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重柳的憂鬱
  
  *
  
  他最近有點煩惱。
  更正確的應該說是,他有點焦躁。
  不、應該說,很焦躁。
  這一點從總是蹲伏在他腳底的大蜘蛛就可以知道。
  本來總是安靜溫順的蜘蛛,這幾天一直不安且頻繁地摩擦著那八隻細長的腳,像是想要逃離,卻又不敢在主人面前造次。
  詭異的違和感。
  
  事情要從幾天前開始說起。
   
  一向不過問世事,只沉默地做好種族被賦予的使命的重柳青年,發現這個世界似乎有哪裡不一樣了。
  沒有戰爭,一切都很和平;沒有鬼族,至少還不到引起混亂的數量;也沒有動不動就把頭伸出黑館窗外問他要不要進來稍微休息一下的妖師。
    
  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他才覺得好像有哪裡變得不同了。
    
  明明什麼都沒有變,卻也像是什麼都變了,連向來擅於感知周遭氛圍的蜘蛛都能夠嗅出空氣中隱約的躁動。
  有點緊繃,更多的卻是不解與疑惑。
  
  
  不過今天,他靜待數日之後,總算是有了一點頭緒。
  是負責管理這個世界平衡的公會,換了一批新血。
  在更改一些舊有規定的同時,還有統一將已經遍佈在守世界與原世界的各袍級們召回。
  本來以為有什麼大事情要發生的重柳青年嚴陣以待,屏氣凝神地暗中跟著早已成為黑袍的妖師,一起進入到公會中。
    
  本來是秉著維持世界時間秩序的原則,打定了不管聽到什麼事情都要當個旁觀者將一切記錄下來,所以他只是潛伏在暗處,消去自己的氣息,然後聽著下方的人-聽起來應該是個高階管理人員-用著嚴謹的口氣,說出了一句話。
  
  「為了慶祝新官上任,所以我們要量各位的三圍,好重新製作新的袍衣。」
  「所以為了偉大的新公會,袍級們請交出你們的三圍吧。」
  發言人說得很淡定,聽眾們聽得有殺氣。
    
  原來把我們從世界各地叫回來就只為了這件事情嗎到底是誰這麼神經病閒著無聊沒事找事做信不信我現在立刻投身鬼族滅了公會啊工作還有很多欸做不完啊巡司還在盯著呢要是我今年考績沒有A的話我一定詛咒你們全家啊啊啊啊啊啊------
  
  等等的,來自各色袍級內心的怒氣以及怨氣。
  如果有人細算當天拿著武器指向發言人的數量的話,扣掉那些拿雙兵器三兵器的還有叫出幻獸的,一定會有人發現多出了一道不屬於袍級的殺意。
  蟄伏在角落處的重柳青年差點就幹出了會讓在場所有袍級都鼓掌叫好的殺人毀屍。
  
  
  不過再怎麼量三圍也量不到他身上。
  畢竟他不是袍級,族裡也沒有硬性規定要穿上什麼服裝。
  據他們族長說是因為這樣可以減少被敵人揪出老巢滅掉的麻煩也可以省下很多製裝費更可以看出每個人的特色所以力求隨心所欲就好。
  所以他也就只是找了一件還看得順眼的斗篷把自己包得緊緊的還省事了許多。
  只是看著還在工會裡面鬧哄哄的袍級們,他突然也有點好奇心的袍衣會長成什麼樣子就是。
  
  
    
  又是很多天過後。
  終於領到新袍衣的跟蹤對象抱著豁出去的念頭還有宛若不如一槍打死我的表情,打開了那個層層疊疊的包裹。
  兩個。
  一個是他的,另一個自然就是那位混血精靈殿下的了。
  
  「學長!!!!救命--------」這幾天下來,時不時就會聽到的慘叫聲又再次在耳邊炸開。今天已經算是進步了,在頭一、二天時,慘叫的頻率更多就是。
  「你是白癡嗎!又被鍊子給勒到了!」緊接下來的就是怒吼,完全可以想像得到那位精靈殿下在看見自己的代導學弟又差點被自己的衣服給勒死時,暴怒的表情。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嘛--明明我就已經都脫下來了但是沒人跟我說黑袍自己會動啊!!」啊、發現黑袍的新功能了,這幾天聽下來他還以為黑袍只會拿下擺甩人、領口突然束緊、鍊子會在身上綁個死結呢,沒想到新的黑袍還會自己走路。
  「就跟你說這次公會不知道發什麼神經病添加一堆元素上去不是叫你一定要先在自己身上下好防護咒語才能脫掉的嗎!」無奈兼嘆氣,重柳青年想著如果嘆一口氣少三年命的話,這位精靈應該已經英年早逝了。
  「啊就、我忘了嘛......」最後總是以這幾天下來妖師的撒嬌語氣作為結尾。
   
  「你又忘了?」
  「我不是說過了,忘記一次就要懲罰一次?」
  「好啦真的嘛我下次真的不會忘記了啦......學長、幫我解開......」
  「其實我覺得你被黑袍的鍊子綁住的樣子還不錯......」
  「嗯......唔......學長......」
  
  他又一次地聽著黑館的房內傳來除了解衣服之外的其他聲音,再次蹲下了身去拍拍腳底那隻蜘蛛的同時,他只是浮現了一個想法。
    
  冰炎,必須死。
  這是他這幾天觀察下來的結論。
  
  END



噗浪上的複製貼上RY

--

以下是以蓋亞的新藍袍裙裝設定,加上背景為學院戰時,漾漾(被迫)穿上藍袍時會出現的情況↓

儘管失去了理智,但是戰鬥的本能還在。冰炎一面對著眼前的藍袍揮出武器,一面用眼神逡巡著四周,想要找出那一抹潛伏在暗處的殺意。
「你到底要做什麼?」長槍揮出,掃落了一片黑色的布料。
「妖師的裙底,我有資格第一個看。」冷靜地避開長槍的冷冽。
「你們還是都死一死吧。」最後結束這場戰鬥的是看不下去的米納斯←

「漾~欸我不知道你穿素色的欸,我以為你會穿有蕾絲的。」
「你才蕾絲!你全家都蕾絲!」
「那隻五色雞你是白癡嗎不要脫下你的褲子我們沒人想看!你也不要把對方的殺意都引來這邊!!!!」

黑袍COSER傷不起啊傷不起(難過

創作者介紹

未央歌

曜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