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規律的腳步聲在吵雜的醫院裡顯得有點突兀,匆匆走過他身旁的不是著急的家屬就是推著病床快步走進診療室的醫生和護士。

總是瀰漫在醫院裡頭的刺鼻消毒水味道,也讓他不悅地皺起了眉頭。

在他看見褚冥漾的身體倒臥在血泊裡時,連思考的時間都是多餘,等到他回過神時,他已經跑到了褚冥漾的身旁,正用著飛快的速度為地上那個已經失去意識的人做急救和止血。等到救護車閃爍的紅燈還有刺耳的警鈴聲從遠處傳來時,他也理所當然地陪伴在褚冥漾的身邊。

 

看見車禍發生的當下,幾乎是在血色充斥著視線的同一秒,立刻就撥出了醫院的電話。而在救護車疾馳過來時,正忙於急救的他也當然地被當成了親屬,一起坐上車。

 

而現在,冰炎正倚在手術房門外,盯著那亮起的紅燈,手裡握著方才用來聯絡褚冥漾家人的手機,一邊等待著對方的家屬。

方才因為急救而沾染上殷紅血跡的衣服根本來不及換,儘管他現在也沒有心情去管自己衣服上那嚇到不少人的污痕。

 

他想著剛剛那些醫療人員所說的話。

沒有傷到頭部,但是初步判斷肋骨與腕骨有多處斷裂與骨折,噴濺在馬路上那駭人的血跡則是因為被撞開而跌倒時,腰側與地面的嚴重摩擦所造成。

 

「全部都是外傷,沒有內出血的狀況,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坐在救護車上時,一旁的醫護人員曾這樣告訴冰炎。

而當下他也不知道該如何反應,只是隨口應了一聲,然後繼續將視線投注在那個因為失血過多而臉色死白的人身上。

 

倉卒的腳步在走廊地板上發出明顯的喀喀聲,擾亂了他短暫地思考,吸引了他的注意,於是他抬起了頭。

 

「現在人怎麼樣了?」接到電話就立刻趕來的白鈴慈看見坐在手術房外染著血痕的身影時,焦急地劈頭就問。

「沒有生命危險,但是肋骨跟腕骨斷了好幾根,加上嚴重骨折。」將醫護人員所說的話據實以報,冰炎看見了對方擔憂地瞇起了眼眸。

「現在已經送進去手術房大約過20分鐘了,如果只是單純外傷的話,動完縫合手術之後應該很快就會出來。」看了一下時間,想著先安撫一下對方擔心焦急的情緒,冰炎淡淡地開口。

「那麼,我就先告辭了。」似乎是不想在這個充斥著消毒水的空間多做停留,在看見至少有人過來照顧褚冥漾之後,冰炎決定離開這個地方。

「啊啊,不好意思麻煩你了,你是漾漾的學長吧?」看著對方即將要離開,白鈴慈才突然想到應該要跟把自家兒子送來醫院的人道謝。

「你是漾漾的學長吧,漾漾他時常提到你呢。」儘管仍是擔憂著孩子,白鈴慈仍對冰炎露出了笑容。

她也知道自己小孩的語言障礙還有天生背得要死的運氣導致人際關係始終糟糕,但是自從轉到了Atlantis學院後,可以清楚地發現褚冥漾的笑容變多了,而在紙筆和肢體語言的交談下,白鈴慈當然也知道這有大半的功勞都該歸功於自家小孩的學長。

 

「我只是做好我該盡的責任罷了,等褚好一點後,我會再過來的。」對著白鈴慈點了一下頭之後,他便離開了手術房外的走廊。

隨著他的腳步聲剛走遠,緊接而來的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聲音讓白鈴慈錯愕了一下,在看到出現在轉角的人之後,她還來不及開口,對方便兀自回答。

「剛剛有人通知我,漾漾出車禍被送到這間醫院來了。」不同於母親的慌張,褚冥玥仍是一派從容,稍稍整理了一下被風吹的有些凌亂的頭髮,朝著白鈴慈簡單解釋了一下出現在醫院的理由,然後她便朝著剛剛冰炎離去的方向,瞇起了眼眸。

