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水千山只一舟,塞北江南成蕭索。

──長烟蒿里過幾重,碧落黃泉覓一魄。

 

 

放燈煙波,十里翰海皓長空。

荼靡又落,隔江遙看鏡花容。

 

那一年,蘭生邀我去琴川做客。

看他剛滿月的一雙兒女,還有沁兒。

那一年,琴川又放起了燈。

蘭生替我拿了兩個。

一個說是給我的,一個又說,要我代替你,將那個燈給放了。

花燈很漂亮,飄流在河川上,比忘川還要漂亮了不知道多少倍。

蘭生說,一邊把燈放開,然後一邊許願,願望就會實現。蘭生又說,他家的沁兒就是每年都這樣許願所以才會這麼健健康康的。

那個時候,蘭生笑的很開心,我也像是看到了以前的蘭生。

感覺沒有過很久,明明就像幾天前我們還在野外烤著果子生著火聊天而已。

只是,沁兒都已經那麼大了,所以,蘇蘇你不在的日子,也已經過了更久了吧。

 

世人都說燈,又是等。

搖搖晃晃地搖到了彼岸、晃到了忘川,最後變成了等待輪迴的魂魄手上牽著的一盞引路燈,讓他們在闇暗無邊的黃泉裡,可以照亮通往來世的路途。

 

可是我曾偷偷地跟過那些燈,儘管蘭生跟我說過,如果偷看了,願望就會不靈驗。
  但是我仍然有偷偷地跟在那些燈的後面看過。

那些燈沒有漂到忘川,可是卻飄到了好遠好遠的海邊。我知道那不是往幽都的方向,可是也無所謂。

每年蘭生都會邀請我、襄鈴,還有紅玉姐一起去吃年夜飯,所以我也每年,都替我與蘇蘇,放兩盞花燈,飄在琴川上。

有時還有紅玉姐,以及襄鈴的。

給蘇蘇的燈有那麼多盞,所以說不定哪一天,真的可以漂到忘川,讓你看到那一盞留有願望的燈,然後,你就會沿著河川的方向再次回來。

 

曾經有人要我不要再找了,要我回去幽都,好好當一個侍奉媧皇的靈女,度過漫長寂寞,卻又崇高萬分的一生。

其實如果找得到你,要我就這樣回去也沒什麼不好。

可是你一直沒有出現。

也曾經想過,如果再過一百年仍然沒有找到你的話,那我就回去幽都。

可是一百年過了,我才發現。

那個時候已經沒有人同我提起過你,而遠方也不再傳來故人的音信了。我才發現,這個世界上,我是能夠證明你曾經存在的唯一過去。

 

偶然有一次到過紅玉姐待的天墉城,才想起蘇蘇也是在這邊拜師。

只是沒有看到紫榕林起火時幫助我們的那位仙人師父,倒是看到了蘇蘇的師兄。

那位師兄跟我說了很多蘇蘇小時候的故事,都是我沒有機會知道和看到的。所以我想,蘇蘇在這裡一定過得很幸福,至少掌門還有妙法長老,都一直在等著蘇蘇。

而我也對他們做出承諾,如果找到了讓蘇蘇回來的方法,一定要先把蘇蘇帶過來天墉城。

 

只是,他們沒有等到我給他們帶來你的消息。

 

於是我將故事的最後一筆落在這裡。

從桃花谷開始迤邐的一痕墨跡,蜿蜒過了許多地方。

是中皇山上終年不化的漫天大雪、是幽都恆繞亙古未曾止歇的忘川銀河、是悠悠河岸芳草棲棲的蒿里平闊。

最後,落在了九百年後的桃花谷。

 

往事難描摹。

 

曾幾何時,我已記不清你的輪廓。

蘇蘇,記憶中的你,是笑著的嗎?不太明顯勾起的唇角,總是在看著我們一行人時才露出一些些;還是緊緊皺著眉,儘管不說話,卻又那樣子溫柔地看著所有的人,像是沒有明天那般的,珍惜。

 

已經有點,忘掉了啊。
 

只是想起以前蘇蘇時,還有一些沉澱在心底的情緒會突然湧出。

 

有時看著蘇蘇,就會讓人很難過。

其實蘇蘇是一個很漂亮的人,就跟大哥一樣。

看著你們的時候,我總覺得蘇蘇像水,而大哥像風。

都是清澈、透明,無邊無際地讓人摸不著你們的想法,但是又那麼可靠、那麼重要。

 

前面的幾百年,我總是會去數桃花谷的花樹年輪,想我又走過了多少地方、幫助過多少的人,總以為找到你的方法會讓我在這些地方中發現。

可是......

 

蘇蘇,你看。

那個時候的,小小的桃花谷,現在已經成了一個好大好大的桃花林。

裡面有小溪流水、有人家畜牧、有炊煙燈火。

蘇蘇,你當時曾經想的家,是不是也是這個模樣?

 

你看,這樣也挺好。

這九百年來,你連一次都沒有出現在我的夢中。

所以你也不能怪我忘記你的樣子。

 

最後一次去了琴川。

蘭生早就已經不在了,就連琴川,也已經不再是我們記憶中的樣子。

只是仍有著習俗年年放燈。

我就在那裡,放了最後一次。

 

但是我只替我自己放了一盞燈。

上面放著在江都時,我送你的娃娃;旁邊伴著於幽都時,你送給我的人偶。

就算漂不到幽都也到不了忘川,至少,那兩個娃娃還可以一起走下去。

 

也許,這世上從來都沒有所謂的重生之法,否則為何,我連你的重生也等不到,而我又已經漸漸地忘了你的臉龐?

曾經我與女媧娘娘要來的壽命很長,可是也會有終結的一天;我也曾答應過女媧娘娘,至少在壽命即將完結時,再回幽都一趟,盡我身為靈女的使命。

不能輪迴也好,那就跟你一樣,將最後一世過完後,魂魄都散在這一片土地中。

 

九百年了,蘇蘇。

你讓我找了太久、太久了。

所以蘇蘇,我沒有辦法再去找你了。

但是我答應你,如果蘇蘇沒有家,那從今以後,我就是蘇蘇的家。

 

桃花谷的流星中,有我們。

桃花谷的花花草草中,有我們。

桃花谷裡面的每一處燈火人家,都是我們。

 

──千般相思無人說,皓雪盡處,半生漂泊。

──萬種離愁深深鎖,桃花亂紅,一生緘默。


 不挑食的古劍才會有肉吃(不

想想一個作品我可以通吃BL跟BG還都會哭得淚如雨下真是不忍說我ry
晴雪好女人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內牛 

創作者介紹

未央歌

曜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