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
  
  
  其實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會在這裡。
  
  腦袋暈暈鈍鈍還昏昏沉沉的,勉強打起精神,用力地晃了一下頭還拍了一下臉頰,我才發現我竟然連一分鐘前的事情都已經不記得了。
  發生了什麼事、這裡是哪裡、我為什麼在這裡?
  
  這裡不是學院、不是我台中的家、不是曾經的旅行中的任何一個地方。
  等那陣暈眩慢慢散去神智也逐漸清明後,我撐著膝蓋站起了身,放眼忘去只有一片空蕩的平原,在紅色的夕照之下,這裡處處生長著黑色的蔓草,漫延著帶有鐵鏽氣息的黃沙。
  
  啊、對了。按這場景這情況來說的話,我應該就是死了吧?
  靈魂撕裂加上力量被強制剝奪,然後術法反噬,後來,我就死了吧?
  看了看身體,舊有的傷口與疤痕沒有看見,動了動手腳,也還完善如初,看來死亡並不會連著生前的模樣一起轉移。我原本還以為死亡會很難受的,但是現在、好像也還好?
  
  總算還記得自己已經死了,而當我想逐漸回想一些事情時,卻是一陣無來由的頭痛欲裂,像是有什麼東西要撕裂著我的頭殼一樣的劇痛。
  
  「來一碗湯吧?」
  正當我抱著頭,痛到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時候,縹緲的聲音從我身後響起。伴隨著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吹起的風,有點沙啞、有點恍惚,像是隔著面紗,在很遠很遠的地方。
  「年輕的人類,來一碗湯吧?」
  這次這聲音近了點,依稀可以分辨得出,是個女生的聲音。
  
  然後我轉過了頭。
  
  在漫天的風沙飛舞之下,那個人的衣袖也隨之飛揚,被面紗遮住了大半的臉孔,只能看見露出一條細縫的眼睛。
  搭配上這個人、現在的場景、還有四周隱隱傳來的嘆息聲,我似乎可以判斷出這個地方到底是哪裡了。
  其實這畫面很熟悉,在故事中卻會常常提到;就算我從來不曾來過這裡,但是也一定有聽過這個地方。每本書上對於這地方的描寫幾乎大同小異,而對於在我眼前的這人的故事,更是廣為流傳在原世界的古老神話中。
  
  「喝一碗湯吧,年輕的人類。」
  直順的烏亮黑髮沒有簪起垂落至地,她勾起了一抹很漂亮的微笑。
  月牙白色的長袍上明明沒有任何裝飾,卻在她的舉手投足間露出了幾筆艷紅的顏色。
  「喝一碗湯吧。」
  倒落了一碗液體至她身前那口黑色的釜裡,瞬間又是舀起了另一瓢看似透明無色的湯汁。
  釜底沒有火,卻不停地泛起陣陣的白煙,朦朧了她的臉。
  
  「喝一碗湯吧?」
  這次,白皙的手遞到我的眼前,似乎不容我拒絕。
  我猶豫了很久,只是盯著眼前的人,然後看著她裹在面紗下的嘴唇似乎動了動……
  
  
  「我靠你到底喝不喝、我一直拿著手會痠啊!」
  
  
  ……
  ……
  
  
  相對兩無言大概就是我現在的處境吧。
  
  我被罵了、我居然被罵了、居然是被孟婆罵了!!!!!!
  這個孟婆會罵人的事實傳回原世界大概那些傳說神話全部都要重寫了,不是說孟婆和藹可親像是你家的阿嬤一樣會用著乖孫喔來喝湯喔小心會燙,的那種表情和語調嘛!!!
  到底是誰說孟婆慈祥和藹的叫他給我出來跟我下跪!!!!
  
  我拍著猛然間被一個應該是傳說中的人物痛罵而劇烈起伏的心口,雖然我人應該是死了到底有沒有心跳其實也還有待商榷,但總之就是我還沒回過神來。
  
  「小朋友你也行行好幫幫忙,不要塞在這裡,快點喝一喝後面還有人在排隊欸……」大概也是不想看著我一個人蠢蠢地發呆,眼前的女、孟婆甩著勺子還一臉很不耐煩地看著我,另一隻手的食指還往我的身後勾了一下,然後我就猛然被擠了出去了。
  在珍珠白的形體觸碰到我的同時,我被往後震出了一大步。
  看著那半透明的形體,我困惑了。
  
  一般來說幽靈不是會直接從我身上穿過去嗎??為什麼力量還可以大到撞過我!!!
  
