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基本上為備份文章以及公告日常的BLOG。

COS相關的照片皆放在:http://album.blog.yam.com/theyuting

【主要】
特殊傳說:冰漾
盜墓筆記:瓶邪、花邪、黑癢
古劍奇譚:越蘇、雲紫、沈謝
全職高手:正副隊長組、傘修

其實應該算是無雷

【刊物】
Prisoner of Love /冰漾/特傳合本
雲語月晞/長安幻夜合本
冰公閃案、冰公春案/特傳合本
愛x無限大/特傳合本
相對論/特傳合本
未央歌/特傳個人本
無缺/特傳合本
花想容/盜墓筆記個人本
魂歸/古劍奇譚個人本
愛上壞壞牛郎/仙四、古劍合本
一世長安/古劍奇譚合本
不見不散/特傳合本
天為誰春/盜墓筆記個人本
黃梁/古劍奇譚個人本
當時只道是尋常/仙四個人本
桃源/古劍奇譚二個人本


未來出本計畫變動中,宣傳可見噗浪

※契合

§覺醒

 

地點是在位處某地森林深處的妖師本家。

現在的情況是,褚冥漾正兩眼發直地與前面突然蹦出來的小生物互相對視。

那小小的、毛茸茸的、圓滾滾的,目前看不出來是什麼物種的小東西,正歪著頭──他能看到在一團絨毛之間露出兩顆水潤的應該是眼睛的部位,所以應該是頭吧──然後發出有點模糊的咕嚕聲。

褚冥漾還一臉茫然,卻是站在一旁的褚冥玥比他還要更先進入狀況,漂亮的嘴角挑起了一抹有點奇異的微笑,「恭喜你,覺醒了。」

然而少年似乎還因為這場意外而處於震驚之中,嘴巴無聲地開闔著,卻只能發出沒有意義的單音。

褚冥玥唇邊的的笑意更明顯了,明顯地總算讓神遊中的褚冥漾感受到一股寒意,然後回過了神。

他有些艱難地嚥了口口水,看了看還傻楞楞的毛團,再看看環抱著手臂一臉看好戲表情的親姊,「我,覺醒,嚮導?」

褚冥玥挑了挑眉,「不然你認為是哨兵?」然後又補了一句話,「沒想到你志向這麼遠大。」

就算知道自家親姊不過是在陳述事實但還是有種默默中槍之感的褚冥漾識相地轉過話題,「……怎麼這麼突然,一點徵兆都沒有……」他搔了搔頭,「前陣子然過來的時候也說沒什麼異常,誰知道突然來一趟本家就覺醒了。」

「你的體質本來就特殊,不過超過15歲還沒有徵兆的人雖然稀少但也不是沒有,更何況白陵一族是個多為哨兵的家族,所以……」聳聳肩,褚冥玥不置可否。

而此刻也該認清現實的當事人嘆了口氣,褚冥漾的心情與思緒都很混亂,他還沒時間去一一釐清,卻是另一側的小毛團大概不甘被忽略,再聽見主人的嘆息聲後咻地一下就竄進了褚冥漾的懷裡,還左翻右滾到處亂蹭刷存在感,他不是沒看過精神體,卻還是第一次看見這麼活潑的,不過這也讓褚冥漾開始研究起這團不知道是什麼的毛球。

兩側有短短的翅膀,看剛剛衝過來的樣子應該是還不會飛,圓滾滾的身材被鵝黃色的絨毛包覆,腹部位置的毛色比其他地方還要稍微淺一些,頭頂上兩根呆毛軟軟垂著,一雙水藍色的眼睛倒是很有精神,對上自家主人的眼神後還啾了很大一聲。

褚冥漾被逗笑了,連帶著剛剛還有些抑鬱的心情也一掃而空。

「挺可愛的。」倚在門旁的褚冥玥看著眼前的一人一鳥,「跟你也挺像。」

然而褚冥玥話語剛落,那團小毛球大概是因為太過動結果一個沒站穩,最後撲咚一聲從褚冥漾的懷裡摔到了地板上,重新抬起頭來時還有點搖搖晃晃的,顯然被撞了一下有點暈。

「……」怎麼有種被嘲笑的感覺呢……褚冥漾看著眼前賣萌不足耍蠢有餘的毛團,突然有了深刻的感觸。

 

