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總覺得時間過得特別快,褚冥漾有點訝異的看著桌上擺的桌曆,畫著紅色圈圈的日期裡面,寫的是第一次段考的日期,距離今天剛好還有一個禮拜。

在以前,他總是覺得時間過得好慢好慢,每一天,就是乏味且枯燥的度過,對於過去的他來說,他不對明天抱持了期待,因為幾乎沒有什麼值得他期待的事情。

在以前,由於自身的殘疾而被排擠,再加上他並不是那種會為自己辯解的人,於是理所當然的,身邊並沒有能夠理解他的朋友,雖然也是因為這樣讓他多了很多讀書的時間,所以每當遇上考試,總是能夠在班上考個前五名的好成績。

 

看向窗外,是個晴朗的好天氣。

整理了一下衣著,將一些要看的教科書與筆記本塞進書包裡,

他今天與千冬歲約好了要去圖書館念書,正確來說,應該是由千冬歲來教他才對,雖然自己的成績也不錯,但是要一下子就融入新環境並且兼顧到課業仍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是幸好有千冬歲答應要幫自己做複習,因為在看到千冬歲平時考的成績時,他是很驚訝的,也難怪他常常聽到有人說千冬歲是行動圖書館。

 

「欸,你不是說你跟你的朋友約10點嗎?他已經在樓下了。」嘴角吹著口香糖泡泡,褚冥玥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就站在房門口。

 

──嚇!

 

轉過頭慌張的看了桌上的鬧鐘,顯示的時間是9點50分。

 

「黑頭髮戴眼鏡那個吧?他說你慢慢來沒關係,他只是剛好提早到……」

 

──啪隆砰咚

 

「而已……。」

還來不及說完,褚冥玥就無奈的看著自家弟弟又走下樓梯然後轟轟烈烈地摔了一跤,她捂額,「怎麼就算到了新學校還是一樣衰到爆啊……」

但是看著自家弟弟匆匆離去的背影,褚冥玥鬆了一口氣,至少她知道,褚冥漾在新的學校、新的班級裡,過的很好。

 

推開家門,千冬歲已經站在門口,正在環顧著附近的街景。

 

『千冬歲不好意思……你等很久了嗎?』有點慌亂地拿出了筆記本,迅速的寫下了一行字表示自己的歉意。

「沒關係啦漾漾,我也才剛到啊。」推了一下眼鏡,看著這慌慌張張的同學,千冬歲揚起了一抹淺笑,「準備好的話,就走吧。」

 

圖書館離褚冥漾家不遠,步行只要15分鐘就會到達,只是褚冥漾幾乎沒去過。剛到一個新的環境中,他也還沒有時間去認識周遭的環境,況且因為自己本身的障礙讓他不喜歡人群之外,另一個原因也是因為自己的衰運總是會招來一些大大小小的災害,所以這種外出、特別是只有自己一個人的外出,他是能避免就避免的。

 

路上兩人並沒有交談,尤其是褚冥漾一直左顧右盼著,生怕天外飛來橫禍,倒楣到自己無所謂,不要牽連到千冬歲就好。

儘管他到新學校的時間不長,但是這是他第一次,知道到有朋友的感覺,所以他想要好好把握住。幸好千冬歲也不多話,兩人就這樣靜靜地走著。

圖書館很快就到了。

 

推開了玻璃門,迎面而來的冷風吹散了外頭的熱氣。

一到了考試季節,圖書館裡有許多為了考試正在奮鬥的學生,為了有個良好的讀書環境與免費冷氣,就連走道上都坐著一些學生。

而因為這裡離Atlantis學院最近,所以很明顯的可以看出幾乎都是學校內的學生。

看著幾乎座無虛席的書桌,褚冥漾拍了拍千冬歲的肩膀。

 

『人太多了,應該沒有位置吧?』

「不用擔心,絕對會有位置的。」自信地笑著,千冬歲只是回以一個眼神要褚冥漾不用擔心,而對方儘管疑惑,仍是跟著他的腳步走上了二樓。

 

千冬歲像是已經來過這個地方很多次了呢……

褚冥漾想著。

 

「歲、我們在這裡。」

穿越過書架與走道,跟隨著的腳步突然停了下來,在這裡聽見了一個熟悉的聲音,褚冥漾有些錯愕地抬頭,正坐在窗邊書桌朝著他們招手的竟是藥師寺夏碎。

而往旁邊一看,不意外地,也看見了冰炎。

 

「我請夏碎哥還有冰炎學長先來圖書館這邊占位置。」推了一下眼鏡,考慮到褚冥漾無法說話,千冬歲補充。

 

居然是找學長們來占位置,這怎麼想都有點怪怪的吧,何況他自認與學長們的交情也僅只一般,雖然夏碎是千冬歲的哥哥,但這種像是漁翁得利的方便他還是覺得很不好意思。

但是既然人都已經到了,突然離開也很奇怪,所以儘管仍是有些侷促,褚冥漾仍是挑了一個位置坐下來。

四人用的書桌,他坐在冰炎的對面。

 