  
  「喂、那邊的人類,別發呆,要喝就快喝,不要浪費我的時間。」即使忙著舀湯給其他的靈魂,孟婆還是有空閒管到我這個渺小的人類。
  「這個喝下去、就會全部都忘記了對不對……」我的手還捧著那一個瓷碗,看著眼前的碗裡,澄澈到可以看見碗底像是白開水一樣的液體還浮動著一點一點的螢光,我嚥了口口水。
  「當然、無效退費喔♥」語尾貌似還加了一個愛心,我猛地打了個冷顫。
  「那……那、那我不要喝。」立刻把碗遞了回去,我對著孟婆說著。
  好像、在我剛來到這裡時,我腦中似乎還有著誰的影子,感覺起來像是很重要很重要,所以我不想要忘記。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
  
  ……
  ……
  
  然後我們又是一陣沉默。
  「年輕的人類,你是來鬧場的嗎?」孟婆瞇起了眼睛,沒有蛇眼的魅惑也沒有獸眼的凌厲,但是她的眼睛黑的像是沒有感情一樣,很冰很冷。
  「你的力量很強大,強大到可以身處冥界仍然維持住你人類的形體。」手放下了勺子,匡噹一聲在碰觸到釜口時發出了沉重的鈍聲,她走到我的面前。
  「但這並不代表你有任何的特權可以選擇不要遺忘。」
  「你現在只有兩個選擇,一是喝下然後遺忘接著前往你該去的地方,或是是第二個,魂飛魄散直達地獄永不超生。」孟婆淡淡地說著。「沒有特例。」
  
  靠這根本不是選擇這是脅迫我要抗議!
  
  「抗議無效。」完全看穿我的想法的孟婆只是冷冷地看著我。
  「年輕的人類,把你手上的湯喝下去吧。」嘴唇又輕輕地動著,這次的語調似乎有哪裡變的不一樣了,柔柔的細細的,像是催眠一般地讓人感到安心。
  「把以前的事情全忘了不好嗎?你即將迎接新生。」手掌輕輕捧著我的臉,覆蓋著紗巾的面容下,我看見她的眼睛裡面沒有我的倒影。
  她說的話很輕很輕,不像是威脅也不是命令,但是卻不由自主的讓人在她說出口的話語中沉淪,進而接受。
  好像、全部忘記也沒什麼不好?
  如果記不起來的話,就表示那些事情不重要吧?
  
  像是被蠱惑了一般,於是我緩緩地把手抬起,捧著碗,靠近自己的唇。
  
  
   「你、給、我、慢、著!!!!!!!」
  
  
  在我的唇已經接觸到冰涼的碗緣時,伴隨著一聲由上至下的大喊,我的手先是一痛,還來不及多做反應,瞬間只看見一個長條型的物品往我的手擊來,接著碗就狠狠地被打飛了。
  透明無色的湯汁用慢動作在半空中劃成了一道飄散著光點的弧線,接著滴落在地面時突然轉成了如血一般的濃豔。
  ……那碗湯不會有毒吧?
  
  我無言地看著瓷碗匡啷一聲掉在地上,神奇的是沒有破掉也沒有裂開一條縫,碗的邊緣還流淌著一滴滴濃稠的紅色。
  而在碗的旁邊,一把白色的紙扇插在石頭裡,幾乎整支沒入石頭,只剩下一些些的扇柄露出在地面上。
  那應該是鐵扇不是紙扇吧……?
  而正當我正一臉驚恐地研究那把扇子時……
  
  「呀、小孟孟~~我們好久不見了~~~♥」
  
  某種龐大的物體從天而降,刮起了一陣帶有微微香氣的風,然後一大團白色的布料就在我的眼前散開,擋住了我第一秒的視線,在視線被遮蔽的情況下,這聲音還有語氣怎麼那樣該死的熟悉?
  
  「怎麼又是你!!」
  噢、這個聲音我就知道了,是那個孟婆的聲音。
  不過比起那個突然掉下來的人的聲音,孟婆的語氣好像感覺很……嫌棄跟厭惡?
  
  「欸欸沒禮貌,也不想想我們多久沒見了,小孟孟你怎麼這樣不念舊情啊?」
  「少廢話,你每次來我就準倒霉,這次你又是幹了什麼事情了?」
  「小孟孟這樣說很傷心呢……人家我這次來可是有正事的唷~」
  
  看著她們,我只是靜靜地聽著她們的對話,或許更有可能的是另一個人的自說自話,然後突然地,在她們的談話似乎到了一個頓點時,我看見那一大團白色的布料猛地往旁邊移開,衣服的主人轉頭看向我,是一張陌生的漂亮臉孔,接著一個響指,將我從恍神中拉回來。
  「漾漾小朋友,還記得我嗎?」
  
  噢……
  ……我想起來了。
  「扇董事……」
  
  「很好,這樣子講話就方便多了。」得意地勾起了微笑,還有點挑釁似地往孟婆的方向看了一眼。
  「扇!!你在搞什麼!!這裡可是冥界欸!!!」我看著眼前的孟婆氣極敗壞地對著扇董事大罵著,然後想起其實原世界與守世界是互相關聯,接著突然有一種一日生為火星人終生身為火星人生為火星人死為火星鬼的悲痛感。
  看著明顯與扇董事認識很久的孟婆,難道我連死後都不得安寧嗎?
  