白陵一家,為守世界首屈一指的哨兵家族,旁支眾多但難得的是向心力極強,行為舉止也頗為低調,更在當代家主的授意之下幾乎不怎麼現身於人前,故而十分神祕。

而身為哨兵家族裡當代唯一的嚮導,褚冥漾在覺醒後立刻就被重重保護起來,其護衛程度上升到僅次於家主之下,連自己家都來不及回去,就得直接在本家住下直到入學。

一方面是因為嚮導之於白陵家族的稀少及重要性,另一方面自然得歸功於那位毫無理由的弟控家主白陵然身上。

褚冥漾對此倒是沒有什麼意見,反正他也時常來本家玩,加上他也不是愛亂闖的個性,把這段時間拿來惡補一下哨兵跟嚮導的知識也好,畢竟他前期的人生一直都認為自己是個普通人,所以盡管身處哨兵家族,但對於這兩者的認知仍然十分有限。

本來覺醒血脈後的族人多會進入七陵學院就讀,該校有針對哨兵一連串的開發潛能與訓練課程,但顯然不適合褚冥漾前往。

於是在白陵家主的多方考量之下,決定將褚冥漾送往ATLANTIS學院就讀。

 

距離他正式進入校園,剩下一天。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血脈的覺醒導致他對於感知變得更加敏銳,褚冥漾這一陣子總能感受到腦海裡的意識如同有形一般,流轉成了細細的絲線,在他的識海裡浮沉。

身為白陵然嚮導的辛西亞曾經為他簡單解釋過,但畢竟每個人的情況不同,故此他也只對於這種初步梳理有個粗淺的認識,更詳細的還是要等到入學才有辦法得知。

時值深夜,褚冥漾瞪著眼睛毫無睡意,他的房間裡沒有開燈,只有外頭的月光能做照明,而精神體蜷縮在另一團小棉被裡正呼呼大睡,鼓鼓的肚皮一起一伏,間歇還發出咕嚕的聲音,顯然睡得很是香甜。

這也是跟其他精神體不一樣的地方。

這幾天接觸到的相關書籍裡也不乏對於精神體的介紹,大部分精神體為了保存體力,都會乖乖回到主人的識海裡休息,不知道為什麼這一隻這麼與眾不同,硬要待在外頭除非必要否則絕不回去。

對此褚冥玥還嘲笑過他,搞不好人家精神體是嫌你太多話腦子還常常想一堆有的沒有的所以不想進去自找罪受。

他記得在覺醒當天,他就揣著懷裡的毛球去找了他的表哥求救,而一向沉穩的家主在看到褚冥漾的精神體時也是微微一愣,而後露出了一抹含意不清的微笑後轉身就辦好了前往ATLANTIS的相關程序。

自從嚮導的血脈覺醒後,褚冥漾想像過很多次,關於自己未來的生活,未來可能會接受到的課程,但想的最多的,還是關於他未來的哨兵。

他即將進入的ATLANTIS學院,是當前時代綜合性培養最好的學院。

裡面有戰鬥能力強大的哨兵,也有能單靠精神力就退敵,單打獨鬥甚至不亞於哨兵的頂尖嚮導。

他其實沒有想過自己會成為嚮導,不比年紀尚小就已出現明顯哨兵特質的褚冥玥還有白陵然,他一直以來都很平凡,也認為自己就是個普通人,家族裡的人同樣也是這樣以為的。

所以當實際覺醒,並且看到自己的精神體的那一天,褚冥漾回想了一下,應該還是驚喜大於驚訝吧。

褚冥漾翻了個身,把自己埋在枕頭裡,這幾天他也惡補了不少關於哨兵的知識,知道自己總有一天會找到一個人,他們彼此契合,心跳與思考都是同樣的頻率,他們不只是接受任務時的搭檔,還會是一生的伴侶。

但他此刻並沒有什麼浪漫想法,只是對於那個哨兵,有一種朦朧地近乎夢境一般的空想。

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站在某個人的身旁,期待著與那個未來會出現的人有著絕對的默契,他們或許會碰到很多困難,但都可以一起攜手解決。

小精神體不自覺地翻了個身,依舊是蜷著短短的翅膀熟睡著,他伸出手指戳了戳那圓滾滾的身體,一邊也想著還未長開的小毛球不知道日後會變成什麼樣子。

想著想著,褚冥漾漸漸感到睡意襲來,夜晚的風很涼,他恍惚之間做了一個夢。

夢裡似乎出現了一個人,黑色的身影逆著光,強勁的風將那人的衣袍吹得鼓起,連帶著還有四散飛揚的髮絲,昭顯著不容忽視的強大存在感。

那個人,應有著無人能及的強大以及只對於他一人的溫柔。

褚冥漾彎著嘴角,像是做著一個好夢。

 **TBC**

 預購請走:https://docs.google.com/forms/d/e/1FAIpQLSeb8Gx-npsw3S8Xh6qWJbALLcFae0t49mWrJyrGwdAqcPr6BA/viewform

創作者介紹

未央歌

曜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微空
  • 都會乖乖回到主人的「意識海」裡休息
    是不是少了一個字(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