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歲,你說的人就是他嗎?」及肩的黑色長髮用繩子隨意地綁起來,藥師寺夏碎帶著笑意看著千冬歲帶來的人。

「嗯,他今天才剛轉來我們班新同學。」千冬歲回答。

「在這個時間點轉進來的人還真少見呢……」愣了一下,夏碎將目光投向了在千冬歲身後那個沉默的少年身上。

『我的名字是褚冥漾,剛轉來Atlantis,請多多指教。』接觸到了對方疑問似的眼神,他手微微顫抖著遞出筆記本,低著頭,不太敢正眼看著眼前的人。

「嗯?」有點困惑地皺起眉,夏碎看著筆記本上工整的字跡,然後又看了一下褚冥漾。

「你不能說話?」突然響起的聲音打斷了他正要提筆在記事本上寫下來的字句,是一個陌生卻好聽的聲音,聽到這個問題,褚冥漾抬起頭來。

 

意外地對上了一雙似血般艷紅的眼瞳。

很漂亮。

 

他的腦海中在瞬間閃過了這樣的想法。

 

「忘記幫你介紹了呢。」注意到了褚冥漾的視線,黑髮的學長輕輕笑著,「褚學弟,我是千冬歲的哥哥兼學長,藥師寺夏碎。而我旁邊的這位,則是你的直屬學長──冰炎。」

 

褚冥漾並不訝異,其實在看到夏碎與千冬歲相似的臉龐時,他心裡大概也想的到他們應該有血緣關係,只是沒想到很湊巧的還是直屬關係。

 

「你沒有辦法說話嗎?」又問了一次,名為冰炎的學長環起了手,紅色的眼睛瞇了起來,褚冥漾有點緊張地咽了一口口水。

『我沒有辦法說話……不好意思……』迅速地在筆記本上寫了一行字,似乎是覺得非常不安,褚冥漾顯得很難為情。

「這沒有什麼好道歉的啊。」千冬歲推了推眼鏡。

「身為同學,本來就應該互相幫助。」他拍拍了拍褚冥漾的肩膀。「畢竟現在已經是高二下學期了,更是關鍵時刻吧?」

 

褚冥漾點了點頭,儘管仍有許多疑問,但他並沒有打算問。

 

他站在一旁,看著千冬歲與夏碎學長像是在討論著什麼事情一樣,本想儘早離開這裡早點回家,卻又不好意思打亂他們專注的討論,遲疑了一下終究是把訊息在筆記本上寫好正打算遞給千冬歲時,眼光卻瞥到了他的直屬學長。

 

夏碎學長說,他的名字叫做冰炎。

 

現在正倚在牆邊,看著夏碎與千冬歲的討論,沒有參與的意願也不像有回班級的打算。靜靜地待在一旁,但是從身上散發出來的那一股懾人的氣質卻讓人沒辦法忽略他,那是一種與生俱來的自信。

 

褚冥漾有點愣愣地看著冰炎。

 

「你在看什麼?」注意到他的視線,冰炎淡淡地開口。

「……」嘴唇微微地動了一下,褚冥漾又趕緊低下了頭。

『沒、沒什麼……』有點凌亂的字跡顯示出他的侷促與緊張。

冰炎皺起了眉。

『對、對不起……』又在筆記本上補了這一句話,褚冥漾將頭低得更低了。

「我沒有要你道歉。」語氣有點煩躁,「你也不要一直道歉。」

 

沒有在筆記本上寫訊息,這次褚冥漾輕輕地點了一下頭表示知道了。

 

「嗯,褚學弟,我們現在要去吃晚餐,你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去呢?」似乎是查覺到他與冰炎之間的尷尬,夏碎結束了與千冬歲的談話,朝著褚冥漾笑了一下。

「還是你要先跟家裡報備一下?如果你願意跟我們去吃的話?」補上了這一句話,千冬歲顯然看出褚冥漾臉上所表現的不確定與疑惑。

『可是我……』可以跟你們去吃嗎?沒有寫上去的是這一句話。

他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這樣的狀況。所以只寫了簡短地三個字然後就沒有下文。在以前的學校,每個人都對他避之唯恐不及,不要說吃飯了,連併肩走在一起都不願意。

 

他沒有過被邀請的經驗。

 

「剛好可以互相認識一下吧?」打破僵局的是夏碎,「如果你家人不放心的話,我們可以幫你說?」

『不、不用了……我可以自己說……』緊張地揮揮手,褚冥樣拿出了手機,在按鍵上迅速打了一段訊息然後送出,隔沒多久,鈴聲便響了起來。

 

走到離走廊有一段距離的地方,避開千冬歲他們,褚冥漾接起了手機。

他們不知道對話的內容是什麼,更確切的應該說,褚冥漾靜靜地聽著話筒另一端傳來的聲音,然後點頭,就算對方看不見他的動作。

 

他走回來時,筆記本上寫了『我姐姐說可以去』這樣的一個句子。

 

「所以剛剛是你姐姐打來的?」千冬歲問著他,後者點頭。

 

「既然沒問題的話,那我們就出發吧?」夏碎提議。

「我跟冰炎都有車子,那麼褚學弟你可以給冰炎載嗎?」

「叫褚同學太生疏了,既然未來都是同學,那我可以叫你漾漾嗎?」千冬歲突然蹦出了這一句話。

拿著筆記本,褚冥漾皺著眉猶豫著該表達什麼,停頓了一下,最後仍是在筆記本上寫了一個好字。也不知道是回答夏碎亦或是千冬歲的問題。

 

漾漾,向來是與他最親的家人對他的稱呼。從來沒有人曾這樣喊過他。在過去,與自己交情算不錯的同學也只是喊自己冥漾,更遑論那些討厭他的人了。

 

有種暖暖的東西在心底漾開,褚冥漾不會形容,那是以前沒有過的感覺,但是,不討厭。

他勾起了若有似無的笑意。

 

「那我們現在去停車棚吧?天色已經要暗下來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整理好包包的夏碎與冰炎出現在教室門口。

「噢、好。走吧,漾漾。」催促著褚冥漾,千冬歲拉起了他的手。

 

天色漸暗,他們走在往停車棚的路上。

夏碎語千冬歲併肩,仍是有說有笑的聊著。

 

而冰炎只是安靜地走著,他無法講話,所以也沒有辦法打破他們之間的寂靜。只能配合著冰炎的腳步前進。

 

 

創作者介紹

未央歌

曜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