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褚冥漾躺在床上,在柔軟的被褥上想著不久前的事情。他與今天才剛認識的同學還有學長一起到餐廳去吃飯。

那是一間位於小巷子中的餐廳,在喧攘擁擠的城市鬧區裡,那樣泛著柔黃色燈光的店家顯得突兀,卻不讓人感覺排斥。

顯然夏碎學長他們已經是這間店的熟客,只見他們一走進店裡,服務生就熟練地迎上前來,將他們帶到一個包廂,夏碎學長說,這樣談話比較方便自在也比較安靜。

 

他鮮少有過這樣聚餐的經驗,縱使有,也大多都不歡而散。

 

包廂設計成日式和風的感覺,鋪著榻榻米的地板,旁邊還裝飾著繪有竹林的屏風,甚至還有一個可以看見夜景的玻璃窗。

「漾漾要吃什麼?今天我們請客,你可以不用客氣。」夏碎笑著將燙有金箔,一看就知道價值不斐的菜單遞到褚冥漾面前。

他不敢伸手接過。

「怎麼了嗎?」坐在旁邊的千冬歲好奇的探頭過來。

『這個太貴了……』動筆寫下了這些字,褚冥漾有點害怕。

「放心好了,這間店與我們家有生意上的往來,所以不用擔心。」夏碎笑著,解答了褚冥漾的不安與疑惑。

「漾漾吃這個好了,老闆推薦的喔。」接過了褚冥漾手上的菜單,千冬歲直接在單子上畫了一個記號。

「……」沒辦法說話,所以愣愣地看著千冬歲將手上的單子拿走,眼角只看到標在菜名旁邊的價格,他又默默咽了一口口水。

 

「夏,我點好了。」冰炎也遞出了手上的菜單,交給夏碎。

「冰炎每次來都是點這個呢。」輕輕笑著,看著那張菜單。

「囉嗦!」瞪了夏碎一眼,冰炎沒好氣的回答。而褚冥漾聽到這句話也有點好奇到底冰炎點的是什麼,只是不敢湊過頭去看那張菜單。反正等等就會看的到了,他聳聳肩。

 

菜很快的被送上來,他吃的是千冬歲幫他點的蒲燒鰻魚飯,拿起筷子準備吃的時候,剛好冰炎的點菜也被送上來了。

「噗……」差點被嗆到,褚冥漾看到冰炎的餐時,不禁笑了出聲。

「笑屁。」紅色的眼睛瞪過來,雖然殺傷力十足但是在看到前面那一盤精緻的餐點後褚冥漾仍是顫抖著肩膀。

「習慣就好了呢,當初我們也笑了就是。」儘管掩著嘴,夏碎仍是笑得很無良。

 

擺在冰炎桌上的是一盤用著許多豆類裝飾的海鮮料理。

 

「因為多吃豆類可以長高。」夏碎補上了衝破臨界點的最後一句,然後褚冥漾看到坐在對面的冒出青筋的冰炎差點把筷子折斷。

「不要嚇壞小學弟呢。」仍是沒有收斂臉上的笑容,夏碎拍了拍旁人的肩膀。

「去你的。」仍是冷著一張臉,但冰炎似乎是聽到這句話之後表情才稍微柔和了下來。

 

嗯,該怎麼說呢,現在的情況似乎可以稱為融洽……吧?

褚冥漾暗自想著。

雖然有些奇怪,但是這樣的感覺卻讓他感覺親切,不是那種刻意裝出來的禮貌,也不是那種假裝出來的實為疏遠的親近。

就像是他們,真的把他當成朋友一樣的感覺,縱使他們今天才剛認識。

 

用餐時氣氛很愉快,雖然他無法說話。冰炎也很少開口,所以都是夏碎與千冬歲在聊著,聊著學校發生的事情,聊著最近的課業,偶爾他們也會問一下褚冥漾的感覺,然後他在筆記本上寫下自己的看法。

沒有任何的不耐煩,他們總是等著他所寫出來的字句,偶爾也對他的想法輕笑出聲。

於是不知不覺時間已晚,四人有點匆忙地離開店家,在門口時,褚冥漾甚至連筆記本都還來不及拿出來說再見,夏碎已經載著千冬歲揚長而去。

剩下褚冥漾與冰炎,瞬間有點空蕩。

 

