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如果,冰炎在轉身離去之前,有回頭的話,或許,他會看見,那一抹凝在褚冥漾眼角的水光,可是他卻選擇了用力甩上房門,還故意無視醫院裡禁止喧嘩的標語以及忽略掉巡房護士譴責的視線。

所以他也忽略了,在甩上房門的那個剎那,落在床單上的那一滴浸染了歉意的淚痕。

 

門被悄悄地推開,會在這個時間過來的也只有一個人。

褚冥漾連忙從靠在床頭坐著的姿勢改成躺下,甚至拉了棉被蒙住了頭假寐。

只可惜,這些小動作毫無效用。

 

「別裝了。」嘆了一口氣,褚冥玥的高跟鞋在他的床前停了下來。

「然跟辛西亞他們原本今天要過來看你的,但是學校那邊突然有事情讓他們抽不開身,所以我就幫他們過來一趟了。」聳聳肩,將今天自己在學校碰到他們的事情轉述給自家弟弟,反正對本來就要來醫院的褚冥玥不會造成任何影響。

只是她也料不到今天還有另一個人也過來探病。

 

「我以為,你這次應該更可以適應新的環境。」手上捧著一大束白色的劍蘭,是剛剛白陵然託冥玥送的,蓬勃的生命力代表著痊癒以及康復,正燦爛地綻放著。

明顯與床上的人形成了很大的反差。

 

她將那花束小心翼翼地放置在床頭櫃上的花瓶裡,稍微擺弄揀去一些細碎的花瓣之後,褚冥玥直起了身,看著仍躺在病床上蓋被蒙頭的弟弟。

「我剛剛,有在走廊上碰到他。」坐在床緣,褚冥玥伸手拉去了蒙在褚冥漾頭上的被單,只是沒料到他竟然抓的死緊,一時之間還扯不太開。

「你們之間有發生什麼事情嗎。」最後是褚冥玥先鬆開手,考慮到褚冥漾現在只有一隻手能夠稍微施力,不想在這個地方與他爭執,她問的有點無奈。

 

從以前到現在就是這樣。

褚冥漾的殘疾並非先天,可,就因為那些事情發生在已經有了記憶能力的幼年,才會造成他對於過去的恐懼。

美好與無憂的童年對於褚冥漾來說,無疑是一場糾纏至今的夢魘,而在恐懼之後導致了他從此閉口不言的症狀,還有畏懼與陌生的人接觸的後遺症。

褚冥玥原本以為他可以適應現今的環境了。

在他遇見了他口中的冰炎學長的時候。

只是現在……似乎又回到了最初的樣子,甚至還有更糟糕的趨勢。

 

「你那個學長的臉色很難看。」放棄了與病人力氣上的比拚,褚冥玥在床邊坐了下來。看著仍是用被子蒙著頭的褚冥漾,她勾起了一抹冷笑。

注意力從自家弟弟的身上轉往他平時用來書寫的筆記本上。

他這個弟弟什麼都好,就是笨了點。

既然他選擇閉嘴不答甚至裝睡的話,那麼她也多的是對付自家弟弟的方法。

刻意將轉身挪動椅子的聲音放大,接著就是筆記本被翻開的聲音。

 

果然不出意料,褚冥漾立刻掀開了蓋在蒙在他頭上的棉被,然後再迅速地從姊姊手上拿過那本筆記本。

動作流暢的像是一個健全的人。

 

「不要以為你現在是個病人我就會跟你客氣。」褚冥玥瞇起了眼睛,她當然不會讓這個逼問的機會從手中溜掉。

「把手上的筆記本交出來,或者我直接去找你學長。」完全不給褚冥漾有任何推拖的機會,如果褚冥漾真的敢反抗她的話,以她褚冥玥的能力要去找出自家弟弟的學長又有何困難?

所以,理所當然的,褚冥玥獲勝。

 

流轉在房間裡的空氣沉悶地像是可以讓人窒息。

在那之後,有很長的一段時間內,病房裡只能聽到儀器運轉時的規律嗶嗶聲,還有架上點滴液體緩慢落下的答答聲。

褚冥漾不敢抬頭看自家姐姐的表情,當然更不敢要搶回自己的筆記本,只好默默地低下頭,開始研究起自己手腕上的那些細碎傷口。

然後開始想像起剛剛被自己氣走的學長會有什麼樣的表情。

 

會很生氣吧?

