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冥漾是被驚醒的。
  在經過一個很突兀的頓點過後。  

  「你已經進化到連走在路上也可以睡著夢遊了嗎?」隨之而來的就是身旁傳來的熟悉嗓音,還帶著熟悉的鄙視跟一點點一點點幾乎聽不出來的溫柔和笑意。
  「我只是出任務好幾天沒睡了想要睡覺而已......」揉了揉眼睛,還忍不住打了一個哈欠,褚冥漾的聲音有點恍惚。
  「已經快回到家了,你再忍耐一下就好了。」嘖了一聲,最後還是把那靠近自己身側的那隻手給更握緊了一點。
  「回......家?」明顯的剛睡醒,意識跟講出來的話都帶點朦朧不清,只能夠呆板地覆誦對方的話語,還來不及運轉到大腦便宣告死機。
  「米可蕥不知道又要慶祝什麼,她應該也有傳簡訊給你要你快點回去吧?」難得地沒有再繼續殺人目光繼續瞪著小學弟,反正對方的腦殘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就當作是今天自己心情好,放他一馬好了。
  「啊、對欸!喵喵她有說過這次任務結束之後好像要開什麼慶祝會......」像是想起什麼不好意思的事情一般,褚冥漾垂下了頭。
  
  那是在他與冰炎決定要搬離黑館到外面一起住的時候,碰巧聽到這件事情的金髮女性友人立刻漾起了燦爛的笑容,對著他說等他們這次回來,要給他們一個驚喜。

  褚冥漾想起來了。
  他曾經對冰炎說過,希望以後的每一天,他們都可以回家。
  不一定是黑館,也不一定是原世界。
  只是很單純地,希望可以在每一個回頭的時候、或者在每一個抬眼的時候,都可以看到有人就站在回家、或者前進的方向。
  能夠有一個人,會一直等他。
  
  「回去吧。」打斷了自家小學弟的思緒,本來想著路途不遠可以當成散步一樣走回去的心態在看到褚冥漾臉上的表情之後舉起沒有牽著的另一隻手,揚起了移動陣。
  反正只要兩個人在一起,這種機會還是有很多的,不急於一時。
  儘管封閉了聽取心聲的能力,但是兩人一起走過來的,早就培養起來的默契,卻是消也消不去的,心有靈犀。

  夕陽落在他們的身後,拉出了兩道長長的人影,直到踏進那旋起的銀色圓框之時,都還那樣子的堅定不移。
  而在法陣銀白色的光芒斂去之後,再次睜眼時,迎接他們的已是來自其他同伴們的,歡聲笑語。

---

  「我能夠做到的,就只有這樣。」拔去了賴以為生的呼吸面罩,規律的心電儀成了一條再也沒有起伏的直線。
  聲音冷冷的,宛如儀表上不再跳動的直線,她只是看著躺在床上的人,笑的安詳的面容中帶著恍若擁有了全世界一般的幸福。
  
  那是一個他一直在盼望著、卻已經不可能實現的夢。

  「你曾經說過的,想要回家。」
  回到那個事情都已經結束,而最終是完美結局的,那一個家。
  沒有人離開,失去的人都會回來,每個人都還在你身旁的,那一個家。

  她在深呼吸過後,閉上了眼睛。

  只有在這個時候,她不是讓所有袍級都敬而遠之甚至是避之唯恐不及的巡司;她就只是褚冥玥,褚冥漾的姐姐。
  
  轉開身之後便再也沒有回頭,黑色的長髮在夜晚冰冷的空氣中劃出了俐落的圓弧,帶著一貫地果斷與決絕,高跟鞋叩噠叩噠的聲音隨著身影的離去而漸趨細微。

  

  只是在沒有人看得見的地方,那一滴不小心落下的水珠,在原木的地板上暈開了一點深褐色的痕跡,而又在風吹過後,消失於無形。

創作者介紹

未央歌

曜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