恆遠之晝05衍生

※應該是凡斯中心,一點點冰漾

 

 

當他從漆黑中睜開眼睛時,一瞬間流竄過四肢百骸的溫暖都成了眼底落下的淚 

一開始是蒼白的線條,雜亂無章地糾結在腦海中,而後尖銳的線條逐漸朦朧,刻畫著與誰的臉龐相同溫柔的輪廓,一絲一縷濃稠如魘般的墨色也悄悄染上了陽光的顏色。 

過往的記憶從乾涸的土地裡泉湧而上,在浸滿鮮血的泥濘中,開出一朵一朵白色的花。 

奢求著活下去的渴望、失而復得的喜悅,對於過往的懊悔,種種久違的、幾乎快要忘記的情緒如棉絮般輕柔地拂上他的身軀。 

像被浸潤著陽光的海洋擁抱一樣,整個人都飄浮在慵懶的溫度中。 

他從滿是荊棘的夢境中醒來。 

 

明明心臟已經不再跳動,血液也不再溫熱,但是在無邊無際的流浪裡,他驀然在遠方看到了一線故鄉的色彩。 

被時間遺忘的無名之人突然聽見了鈴鐺的聲音,從幽微至清晰,從斷續至連綿,一聲一聲地,喊著連他自己都要忘記的名字,像是唱著一首來自千年前的古老歌謠。 

彷彿有誰,在幽冥之中,點燃了一盞搖曳的燈 

 那一盞燈火從視線盡頭處幽幽飄來,而 他赫然驚覺自己站』在一片湖水中央。 

澄澈的藍色湖泊充盈著豐沛的生機,其間似乎有什麼絮語細碎傳來,這個地方沒有風,湖面卻泛起了幾圈漣漪,他看見有微光跳躍。 

是星光從天而降化成了水面上的流螢,也是螢火飛舞而上鑲入了天穹成了閃爍的星幕。 

 

時間交際之處的水流連接著世界的脈絡,孕育了生命也埋葬著死亡,漂泊的靈魂於其上輾轉流離,有些落入了時空的罅隙,有些成了虛無中的一絲嘆息。 

「沒想到能再次用這樣的型態相逢。」 

迎接他的人就站在岸上,有幾滴水珠跳上了岸邊,卻半分沾染不到對方的衣襬。 

那個人抬手,像是捧著一線陽光,讓那一縷溫暖牽引著湖泊上的人走到他的面前。 

時間交際之處的主人接收了他的代價,將出自於他口的詛咒終止在千年前,而他便將自己枷鎖於這被自責無限輪迴的千年之間 

他曾經幾度穿梭於破碎的時空,任由時間之流撕扯他的靈魂與意識 

第一次他記得自己從何而來,自己為何而往 

第二次他記得從何而來,為何而往 

第三次他記得為何而往 

第四次他記得為何 

連自我都已經不復存在,可是有什麼東西比靈魂還要重要,是他窮盡所有,都必須要得到的東西 

夢魘一般的執念彌補了他殘缺的靈魂,代替了他已經失去自我的記憶。 

萬千年來曾有無數的淚水澆灌於某一方時空,催生了一顆流著銀色眼淚的樹。

他的目的在無窮無盡的空間裡,那個只生長著一顆銀色樹木的地方,傳說那裡有著可以挽回一切的後悔藥 

  