「我跟夏碎只是剛好也想到圖書館這邊念書,所以就跟著千冬歲一起過來了,你不用想太多。」桌上只放著一本筆記本與幾支用來畫重點的螢光筆,本來一直沉默著地冰炎抬起頭對上了褚冥漾的視線。

「怎麼了嗎?」夏碎看著有點不安的小學弟與冰炎。

「沒什麼。」別開了頭,沒有繼續這個話題,冰炎將他的注意力放在自己的筆記本上。

 

他們就這樣靜靜地複習著自己的書本,偶爾聽見一些筆尖掠過紙張的沙沙聲響,那是褚冥漾在自己的計算紙上不斷重複演算擦掉又重寫的聲音。

有點挫敗地看著計算紙上被自己塗改的亂七八糟的算式,褚冥漾偷偷地瞄了一下坐在自己旁邊的千冬歲,然後在看見對方很專心地閱讀著課本參考書上的內容時,又將自己的視線移回計算紙上。

而終於在一次他又要將那些算式擦掉時,紙張被抽走了。

 

「拿來我看。」沒有等到褚冥漾還要拿起筆記本寫下字句,冰炎直接就拿起了放在桌上的紅色原子筆,將那些錯誤的算式劃去,然後重新寫下了一個公式。

「你用這個套進去算的話,會比較容易一點。」

 

接過了那張已經有點破爛的紙張,原本在上面雜亂的方程式計算已經全部被劃掉,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簡短的公式。

 

「冰炎學長可是全年級的第一名喔。」看著接過紙張仍在發愣的同學,千冬歲好心的補充了一句。

然後褚冥漾沉默了。

雖然他無法開口說話,但是他還真想問對方說都已經成績這麼好了還來圖書館念書這不是故意要刺激別人的嘛!

難怪他剛剛一直看到有很多參雜著疑惑與敵意的視線一直朝著他們這個書桌。

 

「有什麼意見嗎?」紅色的眼睛盯著眼前還在呆滯狀態的學弟,冰炎哼了一聲。

從剛剛他就一直在觀察褚冥漾的動作,看著他明明有問題想要問,但是卻又像是怕打擾到其他人一樣收起了自己的問題。

反覆了很多次。

最後反倒是他受不了那樣畏畏縮縮的動作才乾脆把那張紙搶了過來。

 

紙張上看似複雜的問題他一下子就解開了,在把寫了正確算式的紙張推回去時,他可以看見褚冥漾那黑的過分純粹的眼睛裡閃過了一絲驚訝。

 

不過就是舉手之勞罷了,有必要那麼大驚小怪嗎?

看著褚冥漾在筆記本上寫了大大的謝謝兩個字,冰炎有點無奈。

 

「有問題的話,褚都可以直接問冰炎啊。」夏碎看著兩人之間的互動,笑的溫文。

「反正他閒著也閒著。」然後換來自家同學的瞪視。

 

或許是這突如其來的小插曲緩和了彼此之間有點尷尬的空氣。接下來的時間根本就可以當成是褚冥漾的被教學時間。

他不笨,但是在面對著全三年級的第一、二名與有行動圖書館之稱的千冬歲時,他根本就是望塵莫及。

不解的題目與文章很快地在三人的幫助下獲得解答,等到埋首在書本參考書筆記本之間的褚冥漾終於將所有問題都解答完時,已經是日落時分。

 

「天色已經暗了呢,我們也差不多該走了吧?」看著已經變的有點空曠的圖書館,夏碎收拾好了自己的東西起身。

「有要去哪裡吃飯嗎?」他問。

「隨便。」拎起了自己的包包冰炎無所謂地回答。

千冬歲一向是夏碎做什麼他就會照做的,於是現在三個人轉頭看著那個尚未表達意見仍在收拾自己東西的褚冥漾。

 

「漾漾,你要回家吃飯嗎?還是跟我們出去吃?」只是一個簡短的問句,但是冰炎又看見了褚冥漾眼中的一閃而逝的惶恐。

他皺起了眉,卻也沒空細想每次受到邀約時,褚冥漾眼神中的恐懼。

 

『不用了,家裡有要我回去吃飯,千冬歲你們去吧。』猶豫之後仍是搖了搖頭,他笑著又在筆記本上寫出了再見,然後便轉身打算離去。

「漾漾你一個人回去沒問題吧?」儘管想要多做挽留,但是看到夏碎的眼神示意後,千冬歲轉而問起了其他問題,叫住了褚冥漾。

雖然知道這位同班好友住在這附近,所以應該不會有迷路的可能,但是回想起早上相約來圖書館時,他那戰戰兢兢的樣子,千冬歲推了推眼鏡,看著眼前正睜大著眼睛困惑地回望著他的褚冥漾。

