始蔓延的溫度灼熱著你的視線。
    
    『如果有一天,我可以跟你一起回到你所惦記著的故鄉樓蘭,那就好了。』
    
    他總是輕易地說出能讓你傻傻等候的話語。
    
    那一句等我回來、這一句跟著你走。
    
    但是已經不可能了,冰炎。
    
    當你流盡了最後一滴眼淚時,你終於喊出了他的名字。
    
    伴隨著你溢在唇角,那一抹苦澀的弧度。
    
    
    *
    
    你再沒有看見過他,在你攜著新娘的手來到他的房間時,你只看見了被收拾的乾淨整齊的房間。
    你找遍了他所有能去的地方。
    
    他所居住的院落、他最喜歡躲著你好讓你去找他的花園、他最喜歡徘徊留連的街上小吃攤、他最喜歡跟著你一起散步的河畔。
    
    你沒有發現他的身影。
    
    他所居住的房裡,收拾的過於乾淨,乾淨到不像有人生活過的痕跡。
    
    你曾在他消失的那幾天,發狂似地到處找尋,就連你的新娘也曾經問過你如此執著尋找的人是誰,而你沒有回答。
    
    因為你始終不知道他在你心裡,存在的是怎麼樣的地位。
    
    
    你找他找了一天、一個星期、一個月,找了半年、找了一年。
    
    直到他曾經存在過的痕跡也隨著消失而漸漸變的模糊不清,甚至連你都開始懷疑當初的相遇只是一場夢境。
    於是你終於停止了你的腳步,駐足在這他曾經居住過的房間前。
    木門被你推開,你坐在床沿。
    
    從相遇相識直到分別,你赫然發現,你對他懂得,竟然是稀少的可憐。
    縱使知道了他的名、他的故鄉來自何方,但每當你回想起他,總是模糊的一片灰色記憶。
    
    『我找到你了。』
    『颯彌亞。』
    『你忘記了嗎?』
    『我會幫你準備一個禮物。』
    
    在逐漸倒轉而轉成模糊的記憶裡,突然浮現了他對你說過的,最後一句話。
    
    沒有關上的窗吹來了風,風裡有著你陌生的氣息。
    像是夾帶著幽遠的思念還有未盡的緣,吹來你不明所以的懷念。
    
    而在你感覺到手上的觸感時,你睜開了雙眼。
    
    那是一幅畫軸,在你第一次與他見面時,你曾經看見他寶貝地護在懷中。
    
    你攤開了手上的畫軸,端詳著畫帛上面的圖案。
    你想起了他曾經像是秘密一般,對著你輕聲說著的耳語。
    
    ──這是颯彌亞送我的喔。
    ──所以我把它再還給你。
    
    攤開的畫軸有兩幅。一幅有著古老的滄桑,枯朽的紙張裡有著歲月的顏色。
    那是一幅描繪著樓蘭白雪皚皚的景色,飄揚的雪花精緻地彷彿連凍人的溫度都被畫出,而在雪原的中央,細細地描繪出一隻嬌小地黑色狐狸。與著背景格格不入的色彩卻有種異樣地融洽,黑色的眼睛你像是曾經在哪裡見過一樣的,印象深刻。
    
    而在這幅畫的旁邊,遺有另外一幅。
    相比之下,明顯看得出這是最近才完成的作品。
    畫裡有著樓蘭黃沙大漠,有著曾經雄偉而現已衰頹的城牆,有著流轉著寶藍顏色的河畔。而在畫的右下角,有著一個人。
    儘管只是在這樣毫不起眼的角落,你卻看著那個人影,久久沒有移開眼神,指尖似乎還能碰到畫捲上濕潤的筆痕。
    銀色的髮,夾雜著豔紅的線條,縱使臉孔的部分像是被水氣暈開了一樣導致有點看不輕,但你能確定,這是你的面容。
    
    在畫布的最邊角,書寫了一行陌生的文字。理應看不懂的你卻明白了寫在上頭的語言。
    
    ──吶、吶,冰炎,你知道嗎?你的名字,在古樓蘭語裡面是
    ──颯彌亞
    
    *FIN
    

創作者介紹

未央歌

曜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