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基本上為備份文章以及公告日常的BLOG。

COS相關的照片皆放在:http://album.blog.yam.com/theyuting

【主要】
特殊傳說:冰漾
盜墓筆記:瓶邪、花邪、黑癢
古劍奇譚:越蘇、雲紫、沈謝
全職高手:正副隊長組、傘修

其實應該算是無雷

【刊物】
Prisoner of Love /冰漾/特傳合本
雲語月晞/長安幻夜合本
冰公閃案、冰公春案/特傳合本
愛x無限大/特傳合本
相對論/特傳合本
未央歌/特傳個人本
無缺/特傳合本
花想容/盜墓筆記個人本
魂歸/古劍奇譚個人本
愛上壞壞牛郎/仙四、古劍合本
一世長安/古劍奇譚合本
不見不散/特傳合本
天為誰春/盜墓筆記個人本
黃梁/古劍奇譚個人本
當時只道是尋常/仙四個人本
桃源/古劍奇譚二個人本


未來出本計畫變動中,宣傳可見噗浪

狼變

◎好久沒寫特傳了一寫就是這種OOC我也是醉了

◎看完最新一集之後的感想只剩下想看變成狼的學長,我對他果然還是真愛

◎這個狼就是這個狼,會放在discovery的那種,不是會放在社會版上的色狼的狼

◎對了可能會有一點點點捏到還沒看最新一集的人,請斟酌

 

 

那是一個很悠閒的夏日夜晚。

徐徐的微風透過沒有關得緊密的窗戶吹了進來,撩起了白色窗簾,也送進了外頭那些無名花卉的香氣。

褚冥漾懶懶地趴在沙發上,懷裡抱著一顆抱枕,另一隻手正拿著遙控器隨意地轉著電視上的節目。

他打了一個哈欠,這幾天接了個任務才剛回到學院裡,本來還不怎麼想睡的,卻在洗了個熱水澡後突然有睏意捲來,調整了一下坐姿讓自己更加陷入綿軟的沙發裡,似乎打算就這樣睡過去。

還在轉著頻道的手突然停了下來,聽著電視裡傳來的熟悉旁白聲,褚冥漾揉了揉眼睛,視線終於定焦到節目上。

那是原世界的一個節目,主要是探訪大自然,走入原始叢林腹地或者追蹤一些動物習性的生態節目,而此刻正好介紹到了生活在極北雪原的狼群。

灰白相間的毛髮覆蓋在腹部與頸背上,能夠保護牠們行走於極地時不至凍傷,隨之還有強健的四肢與利爪,強悍的攻擊力使牠們成了這一片冰原上的王者。

褚冥漾微微撇過了頭轉向傳來水聲的浴室裡,突然就想起了在他們旅行至焰之谷時夏碎曾經說過的一句話。

──有點可惜呢,雖然承襲了狼族的血脈,但冰炎並沒有身為狼的原形本體。

當下聽見這句話時褚冥漾只有種深深的慶幸,他一點都不想要親身體會獸王族分分鐘能夠把人撕爛的殘暴能力,更何況冰炎就算沒有狼型,光人型就已經是個走動式大型兵器了!

不過……

褚冥漾繼續盯著螢幕,除了那些成年的大型狼隻之外,還有不少幼狼,沒有那些成年狼族那樣具有攻擊力,甚至有些還友善地與附近的居民打成一片,與其說是狼,還不如說是大狗還更貼切一些。

他記得在焰之谷的時候阿法帝斯曾說過,他們的少主現在還在叛逆期,也就是說還未成年,既然未成年的話,應該也跟那些幼狼差……不多……吧?

褚冥漾天馬行空地想著,看到螢幕畫面上還有好幾隻幼狼與人類小孩互相追逐嬉戲打鬧的溫暖畫面,他突然就很想看看自家學長的狼型模樣。

是會像他的母親一樣是頭威風凜凜的黑狼呢?還是說跟精靈混血後會有其他型態?

他想著想著,不自覺地就把心裡的念頭給說了出來。

「如果學長的狼型也跟那些小狼一樣可愛就好了。」

 

浴室裡的水聲停了,褚冥漾從沙發裡站了起來,他走到了小廚房前替自己還有冰炎都熱了一些牛奶,這兩天的任務雖不算複雜但也不算輕鬆,探查的時候耗費了不少體力,睡前喝點牛奶會比較舒服一些。

只是那兩杯牛奶都已經放到了桌上,卻遲遲不見冰炎從浴室走出來。

褚冥漾皺起了眉,這可不像是冰炎的作風,他抬起了腳步往浴室走了過去,一邊還想著該不會是對方睡著在裡頭了吧?

