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顏

 

──如果你願意,讓我成為你畫中的唯一風景……

──那麼,我就成為你的眼睛,帶你去世界的好多地方旅行。

 

01

 

 

那是從很遙遠的地方傳來的腳步聲,規律地和著滴答的雨聲,有點潮濕,雨水帶著晶瑩的光澤,隨著旅人的身影一起停留在這個灰色的城市裡。

 

那是一個跟平時一樣的日子,仍是五光十色的商家、仍是繁華熱鬧的街區,沒有人記得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在他們每天會經過的街口,突然多了一個與其他的商店都不同的櫥窗,透過大片的玻璃可以看見屋內的木質地板,與其說是個商店或是住家,不如說是個工作室,或者是一間別出心裁的點心屋還更為恰當。

從屋內投射出來的,與這終日下著雨的灰色城市不同,溫暖地滿是溢出來的鵝黃色燈光,襯著深棕色的木板,彷彿也能驅散天空中這沉悶的霉氣。

 

那是一個跟平時一樣的日子,仍是行色匆匆的路人、仍是熙來攘往的人潮,沒有人知道那個人是從哪裡來的,而又是從何時開始融進了這裡的生活。與這個城市的人們不同,過於純粹的黑髮和黑瞳在這個城市中顯得有些突兀。掩蓋在人群中,似是平凡地讓人無從得知他的存在,卻又能在每個擁擠的人群間清楚地分辨出那一抹身影。

像是個偶然經過此地的旅客,正踏著有點不穩的步伐,噠噠地將路面上的積水踩起了小小的水花。

 

或許是一種誰也說不清楚的直覺使然,在這個地方短暫停留的他,總是會在那個映出暖黃燈光的櫥窗面前流連忘返。

像是明白著他與擁有這片玻璃櫥窗的主人,都不會將這裡視為歸家一般的奇特心理,讓他生了一種恍若同類相吸一般的詭異念頭。

可能有點算是心血來潮地,他想要認識這個櫥窗裡面,到底居住著什麼人。

曾好奇過這屋內的主人的模樣,曾好奇過擁有這裡的人的個性,因為背景的關係讓他比其他人更多了幾分敏感與細膩,他開始猜測著居住在這個地方的主人,所有的一切。

只是不管是多少次的偶爾經過,或是刻意繞路只為了想多看那裡一眼,迎接他的永遠只有透明玻璃窗裡,襯著鵝黃燈光的空蕩大片木質地板。

 

或許是他向來不太靈通的預感總算成真、也或許是總會好的不靈壞的靈的烏鴉嘴總算被他矇中了一次。

總之,他還記得,在終日下著雨的這個城市裡,他們便是在那一天擦過了肩。

 

第一次見面時,是個巧合,不過是瞬間的驚鴻一瞥,他驚覺於他近乎豔麗的精緻外貌,像是個珍貴而易碎的陶瓷娃娃,讓他無法移開就算僅只一吋的目光。

第二次見面時,算是偶然,就算只是擦身而過的剎那,他震懾於他過於淡漠冰冷的疏離態度,刻意與人保持疏遠的距離,像是不願意與這個世界有太多的接觸。

第三次見面時,他沒有迴避地,刻意走到了那個人的面前。

於是他才驚覺,那一雙在最初之時,他為他所吸引的豔紅色眼瞳,竟黯淡失色地如此讓人心驚。

 

或許也不算是見面,畢竟從來都是他在一旁靜靜地觀察著他,而他從來沒有等到那個人的一次回首。

 

櫥窗與旁邊的店家有相連,在他發現櫥窗旁邊還有另一扇門之後幾乎是立刻就進去探勘過了。那是一間咖啡廳,不太顯眼,與其說他是一間獨立的店面,不如說他是附屬於那個櫥窗的一部分,原本以為進入店內會面臨到空蕩而乏人問津的窘境,但是這在他推開那道木門,聽見清脆的風鈴聲響後,這一個想法立刻就被他拋諸於腦後。

店內的生意很好,沒有多餘的宣傳效果也不需要什麼裝飾,暖黃的燈光與木板的搭配就與那個櫥窗一樣給人一種很溫馨的感覺,飄散在空氣當中的還有濃郁的咖啡香和麵包香,鼻間似乎還能聞到塗抹在麵包上的甘甜果香。

店主與他一樣,都不像是這個城市中的住民,就如他一般,只是在這個暫居的地方開闢一個屬於自己的故鄉。

那個人溫文的臉龐有相似於他的東方輪廓,笑起來時的唇線很優雅,只是眉眼間的線條比起他來說多了幾分銳利。

 

「我看過你。」在褚冥漾坐到吧檯前的坐位上時,那位店主迎了上前。

「咦?」他有點錯愕。

「你總是在那個櫥窗前走來走去的。」將長袖的襯衫袖子捲起,店主伸出了手,指了指褚冥漾平時流連徘徊的地方,從吧檯這個方向看出去實在是明顯到想裝作沒看到都不可能。

「呃……不好意思。」褚冥漾低下了頭,感覺到臉頰有點發燙。他沒想到自己的樣子居然會被人當成觀察的對象從頭看到尾。

一定很蠢吧……

他幾乎都能想像自己的臉應該整個漲紅了。

「沒關係的。」手接過了一個玻璃杯,正在熟練地擦拭著。沒有嘲笑的口吻,反而是像揶揄的口氣。

「其實……我是想說……」不敢抬起頭,像是怕被對方過於澄澈的眼睛給看穿現在的想法似的,本來就不擅於言詞的褚冥漾更是支吾。

 

看著這一幕的他有點想笑。

店主是夏碎,藥師寺夏碎。

他看著眼前稍矮的少年用著他曾經熟悉的語言帶來了曾經屬於故鄉的氣息。有點懷念,還有更多的回憶。

 

「沒關係的,你可以進去。」說不清是什麼原因,眼前的這個少年讓他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或許是因為他黑的純粹的髮,也或許是他沉澱著墨色的眼睛。

「咦……?」褚冥漾以為自己聽錯了,總算是抬起頭將眼神迎上了店主。

「你觀察那個櫥窗有多久,我就觀察你有多久了喔。」夏碎勾起了微笑,開玩笑的口吻,還有一點小小的惡作劇的成分在。

果不其然,他又看見那個少年迅速地低下了頭。

只是這次蔓延到耳後的紅暈很清楚地表現出了少年的羞赧。

「好……好喔……那、謝謝老闆了……」原來自己每次的行為都那麼明顯,而且聽對方的口吻根本就是已經是長期的觀察所累積下來的經驗了。

儘管不懂眼前這位店主讓他進入的原因,但是聽得出來對方並沒有惡意,所以他仍是有禮地道了謝。

「你可以叫我夏碎。」輕輕地拍了一下他的頭,像是兄長那樣,突如其來的觸碰讓他顫抖了一下,但是沒有不悅,褚冥漾突然覺得很懷念。而當他正想要開口時,對方已經背過他去招呼其他的客人了。

於是他看著眼前的門,深呼吸之後握著門把輕輕地推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曜希 的頭像
曜希

未央歌

曜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