世上沒有偶然與奇蹟,有的只是因果的輪迴。 

像是蝴蝶效應,某個人千年前的一個心語,會凝聚成千年後扭轉悲哀的強大力量。 

 你看,這便是你不管過了再久,也想要看到的東西。」 

白川主勾起了微笑,揚手從虛空中像是掀起了一道紗簾 

是他最後的那一段時間,咬著牙也要把詛咒刻進來生的那段時間。

『你不會太快死亡,你會痛苦地直到最後。 

然而黑暗不過一霎。

有個人的笑容取代了血色的眼淚,就在那道紗簾之後帶來了陽光,驅散了濃稠不散的黑霧;帶來了清風,於是停滯不前的時間開始流動 

時間交際處收下了代價,替那個精靈保管了如他生命一樣漫長的祝福,直到有朝一日等到那個回家的人。」 

──我不希望他露出難過的樣子,我希望他能夠笑一下,時間的必然不該成為他的負累與詛咒 

你還記得嗎,你的名字。」 

──我記得他笑起來的樣子很好看,雖然我可能再也看不到了 

凡斯。」 

──我無法等到他了,所以我把這個託付給你,等你看見他的時候告訴他,我很幸福。

不管是深藏而起的那段充滿歡笑的回憶,或者是戰火侵略纏繞而成的枷鎖,到了此刻他才發現,原來都已淡然成了遠去雲煙 

可是真好,原來他已經擁有了邁向未來的機會 

原來,他從未被光明放棄 

 

『你不會太快死亡,你會痛苦地直到最後。 

——然後,承受了所有的苦痛後,千年後你終將沐浴晨光而生。 

 那是所有被這份悲哀牽連之人許下至千年後的願望,願 被憎恨蒙蔽雙眼的人重展笑容,願被懊悔囚禁靈魂的人獲得自由。

 「他們聽見了你的祈禱,不願讓你繼續被後悔與自責所困。」 

現在已不是那令人絕望的年代,烽火與硝煙被吟遊詩人唱入了詩歌裡,成了翻頁而過的歷史。 

「現在你可以親眼看見,你所期望的未來了。」 

 白川主的話語如同一把鑰匙,打開了封藏記憶的寶盒,藍色的湖泊長出了白色的花,流螢與星光都成了飛揚的花瓣 所有的遺憾都被埋葬在此地,不再隨著時間向前 

  混血精靈之名不再是封口不提的禁忌重新出現於世界。

──他的名字從時間長河裡逐漸清晰直至重新擁有。

妖師一族的蹤跡不再歸隱於世界之後重新出現於歷史。

──他的靈魂從破碎凝凍裡逐漸甦醒直至回歸時間。

傳承了千年前的記憶,卻不受記憶之苦,直到詛咒成為祝福,直到精靈與妖師的後人將這緣分重新牽起,再沒有任何能分開這樣的牽絆。

「這樣啊……」他終於開了口。

也終於能夠說出那一句虧欠了千年的話語。

「真好……」

那一聲慶幸而滿足嘆息彷彿化做實質,跳出了時空的限制,傳到了千年後的人耳中。 

  

**

褚冥漾有些疑惑地轉過頭。 

精靈聖地中的桑緹亞之木在陽光錯落之間輕輕晃動,白色的葉片中蜿蜒著一線淡金,像是精靈書寫於虛空中的文字 

不知名的幻獸隱匿在草木之間,和著風聲一起低低吟唱。 

將暮未暮的黃昏時分,零星有幾個調皮的大氣精靈追逐著天空的夕陽而去,轉頭落下了一地細碎微光,像是把星星落在了回家的路上。 

風聲盡頭處,他似乎看見了誰就在那邊,笑得溫柔。 

褚?我們要回去了。」冰炎回頭看了一下落在身後幾步處的人,然後伸出了手牽上了對方。「你看到什麼了嗎?」 

啊、沒有,可能是我眼花吧 。」褚冥漾笑了一下,掌心傳來冰炎的溫度,他以同樣的溫柔力道回握上去。

 心有歸處。

真好。

 

 

凡斯轉過了身,時間交際處的主人已經不見了,只餘下幾點白色花瓣,訴說著這不是無憑無依的一場夢境。

他的背後是逐漸遠去的精靈之森,前方則是一條閃爍著星點微光的河流。 

他不知道此行的目的去往何方,亦不知這段旅途是否會有終點。 

由月光凝結而成的湖泊替他鋪開了一條通往未來的道路。

精靈滌去黑暗回歸安息,而他卸下枷鎖奔向自由。 

他從來不曾被光明拋下,此刻,又重新擁抱光明。 

 

 

 

 

 

 FI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曜希 的頭像
曜希

未央歌

曜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