然後旋開了浴室門的把手。

霧氣蒸騰的浴室裡沒有那個熟悉的人影,出任務時穿在身上的黑袍也整齊地疊放在一旁,水聲停了,唯有蓮蓬頭還在滴落著水珠,一切都很正常,

褚冥漾小心翼翼地踏進浴室,雖然相信學院裡的防護結界也相信冰炎的攻擊能力,但天知道這搞不好又是冰炎突如其來想要整他也不一定。

所以他只能提高警戒,往內又踏出一步。

腳邊傳來的詭異觸感讓他瞬間繃起了神經,褚冥漾開始後悔剛才進來時沒有把米納斯給放在手邊,然後深吸了一口氣後他才往下看去。

……?

咦?

只見腳邊有一團白色的、毛茸茸的、身後那不斷搖晃的應該是尾巴的……動物,正在輕輕蹭著褚冥漾的腳踝。

心中不好的預感漸漸升起,那一瞬間饒是他身為黑袍也算是見過世面了,卻還是有一剎那的大腦空白。

他什麼時候講話這麼靈了他都不知道而且居然生平第一次可以將言靈作用到冰炎身上這到底是超常發揮還是他只是單純地受到言靈詛咒想看他之後被冰炎加倍報復回來啊!

褚冥漾只覺得心裡的孟克都吶喊到喉嚨沙啞了。

撕咬著褚冥漾褲腳的力道逐漸變大,連前爪都伸了出來在對方的褲子上留下了濕潤的爪痕,只不過柔軟的肉球沒有抓附的能力,只能攀在褲腿最後無力地再次垂下。

褚冥漾連忙把雪狼抱了出來,大概是第一次轉換為狼型,冰炎還無法很好地利用四肢去走動,再加上術法似乎也不管用所以也沒辦法快速地將自己弄乾,於是褚冥漾只好拿了一條大毛巾,開始幫對方擦拭那一身雪白色的毛皮。

整個過程中,他都盡量避免與冰炎的眼神對上,雖然變成了狼型,加上術力被封住,但骨子裡依舊還是那個殘暴兇狠的混血精靈,他覺得他現在應該還沒有辦法承受那雙紅色眼睛裡傳遞出的熊熊怒火。

不過……很可愛倒是真的。

雪白地無一絲雜質的乾淨毛色,唯有前額部分一小撮的紅色毛髮繼承了焰之谷的火焰顏色,不同於他在焰之谷裡看見的那些狼群,眼前的雪狼沒有那麼外顯的攻擊力,反而像是精靈一樣將所有都收斂起來。

就算知道這種溫順乖馴只是假象,還是很可愛好嘛!

他有些失神地看著雪狼身上柔軟蓬鬆的毛皮,然後想著明天帶給輔長看不知道有沒有用,不過除了輔長之外好像也沒有其他人了,或許找個獸醫也行?

不過要是真的帶冰炎去找獸醫的話大概明年的今天就是他的忌日了。

褚冥漾有些艱難地嚥了一口口水。

手心上傳來的為微刺麻感讓他回過了神。

大概是冰炎不滿意褚冥漾的分心,張開了嘴輕輕用虎牙輕輕咬住了對方的手指,不到見血的力道,卻剛好可以留下兩個淡淡的牙痕。

褚冥漾笑了笑,繼續手上動作,幫冰炎擦乾了身上的水珠。

 

剛熱好的牛奶被褚冥漾從杯子倒進了淺盤中,雖然一開始看到自己必須像個動物一樣用嘴接食讓冰炎很不能接受,不過最後牠還是妥協地用兩爪扶著盤沿,然後伸出舌頭開始喝起了裡面的牛奶,最後甚至能抽起一旁的面紙幫自己擦嘴。

可愛的動作讓褚冥漾在到底要不要錄下來送去給動物實境秀賺錢的念頭中掙扎了許久,不過他最終還是決定以保護自己生命為優先不要去挑戰任何人生的極限才好。

洗完了兩人的杯盤再回到客廳時發現沙發上已經沒有雪狼的影子了,於是褚冥漾走到了房間,看見那頭雪狼正用兩隻前爪把枕頭給拍出了一個蓬鬆的弧度。

不知道是不是化成獸型之後都會更趨近於用本能行事,至少冰炎就絕對不會幹這種幼稚的事情。

褚冥漾坐到了床沿,伸出手將雪狼抱進自己懷中,然後輕輕地順著對方的毛髮,從頭頂上的絨毛直到頸背,又搔了搔雪狼的下巴──聽說動物都很喜歡這樣的觸碰。

最後才對上了那雙紅色的獸眼。

「沒事的,明天就去找輔長他們,一定會有辦法的。」

 

夜色深沉。

白色的小小雪狼看著躺在床上四肢大敞連棉被也踢開的人一眼,抬起了前爪摀住了前額,雖然無法講話,但這種無奈的表情大有一種恨鐵不成鋼的感覺在裡頭,畢竟很難去想像平時在外頭獨當一面的黑袍能睡成這麼一副蠢樣。