  「為什麼……扇董事會在這裡?」捂著額,有點疲倦地打斷她們已經開始轉變成無意義爭吵的談話,我成功地把扇董事的注意力轉移到我身上。
  「她要你維持住你的形體與記憶在冥界裡生活。」但回答我的卻是孟婆。
  「咦咦!!?為什麼?」什麼時候說的為什麼我剛剛都沒聽到!!
  「扇,妳應該是知道的,冥界與無殿相同,處於三界之外。」沒有繼續回答我的問題,反而是將頭轉往扇董事的方向。
  「我當然是知道的啊~」手裡拿著不知道什麼時候從地面上拔出來的扇子,「不過就是支付一些代價嘛~」扇董事笑的溫良無害。
  「等等、扇董事,這是怎麼一回事?」我越聽越不懂,應該說,從我記起來眼前這個人是扇董事之後,話題就開始朝了一個莫名奇妙的方向前進了。
  「就是啊,總之就是妖師一族支付代價給無殿,要求無殿與冥界接觸,然後保有褚冥漾人類時的形體與記憶,直到下一次的輪迴。」
  
  「蛤?」
  「妳說什麼!」
  
  這兩句是我跟孟婆同時間喊出來的,我們兩個都是一臉的莫名奇妙,孟婆臉上還多了一種名為驚愕還是不敢置信的表情。
  
  「漾漾小朋友,你到了這裡之後是不是很多事情都想不起來了呢?」扇董事看向我,然後我點點頭。
  「只要死者一踏上這裡,不管有沒有喝下那碗湯,都會漸漸地忘記一些事情。孟婆湯只是加快了遺忘的速度,讓你可以繼續順利而無牽掛地踏上來生的旅程。」扇董事對我解釋著。
  難怪我就想說我怎麼會把扇董事這號人物給忘記?
  「慢著扇,妖師一族並沒有付出代價給冥界,契約這樣是不成立的。」皺起眉,揚起手阻止了扇董事還打算繼續解釋下去的話語。
  我看著孟婆不開心地責備著扇董事。
  「我知道。」又繼續揮動著那把紙扇,藍色的髮絲飄揚在這片黑紅的景色裡,突兀地有些刺眼。
  扇董事笑得更開心了。
  「剩下的代價,缺少的、不夠的,就由無殿來支付吧。」啪的一聲,紙扇被收起,在扇子收攏之間帶動的些微氣流竟隨著扇董事的手勢轉而化成了一隻一隻金色的蝴蝶。
  翩翩飛舞在她與孟婆之間。
  「無殿支付代價給予冥界,要求冥界保有褚冥漾的人類形體與記憶。」
  
  我又繼續傻住了。
  
  「咦!?為什麼??」似乎連孟婆又被驚嚇到了一次,所以先回過神的我驚慌地問著。
  為什麼平凡渺小如我還會要動用到無殿的要求?
  
  「你現在這樣很多事情都記不完全,要跟你解釋也很麻煩……」
  「喂、小孟孟,你怎麼說?」轉過了身,厚重的華麗衣服還差點打到我,扇董事看著現在還在呆滯中的孟婆。
  
  「……」金色的蝴蝶靜靜地在孟婆的四周盤旋飛舞,拍動著翅膀時而灑落著燦亮的金色燐粉,像是也在等著她的回答。
  然後她嘆了一口氣。
  「我就知道妳一跑過來就準沒好事……算了……剩下的也不關我的事了……」低聲說著,然後孟婆揮起了手,甩動著寬寬的衣袖將那些金色的蝴蝶收攬進衣擺,剎那間,那些蝴蝶又像是被重新賦予了生命一樣,繡成了孟婆白色衣擺上的圖案。
  
  「冥界已經確實收到了無殿付出的代價。」
  
  
  「這樣就好辦事多了。」轉過了身,扇董事的手指點在我的額頭上,凝起了一個金色的圓形光球。然後她將那個光球推進我的額頭裡。
  「你現在回想看看,事情都記起來了嗎?」手心在我的面前晃了一下,像是確定。
  「嗯……」就像是錄影帶倒帶播放一樣,我想起了我還……呃?活著的時後的事情。
  「很好。」手環在胸前,扇董事看起來似乎很滿意。
  「所以……為什麼?」
  為什麼要讓我保留住這些東西?而又是誰付出了相當的代價?
  我等著扇董事給我的回答。
  
