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言

 

『明天見喔!』盪鞦韆咿呀的聲音迴盪在孩童稚嫩的笑聲裡,他拍了拍從溜滑梯滑下來時,沾上的灰塵。

『嗯。』他與他,勾了勾手指,天真的表情便在言語之間結下了再見的約定。

 

他還記得,那一天天空的顏色。

像是他最喜歡的橘子糖一般,掛於天際的白雲恍如糖霜,甜甜的、輕輕的,每一個視線都浸染上了溫暖的橙色。

相互勾著的手指,小指尾端的溫度都還來不及消失,就連爛漫的笑容都是如此的鮮明。而只不過是瞬間的事情,他仍然漾著滿臉的笑意看著一起遊戲的同伴。

他還記得,那一天天空的形狀。

不知道什麼時候,原本被緊緊抓住的氣球飛上了好高好高的天空,打散了跟棉花糖一樣柔軟的白雲,沒有聽到氣球破掉的聲音,卻聽到了刺耳的剎車聲。

銳利地劃開了他的耳膜。

沒來得及等他喊出聲,最喜歡的,充滿著橘子糖顏色的天空突然變成了他最害怕的夜晚,白色的糖霜變成了蛇的紅色花紋,最後爬上了他的眼睛。

很冷、很冷,血紅色的蛇帶著不舒服的黏膩和噁心的味道,蒙上了他的四肢五感。

 

閉上眼之前,還能夠隱隱約約聽到的那些聲音、還能夠模糊看見那一張張閃過他腦海的臉龐,惡毒的話語、冷漠的表情,讓他連為自己辯白的力氣都消失不見。

於是在睜眼過後,滑進喉嚨的淚水成了苦鹹的鎖,從此他再不發一言。

 

***

01

 

擺在床頭的鬧鐘準時地在七點響起,規律卻又刺耳的鈴聲正盡忠職守地從腦部震動著到他的耳膜。

有些疲倦地翻個身,從棉被裡伸出的手在空中胡亂抓著,總算是按掉了鬧鐘,又繼續縮回被窩裡想要繼續補眠。

無奈,縱使腦袋仍是充滿著想睡的念頭,理智卻也清楚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於是他只好不甘願地睜開眼睛。

 

仍是眷戀著棉被裡的溫度,但他深吸了一口氣候,便掀開棉被走下床。

走到窗前,赤裸的腳體會著磁磚地板的冰涼,打開窗戶拉開了窗簾,外頭的天氣與他的心情成反比,是個陽光普照的晴天,他輕嘆了一口氣。

 

「漾漾!快下樓吃早餐了!你今天要去註冊不要忘了!」樓下傳來白鈴慈高分貝的聲音,背景似乎還隱隱傳來了廚房抽油煙機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恍神,催促著他緩慢的行動。

 

褚冥漾看著房門口,又是嘆了一口氣,不敢違背母親的話,快速梳洗一下,然後提起了有點沉重的步伐朝樓下走。

 

今天是他要到學校報到的日子,Atlantis學院,他的新學校。

 

「一大早的,發什麼呆?」盤子被輕輕叩在他的頭上,褚冥玥沒好氣地看著這個一大早就在發呆的弟弟。

「到了新學校,要小心點,如果有什麼事情的話立刻通知我們,知道嗎?」褚冥玥說著,用著與剛起床明顯恍神的弟弟完全不同的優雅姿勢啜了一口咖啡。

「你的情況我們有跟校方說過了,你自己要小心點就是了。」白鈴慈忙完了早餐,擦了擦手,也走過來對兒子叮嚀了一番。

 

褚冥漾沒有回話,只是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然後就背上了包包,準備出門。

 

「路上小心。」關上門前,他聽見褚冥玥對他說。

 

創作者介紹

未央歌

曜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