「嗯,但是似乎都是外傷,現在正在動手術,應該等等就會出來了。」

「才想說到好不容易可以平安過了這段日子,怎麼又被送到醫院來了……」語氣裡有著些微地不解,還有很多很多的擔心。

看著母親焦急的臉龐,褚冥玥沒有多說什麼,拍了拍白鈴慈的肩膀與她坐在手術房外的椅子上休息,閉起了眼睛。她剛剛接到了一通電話,是漾漾的學長打給她的。

 

沉默並沒有延續太久,約莫又過了五分鐘,他們看到了手術房的燈暗了下來。

然後病房門被推開,走出來的應該是負責執刀的醫生。

 

「是褚冥漾的家人嗎?」摘下了口罩,醫生問著,目光搜尋著眼前的這兩個人。

「請問現在漾漾怎麼樣了?」立刻直起身迎了上去,白鈴慈似乎想要透過醫生的說明好讓自己放心一些。

「沒有生命危險,但是仍需要住院一段時間。」看著手上的筆記本,照例先安撫一下病患家屬的情緒已經是家常便飯的工作了。

 

而冰炎在聽完了醫生的回報,判斷自己已經不需要待在這裡的時候便轉身離開。看了幾眼緊閉著的急診室門,然後腳步聲遠離了走廊。

 

 

千冬歲說,褚冥漾請了半個月的病假。

他當然知道。

 

「冰炎,褚他還好嗎?」幾天後的午餐時間,夏碎問著身旁的人。

「多處骨折加上失血過多。」淡淡地,沒有什麼情緒起伏,他這樣回答。

「你有去看過他嗎?」

「今天下課後。」

 

「真不巧呢,我與歲今天下午都剛好有事情呢......」勾起了微笑,夏碎笑的溫文無害。

「不必,我自己去就好了。」瞪了友人一眼,那一個弧度他怎麼看怎麼不順眼。

「不要嚇到人家了呢。」

「囉唆!」

 

強制結束了這段對話,拎起了書包,站起身便直接往校門口的方向走過去。

 

「下午的課我不去了。」將包包甩到背後,「理由隨便。」

「嘖嘖、全校第一名的資優生居然會翹課呢。」繼續吃著餐盒裡的飯,明知道對方請假的意圖,仍是想要消遣一下對方。

「欠你一次。」紅色的眼睛瞇了起來,他當然也知道夏碎只是存心開他玩笑。

 

揮了揮手,表示要冰炎不用擔心之後,夏碎蓋上了餐盒的蓋子。

「褚,也真辛苦呢……」偏於苦笑的弧度,轉過頭的對方並沒有看見。

 

 

他一向不喜歡醫院。

他曾經有過一段與死神搏鬥的日子。

自從小時候一場意外的車禍差點奪走他的生命之後,他就開始厭惡起醫院。討厭在醫院裡那嗆鼻的消毒水味道;討厭醫院裡,形色匆匆的醫生護士病人與家屬;討厭醫院裡,那與死亡過於接近的距離。

 

包圍著他視線的白色,乾淨得太過刺眼,他總是會想起那場車禍之後,恍若即將被鮮紅色的血腥覆蓋住的感覺。

他一向討厭這種無法由他掌握的東西。

 

走到了病房之前,猶豫了一下終於還是禮貌性地敲了敲門,儘管明知道對方無法開口請他進來也一樣。

他原本以為,他會看到一個充滿不耐煩,甚至是怨懟表情的病人。至少,在冰炎的認知裡,不會有人受到如此嚴重的傷害之後還能夠跟平常一樣。

但是他錯了。

 

眼前的人沒有任何他想像中的生氣憤怒或者是不耐,推進門後他所看見的褚冥漾,表情就如同日常時候的恬淡平靜,甚至還能對著來探病的他露出了淺淺的笑容。

只是笑容裡多了一分像是驚訝的愕然,儘管只有一瞬,但是冰炎發現了。

 