本來就是當然的,明明人家那麼好心將他送來醫院,但是自己卻那麼失禮的拒絕別人的關心,還用那樣子的口氣跟學長說話……雖然說只能用寫的,但是其實傷害到了別人的結論仍是相同。

褚冥漾又開始發起了呆。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明明總是那樣刻意與別人疏遠的個性,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轉變的?明明習慣了被排擠還有被忽略的情況,又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會覺得自己其實也有資格去擁有別人的關懷與注目?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他開始覺得自己原來也可以像是一般人一樣,能夠跟別人共享歡樂和難過,又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他才發現,原來他還能夠去接受來自別人的善意和溫暖。

 

思緒的糾結點錯雜如線,而卻在千絲萬縷之間,模糊地勾勒出冰炎的臉。

 

冰炎讓他習慣了有人會在下課時站在教室門口等著一起吃飯,或者是放學時直接丟出一頂安全帽就要人坐好接著送你回家。

忘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畏懼、崇拜與尊敬,逐漸地變成了想要留在他身旁的眷戀。

這會是什麼樣的情緒?

從來沒有過類似經驗的褚冥漾皺起了眉,卻也無法從千絲萬縷的思緒當中找尋到一個合乎常理的答案。

而正當他為了這個問題煩惱到焦頭爛額時,身旁傳來的細微聲響讓他奔馳的思緒瞬間頓了一下,接著眼神有點緊張地悄悄看向自家姐姐。

啪噠一聲闔上了筆記本,首先打破這宛如冰凍的空氣的人是褚冥玥,還順帶將發呆中的褚冥漾給換回現實。

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的平時身受姐姐其害的褚冥漾吞嚥了一口口水。

 

「你喜歡他嗎?」然後就是晴天霹靂的一句問話讓他差點從床上跳下來。

「別那麼激動,我可不想成為讓你延遲出院的人。」看著弟弟又被點滴的管線給纏上導致動彈不得時,褚冥玥也只是淡淡地看著。

褚冥玥有點好笑地看著自家弟弟瞬間瞪大的眼,還有幾欲辯解卻苦苦無法發出聲音只能無力開闔著唇,很激動的樣子。

「你沒辦法說話,所以我也不會想逼你說。」晃了晃手中的筆記本,褚冥玥的眼裡閃過了許多念頭。

「這本,我先收走,反正照這種情況來看的話,你那個學長應該是不會再過來了,這段時間你還是安靜休息吧。」有點上揚的嘴角引起了褚冥漾的注意,他已經不下百次看過自家姐姐露出這種表情。

通常都是用來把人整到生不如死的時候。

 

「別擔心,我不會怎樣的。」當然也看出了褚冥漾眼底的驚恐還有不信任,褚冥玥卻只是笑笑地拍了一下他的頭。

「我還有些事情要處理,等等媽會過來。」就在腦內的想法已經成形時,褚冥玥俐落地站起了身,準備離開。

「我還不會去處理你的學長的。」轉動著門把時,褚冥玥朝著褚冥漾的方向看了過去,果然成功地看見自家弟弟一臉錯愕和呆滯的表情。

她突然覺得心情很好。

她很瞭解她的弟弟,知道他的弟弟在開心、生氣、憤怒,或者是難過時所會露出的表情。因為口不能言,所以看懂褚冥漾的表情幾乎已經算是一種反射動作。

她自認為能夠完美地詮釋所有自家弟弟的情緒,可是,就在剛才,當話題移轉到那個她素未謀面的學長時,褚冥漾的表情讓她有了那麼一瞬間的猶豫。

這應該是不會發生的事情居然發生了。

想到這點的褚冥玥臉色就不是很好看,好看的唇又抿緊了幾分,連帶著笑意都染上了一層冰冷。

 

或許,她該找個時間去會會這個讓她弟弟露出這種表情罪魁禍首。

 

創作者介紹

未央歌

曜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