「時間晚了,那我送你回去。」突然地,正當褚冥漾在想著不知道能跟冰炎聊些什麼的時候,

他開了口。

抓了抓頭,有點想推辭,雖然冰炎是他的直屬學長,但今天才弟一次見面,何況這麼晚了麻煩人家總是不好,正想要拒絕的他拿出了筆記本。

 

「如果你是想要拒絕的話,就不用寫了。」看著他拿出筆記本的動作,冰炎只是冷冷地說了一句。

愣了一下,他偏著頭又思考了一會,又是準備提筆寫下字句。

「要說謝謝或是對不起之類的話,那也不用了。」別開了頭,冰炎跨上了他的白色機車,剩下一臉呆滯的褚冥漾。

為什麼他知道自己要說的話?還愣在原地的褚冥漾百思不得其解。

「因為你的表情跟動作都太好猜了。」

「快上車,我送你回去。」遞給他一頂安全帽,冰炎只是淡淡地說著,而他也只好乖乖地坐上後座。

「千冬歲有跟我說你的資料,是這裡沒錯吧?」念出一段地址,冰炎看著後座的褚冥漾微微點了頭,勾了勾唇角要對方坐好之後便催動了油門。

 

時間是夏季,但是由於天色已晚,加上機車奔馳的速度,冰炎很快地就感覺到背後有一個很輕微的顫抖。原本盯著前方路況的眼睛透過後照鏡看了一下,雙手立刻按了剎車,他猛然停了下來,然後感覺到一聲輕呼還有因為作用力而撞到他後背的身體。

「你沒有穿外套嗎?」

恍神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褚冥漾的錯覺,他似乎覺得眼前這位學長的臉更臭了,比剛剛夏碎調侃他時更加的寒冷。

「你沒有外套嗎?」又問了一次,這次連嘴唇都抿起來了。

意識到對方在問他,褚冥漾愣愣地點了一下頭,然後疑惑地看著對方,又覺得冰炎似乎有一點……無奈?

「拿去。」脫下了身上的薄外套,冰炎二話不說地將衣服披到他身上。

「……!」瞪大了眼睛,有點不敢置信。

「離你家還有一段路,穿好,不要感冒。」

 

低著頭,褚冥漾默默接過外套,然後又坐上了後座。

很安靜,一路上只有風呼嘯而過的聲音,橘黃色的街燈迅速地往後倒退,褚冥漾看著眼前人的背影。

似乎……也不是那麼難相處呢……

 

回到家後,他還來不及跟拿出筆記本跟冰炎寫一句謝謝與再見,白色的機車便離開了他的視線。

啊、外套忘記還了……看著還穿在身上的外套,褚冥漾看著機車離去的方向發呆直到白鈴慈打開家門問他到底在外面磨蹭什麼他才驚醒。

 

「你在想什麼?」一個聲音打斷了他的回想,是他的姐姐,褚冥玥。

「你今天居然會跟別人,還是跟第一次見面的人出去吃飯,我跟老媽都很驚訝呢。」嘴裡吹出了口香糖泡泡,冥玥倚著門板。

「在看到那封簡訊時老媽還很緊張的問說是不是詐騙集團打來的。」冷冷地勾起唇角,褚冥玥看著弟弟,「因為這大概是你有生以來傳過最正常的簡訊了。」更多時候都是傳來通知他們他又發生意外的簡訊就是。

「看來你遇見了不錯的同學跟學長?」瞇起眼,冥玥不確定是不是笑了,但是褚冥漾點了點頭。

「是嗎?那就好,不要讓老媽操心。」揮了揮手,冥玥離開了他的房間,總是那樣的瀟灑與從容,或許有些冷淡,但那是褚冥玥表現關心的方式,所以他笑了。

總覺得今天常常在笑呢,抱著枕頭,褚冥漾滿足地躺在床上,因為這已經是很久不曾有過的事情了。

想著想著,已經有點愛睏了。

啊要記得、明天、要把這件外套還給學長……

那是褚冥漾進入夢鄉前想到的最後一件事。

 

 

創作者介紹

未央歌

曜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