「好點了嗎?」走近了床緣,拉了一張椅子坐了下來,冰炎低頭看著那個身上仍有多處纏著繃帶的學弟。

本來就不胖的臉,似乎更瘦了,兩頰的顴骨隆起的有點明顯,加深了褚冥漾臉部的輪廓。幸好臉色的確好轉了許多,至少比起一開始來醫院時的死白,已經多了些血色,縱使虛弱的臉上仍是蒼白。

「你的家人沒有來陪你嗎?」他以為受到這麼嚴重的傷害一定會有諸多不便,但是意外地沒看到任何照顧褚冥漾的人。

冰炎皺起了眉。

 

『媽媽剛離開,姐姐他現在正要過來……我沒想到學長會來看我呢……』褚冥漾舉起了用來代替聲音的筆。

所幸右手的擦傷並不會影響他的書寫,他在不離身的筆記本上寫下了這句話。

『是學長把我送來醫院的吧?』

『謝謝學長。』每停下一次書寫的動作,褚冥漾便會抬起頭來看著眼前的人,就算他無法說出話,但是至少要明確地讓對方知道他的誠意。

 

「剛好經過而已,沒什麼。」仍是一貫地冷淡應對,看著對方兀自在筆記本上又寫下一段話。

 

『醫生說,我的恢復情況很好,再過幾天就可以拆繃帶了。』指著腳上與肩膀上裹著厚重石膏的地方,他看起來很開心。

 

「……不會痛嗎?」看著褚冥漾身上縱使包裹著紗布與繃帶,卻不難想像其猙獰的傷口,他低低問著,而對方當然不會聽到。冰炎看著床上的人不解地晃著頭,像是沒聽清楚一樣。

「算了、沒什麼。」

 

他們之間,維持了一段沉默,而褚冥漾只是靜靜看著坐在自己床邊的人,兩人之間的氛圍突然變得死寂。褚冥漾無法開口,而冰炎本來就不是一個擅長安慰的人,或許是他看著現在的褚冥漾也找不出什麼話好說。

 

「嗯,你多休息吧,我之後再來看你。」於是在一片靜默的空氣中,插了一句很簡短的話語之後,他站起了身。

 

「還有一件事。」走至房門之前,冰炎像是想到什麼一樣,回過了頭,對上了褚冥漾有點不解的目光。

「下次我會幫你把你們上課用的筆記帶過來,千冬歳怕你跟不上,有再多幫你抄了一份筆記。」想著對方或許會擔心著課業,冰炎補充了這一段話。

然後意外地看見褚冥漾瞪大了雙眼。

 

「怎麼了?」不同於認識以來的恬淡,冰炎有點錯愕於對方過於激烈的反應,而即將離開的腳步停了下來。

他看著自家學弟用著有點猶豫和不知所措的表情,拿起了身旁的筆和筆記本,然後開始迅速地書寫出一段句子。

『學長、謝謝你,但是……』皺著眉,像是苦惱著該如何表達才好的褚冥漾停下了筆。

「但是?」

『學長,你、不要再來了……』將筆記本攤開,斗大的字體讓冰炎愣住了。

『學長肯來看我、已經很夠了……』褚冥漾沒有抬頭,只是兀自地振筆疾書。

『這樣已經很夠了、學長,謝謝你。』像是下了極大的決心,儘管已經聽見上方傳來了憤怒爆發邊緣的呼氣聲,儘管手已經開始顫抖,他仍是沒有停下筆。

『再見。』最後迅速地在筆記本上寫了下了大字,幾乎是一停筆,褚冥漾就立刻別開了頭,不去看冰炎的表情。

「你……」話語未竟,褚冥漾伸出了仍包著紗布的右手,指著門口。

逐客的意思顯而易見。

 

明顯被對方突然的舉動勾起了怒氣,而且擺明了不讓他問清楚的態度,讓本來心情和耐性就不是很好的冰炎轉身邁開大步,迅速離開了病房。

「隨便你。」只在最後推開門時,用著不善的口氣丟了一句話給病床上的人,而本來就不甚熱絡的語氣,又更冰冷了幾分。

 

於是門被關上了,空蕩的病房又只剩褚冥漾一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曜希 的頭像
曜希

未央歌

曜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