而對方在愣過之後,卻只是回以一個微笑,像是要他不用擔心一樣,走下了樓梯。

 

慢慢地沿著扶手下樓,刻意不與他們同搭一台電梯也是因為想要有自己獨處的時間,直到樓梯的轉角可以完全遮住他的臉,他才敢偷偷地往上看。

藉著迴旋樓梯間的空隙,他看到原先站在樓梯口的身影都已經不見,於是他靜靜地呼出了一口氣。

 

──今天已經麻煩到了千冬歲還有學長們,我不想要再給他們添麻煩了……

走出了圖書館,仍是眷戀地盯著圖書館的玻璃大門,褚冥漾不捨地想著。

──下次……這樣的機會、還能有多久呢?

 

儘管知道他們真的對自己很好,是發自內心的好,但是越跟他親近或是釋出善意,他便越會心虛。

因為他知道,他沒有多餘的東西可以回報他們對他的付出,他也不想要因為自己本身的殘疾,造成他們的不便。

勾起了一絲淺淺的微笑,唇角溢出的是開心,還有隱在最笑意的最末端,細微地幾乎看不見的悲傷。

 

沒有人知道,他最想要的,就是能與人有並肩同行的機會,就像是小時候所看到的,那群可以一起結伴出遊或者是一起挨罰的同伴。

可,那也卻是他最不能夠奢望的渴望。

 

 

「吶、既然褚已經回家了,冰炎還要跟我們去吃飯嗎?」透過二樓的窗戶,夏碎可以看著褚冥漾走出了圖書館的大門,然後他轉頭,笑著問了身後的冰炎。

從圖書館的樓梯跟褚冥漾道別後,他們三人走到了可以看見大門口的窗前,然後看著一個熟悉的瘦小身影緩步走出了圖書館。

 

「……不必,我現在也要走了。」神色不善地瞪了一下夏碎,好友那抹太過燦爛的笑容實在是讓冰炎越看越不爽。

「真可惜呢,難得一場邀約……」但是他語氣裡卻絲毫沒有任何一絲可惜的成分在。

「既然你跟褚都拒絕的話,那麼我也跟千冬歲先走了。」甚至還有點慶幸的語氣。藥師寺夏碎不等冰炎再次發話,直接就是牽起了千冬歲的手轉身離去,還順便俐落地避開從後方丟來的一隻筆。

「……嘖。」

 

有點煩躁地將額前的瀏海撥開,其實他也不太確定今天為什麼會突然答應夏碎來圖書館的原因,或許也只是突然的心血來潮,不然他一向不喜歡這些太多人的場合。

人多心煩。

他一直是這樣想的。

 

錯開了夏碎與千冬歲離開的時間,冰炎走在熟悉的街道上,決定放棄思考這種鑽牛角尖並且不符合他個性的問題,直接歸類於可能是想著偶爾為之也不錯。

沒來由地,他的心情很好。

走過了一個轉角,因為之前曾經載褚冥漾回家過,所以他知道自家學弟就住在這附近。抬眼下意識地朝四周張望了一下,果不其然,他看見了那一個熟悉的背影走在街道上。

橘黃色的落日映著那頭黑色短髮,在宛如墨色一般純粹的眼色中,閃耀出了點點金黃的橙色,任著向晚的夕陽拉長了影子,褚冥漾慢慢地走向了十字路口。

很落寞。

 

突然間閃過冰炎腦海的形容詞讓他愣了一下,似乎從沒想過將褚冥樣與落寞這兩個字結合在一起。

可能是幾乎一整天都在幫褚冥漾複習導致有點累了吧。冰炎有點好笑地想著,然後搖了搖頭,他別開了頭轉過了身。

 

如果那個時候他沒有轉身就好了。

他事後仍會這樣想。

 

邁開腳步與褚冥漾相背的那一秒,震耳欲聾的尖銳煞車聲突然在他身後爆裂開來,夾雜著翻飛的風沙塵土揚起了銀白與焰紅的髮絲。

在短暫的耳鳴過後,隨即聽見的就是周遭雜亂且高昂的尖叫聲,還有撞擊到重物的金屬進而擠壓碎裂的聲響,更有像是什麼東西倒下,衣料或者肉體,摩擦著柏油路面的聲音。

細碎的鮮明。

 

無暇去理會臉上沾到了沙塵的髒污,於是在轉身過後,入眼的便是濺了滿地的血色。腥紅了他的視線,空氣中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漫延了如鐵繡一般難聞的刺鼻血腥。

還有忽略不掉的,那倒臥在血泊中,一綹刺眼的墨色的髮,正一點一滴的染上流淌於身周的斑斑殷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曜希 的頭像
曜希

未央歌

曜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