  手交叉背著放在身後,扇董事在我身邊緩緩地走動,然後像是說故事一樣地開了口。
  「妖師一族,其中以首領白陵然以及後天能力繼承者褚冥玥為首,付出了金錢代價要求無殿保留住你的身體與記憶。」頓了一下,像是想著應該要怎麼跟我解釋我死亡後所發生的事情,扇董事微微皺起了眉。
  「其實中間有很多的細節都是無殿與各界所簽訂的契約,跟你說也沒什麼用。反正就是……」
  「除了妖師一族,另外還有雪野與藥師寺家、鳳凰族、狩人族、冰牙一族、焰之谷,同樣找上了無殿。」
  「至於為什麼,我想漾漾小朋友你應該也很明白,總之也跟我家小鬼脫不了關係就是。」
  
  「漾漾小朋友,知道嘛,其實啊、你很幸福喔……」扇董事開心地笑著,本來就年輕的臉龐看起來更稚氣了。
  
  而我只是愣愣地聽著,然後想哭。
  從扇董事那邊接受的屬於我的記憶漸漸讓我想起了很多很多關於他們的事情。然後才開始感受到原來沒有了他們的世界會是這樣的空洞與死寂。
  沒有了他的世界竟會是這樣的冰冷與絕望。
  
  「各族付出的代價遠大於他們的要求,所以才能夠動到無殿讓我們得以干涉冥界的事情。不然時間的告密者早就出來阻撓了呢。」溢出唇角的輕聲笑意,似乎對這一切感到不以為然。
  
  「所以我現在?」可以不用喝湯然後過橋去投胎就是?
  
  「欸欸慢著,扇,就這樣把人帶回去太無聊了。」瞄向了旁邊被忽略掉的孟婆,她一臉老娘我豁出去了要玩就玩大一點的感覺,接著出聲阻止了扇董事可能本來打算跟我繼續解釋下去的動作。
  然後我默默地往後退了一步。
  
  「我就知道,這麼久了你這習慣還是沒有改。」語氣像是抱怨,但是表情顯然樂得跟孟婆同流合污的扇董事又蹦蹦跳跳地走到了孟婆的面前。
  「真不枉我們這麼久的交情。」
  
  看著她們在一旁低聲耳語商量著一些事情,我已經有種像是待宰羔羊等等就會被賣掉還要幫別人算錢的覺悟了。
  
  「所以……」
  
  談話像是告了一段落,孟婆轉過身來。
  
  「漾漾小朋友,借我個五百年吧。」扇董事笑得燦爛。
  
  「蛤?」要被門輾嗎?原來我要賣給門軌啊?
  「神經病我才不缺被門輾的惡靈。」立刻就看出了我在想什麼,然後扇柄輕輕地敲了一下我的頭。
  
  所以我是後補嗎……?
  也不能怪我突然想到這個,扇董事一下子就跳到十萬八千里距離外的話題不是我這個小小小人類可以跟得上的速度。
  
  「年輕的人類,留在這邊陪我五百年吧。」直接打斷我腦內開始暴走的思考,孟婆看著我,笑容的弧度簡直跟扇董事一樣燦爛。
  「你就算保留著你人類的樣貌與記憶而輪迴,終究仍是人類。」
  「我們來賭一把吧。」
  
  「蛤?」我想這個單字最能表達我到冥界來的心情了吧。
  
  「孟她最喜歡跟人打賭了。」拍了拍我的肩膀,扇董事用著悲天憫人的表情看著我。那種發自內心的憐憫從扇董事的臉上表現出來我覺得我彷彿開始無聲地尖叫。
  「我是孟婆,掌管著人類的記憶與輪迴。」絲毫不把我臉上精采萬分的表情變化看在眼裡,孟婆只是舉起了一隻手,用著像是在自我介紹般的動作在胸前劃了一個圓弧。
  我看著那樣的圓弧在孟婆的手劃過的同時,燃起了紅艷的火焰,像是花蕾的形狀,含苞待放。
  
  「年輕的人類,跟我賭一把吧?如何?」火焰化成的紅花在孟婆的周圍形成了一個圓,透過了火焰花的中心,她的視線對上了我,濃黑色的眼睛裡彷彿沉澱著最古老的星星。
  
  「與我賭一次轉生的機會。」
  
  *TBC

創作者介紹

未央歌

曜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