冰炎看了自己的爪子又看了看張大嘴巴熟睡的人似乎是在考慮到底要不要一腳拍下去解憤,但最後還是邁開腳步叼起了散落在一旁的棉被,接著輕輕地蓋在了褚冥漾的身上。

紅色的獸王眼睛定定地看著面前熟睡的人,掙扎幾番後還是按耐不住心中渴望,伸出了舌頭悄悄地在那人的嘴角輕輕舔了一口。

就算看著蠢,但畢竟是自己的人,不管怎樣都是最好的。

最後才鑽進了棉被裡,找了個舒服的姿勢在褚冥漾的懷中蜷成了一小團,緩緩聽著對方的心跳與淡淡呼吸聲入眠。

 

清晨時分已有些微日光從外頭灑了進來。

柔和的光線一路蜿蜒,最後爬上了床鋪,而褚冥漾睜開了眼睛。

朦朦朧朧間下意識地就往旁邊蹭了過去,直到觸碰到那熟悉的溫暖時他才滿意地勾起嘴角打算再重新睡回去。

不過……

溫暖……?

褚冥漾總算是還有一點警覺性,一隻手就在棉被裡不斷拍打摸索著,想要去找到這昨睡在自己旁邊那頭毛絨絨的雪狼。

在觸及到光滑的肌理皮膚時,原先還有點渾噩的意識也就瞬間回籠。

只是一切為時已晚。

他縮了縮脖子,一邊把臉都埋進了棉被裡一邊自我催眠著沒事沒事這一定是我在作夢等醒了之後就好了學長還是那一頭小小的狼也不會秋後算帳的嗯沒錯不會。

然而手腕上傳來的力道卻不容他再逃避下去。

「褚。」冰炎的臉湊得很近,那一張揉合了狼族英武與精靈空靈的俊美臉龐放大在褚冥漾的眼前,大清早的突然受到這種美色攻擊立刻把褚冥漾原先就脆弱的生命值瞬間刷到只剩一層薄薄血皮眼見就要倒坦。

「學、學長……」訕訕地笑著,一邊還不動聲色地想把自己的手腕抽出冰炎的桎梏,「早、早安啊……」

「早、安、啊、褚。」加重了把人圈緊的力道,冰炎微微使力,瞬間就讓褚冥漾被自己壓在身下,「昨天你很開心?」

紅色的獸眼對上水潤的黑色眼眸,獸王一族獨有的佔有慾和領地意識此刻被無限地放大,不知道是不是剛從狼型變回來的緣故,冰炎的一舉一動都帶著狼族十足的侵略性。

「呃、不,沒有……」

「那是,不開心?」

……腫麼破不管怎麼回答都不對啊學長的起床氣好像變得更嚴重了怎麼辦裝死有沒有用在線等二十點急急急急急!!

昨天變成狼型的時候也沒注意到給對方身上穿一件衣服,導致此刻的冰炎完全就是一副可以隨時提槍上陣的模樣,更加方便了對方此刻的一舉一動。

而在冰炎的鼻息湊近到已經可以在褚冥漾的脖頸留下濕潤咬痕的同時,滿心悲憤的褚冥漾此刻心中只有一句話:

現在希望冰炎趕快又變回狼型不知道還有沒有用────!

「呵。」發出笑聲的是正在褚冥漾身上點火的混血精靈,他垂下了頭,鼻尖對著鼻尖,然後輕輕地在褚冥漾耳際留下了一串低沉的話語。

「你要是喜歡用狼型來……的話,下次我研究看看。」

 

於是這裡被作者殘酷地拉了燈(。

 

 

褚冥漾看著手機裡他偷拍的那些照片。

雖然很不厚道,但四肢不穩走著路的狼型冰炎還有用爪子攀附著盤子喝牛奶的樣子真的太可愛了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反差萌?

不知道把這些拿給阿法帝斯看能不能換回一點好感度?至少可以不要下次見面的時候就喊他混帳的後人?

褚冥漾一邊揉著痠痛的腰一邊暗搓搓地想著,只是手指點在發送的那個圖示前卻猶豫著不敢下手。

 

「你可以試試看。」

然後是身後突然傳來的,涼涼的,涼到褚冥漾從頭頂發寒到腳底板的聲音。

「不敢了學長真的!我發誓!」他連忙丟下手機,從沙發上跳了起來跑到自家戀人面前,露出有點賠罪般的笑容,然後再得到對方沒好氣的一聲冷哼後,悄悄地鬆了一口氣。

 

於是褚冥漾自然而然地沒看到,在手機黑屏的那一瞬間,屏幕上出現已發送的那三個小字。

 

END

最後再說一次,我對學長還是真愛的,真的,看我的眼睛。

創作者介紹

未央歌

曜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ut2007tw
  • 特傳出了大家都再更文真好 我也想要一隻小學長狼~
  • 訪客
  • 啊~~~>///<變成幼狼什麼的超可愛的~~
    然後用狼形態做...(咳...好想看0///0污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